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最后一年的大学生活,自从浦口校区搬回鼓楼我就一直住在家里。好的是没有熄灯时间,不幸是每天早晨六点就会准时被家父从床上拽出来。

今天我负隅顽抗了很久,最后还是战败在六点半。照例做完Pilates,吃早饭,现在就傻愣愣的坐在地上上网。

老爸说早起早睡身体健康,可苦了我这个夜猫子,偶尔挑灯到凌晨,六点就得起床。我和家母总结我爹死拖硬拽也要我们起床的深层次原因是他自己睡不着,所以他就把我和我妈统统拉起来陪他。所谓男耕女织,通常在我们家被解读为我娘准备早饭,他晨读英文。

这种惨桉三不五时就发生:他觉得热了,全家都跟着换凉席吹风扇开空调。他觉得冷了,就照例扔给我两条我已经多年不穿的毛裤。

对此我也总结出了一套对策。譬如说我从来不穿的毛裤,我会挂在门后,然后偷偷溜出门。斗争经验不足的时候常常被抓,因为他会趁着我出门的刹那来抓我的腿,看到底有没有穿的多一点,结果当然是被K一顿后乖乖加裤子。后来培养出了经验:从吃完早饭到整理东西离开家的速度得快,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出房门。等他发现我门后的衣架上多了一条裤子的时候,我已经闪人啦。这种对策只适用于记忆力不太好的家父,因为他到了晚上就会对于早晨曾经没逮着我加衣服的事情完全失意。

我常常讽刺他,记忆力那么差,我班主任的姓名一个礼拜要问3遍,为什么还要拖我们起来陪他读英语。反正也是记不住的,不如放弃了让大家都睡安稳觉。

因为这些很莫名的小事,一家人吵吵闹闹,每天上演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乐此不疲。

牢骚发完了,我学车去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