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篇

粉红色,手很小,脚很小,身体也很小,常常让我联想起“晴天小猪”里那只粉红色飞天小神猪,眼睛很大,准头却很差,写了一手好字,并因此成为了我的师父大人。

记不清是什么缘故要拜师学字了,只记得揣着师父写的字帖当作宝贝一般,虽然上面只写了“崔晋”两个字。拜师当天,刘汉洲中午跑来跟我说“孙燕姿漂亮的一B哎~”,我随即一脸不屑地说“哪有我师父好看!”(因班上有人叫孙燕,我听成他说孙燕的字写得漂亮,遂奋起反驳)当时若是师父在场一定感动的热泪盈眶…

师父偏爱练习暗器是出了名的,其投掷准头绝对与其眼睛大小成反比,曾经创下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偏差纪录:她坐在第二排想拿第一排的人做靶子,结果投掷物飞到了第三排,误差高达180度…

师父教我的除了写字便是麻将了,“风头子捂两轮再打”是我接触麻将后得到的第一句教诲,于是也导致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怎么都无法胡牌,因为总是忘记被我放在一边的东南西北,等我发现的时候别人早已推牌了。虽然如此,这个习惯却是保留到现在,所以常常会有人惊讶于我怎么能打到中盘还时不时地从牌堆里抽出一个又一个的风来。

师父是个好人,好到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她开各种玩笑而不必担心她会生气翻脸(似乎这样的人除了她就只剩下姜丞了),好到可以跟她无所不谈而且总能得到一些实用的建议,甚至好到可以现身说法教我如何泡mm,可惜徒弟愚钝,至今仍未得其要领。

每每想起师父,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这个画面:课间,我靠着窗户发呆,师父端着水杯,神秘地微笑着冲我走来,在我面前一米处停住,遂一脸无辜的问我“徒弟,你为什么不跑啊?”,我刚想反问为什么要跑,一杯水已与我擦肩而过,几秒钟后,楼下传来“哗”的一声…

愿她在苏州一切都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