Archive for 四月, 2005


女人的眼泪

我曾经做过一件现在看来蠢到几点的事情:我的女友A被一个男生伤害,我很仗义的去把那个男生骂了一顿,狗血淋头,酣畅淋漓。后来我却发现,原来我的女友早就原谅了那个男生,他们嬉笑玩耍,当初我的那顿火气也成了他们彼此之间的笑料。

前男友对我说:“我很爱你,可是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你太坚强了。可是她哭的很伤心,没有我她会无法生活。”我绝少在别人面前哭,除非是看电影。我一直以为哭很丢脸,与其痛哭流涕还不如出去跑几圈消耗一下体内多余的水分。后来多项事实证明了我的战略是落伍的:女人的眼泪显然最具杀伤力,眼泪一滴下来,气势上就占了优;而哭不出来的,活该成为感情战争中的炮灰。

今天突然想起来写这两个故事,是因为我又因为如此的小事被小小的刺到了。我们更容易被自己爱的人伤害,或反而更容易与自己的敌人一笑泯恩仇。

Advertisements

Tracy’s BACK

懒惰如我,开了个博客却很长时间没有更新。

最近天气在暴动,忽而暴热,这两天气温却骤降,不爽。早晨去先锋买了《伟大的博弈》,作者如是说:“我不是经济学家,我是商业和经济历史的学者。我喜欢讲故事,我喜欢用故事诠释历史。我根本不想创作。我不喜欢去创作。我只想真实的历史、真实的故事,真实的历史和人物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我这个庸俗的人是很少主动在课外还看财经书籍的,不过这本很棒,强力推荐。

顺便查了些关于Actuarial Science方面的资料,乍看就吓倒咂舌了。涉及到的课程包括微积分,概率论,风险管理,利息理论,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金融学基础等。有些接触过,剩下的都很陌生。如果知道我居然要主动开始看高等数学,当年考试前帮我恶补高数的哥们应该很害怕吧。

想起了之前林可诱惑我去北京共同休学考研的馊主意,突然也觉得其实可行性十足。如果当时头脑发昏去了,至少就可以不用K这些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