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5


我彪悍的外公

外公今年七十有八。还很巧合的是我的中学校友。后来读了中国科技大,成为俺们家第一个大学生。记得有一次我卖弄刚学了几个月的日语,结果他对答了一串,我几乎没听明白。就这样日语居然还只是外公的二外。当时幸亏没让我找到块豆腐一头撞死。

昨天我妈送外公外婆来苏州看我。二老将在我家住一个星期,一是视察我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如何,二是顺便体验苏州风景。

昨天刚进家门,外公就对着我的电表皱眉头,到处巡视了一圈后就去楼下的五金店买了一堆东西上来。

今天我上班,回家的时候发现电源系统已经改朝换代了。

首先是多了多组的空气开关和便于断电的插头,大电器也都重新排了线。床头也善解人意的多了一组插座方便我的手机手提和PSP。

厨房则是焕然一新,新的煤气灶,新的微波炉,连原来不太好使的门都被外公拆下来打磨了一番。

今天二老的计划是逛虎丘,我刚才打电话回去,得知他们还顺便买了个超大的鞋架挂我数不清的高跟鞋,超大的镜架放我数不清的化妆品…

外婆还强迫我换了有来电显示的电话,其实家里原来的电话是能用的,换新电话,外婆给的理由充满了新新人类的精神:家父放出谣言说我失恋,还跟全家人八卦说某日见我哭得不能见人…外婆责令我从此必须拒绝接听所有负心汉的来电。

噢,对了,晚上菜色如下:冬瓜排骨汤,熏鱼,米虾,鸡尾虾,龙虾,盐水鸭,干切牛肉…

总结陈词:外公是大牛;我家是天堂。

Advertisements

保险丝斗争记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自己回家做饭,鸡蛋刚打进锅子,突然屋里一片漆黑…心中暗自叫糟,八成是保险丝断了。

只好暂时用手机的灯光,站在椅子上检查。果然是保险丝给溶掉了。花了半个小时找到了备用保险丝,花了另外的半个小时换新的保险丝,只剩把插座复原了。

在插座被插进去的刹那,灯光到是亮了,不过手一松,灯又灭了…我花了接下来的两小时和电力系统奋战,白白浪费了一直上好的柠檬精油蜡烛。快到十点,那个插座才终于在我的一次愤怒的重锤之下安安稳稳的留在了墙上。

此时的我已是一身的汗,外面仍然暴雨中。于是不管不顾穿了拖鞋就出去疯跑了一圈,买了diet cola,总算让自己安静下来。

好在老婆随后打电话来传授八卦,总算是安慰了我和那半生不熟的番茄炒蛋。

昨天,整理存在电脑裡的日记,还以为没几篇的,四年下来,还真积累不少了。其中的一篇,当时还发在了西祠胡同的南外版上:

在这样的一个夜里,正式的告别这样的一段时光。今天,去了本部,穿梭于许多穿了校服的学生之中,兴奋;不再是中学生了,遗憾。
因为——明天,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大学生了!(四年后的我注:原来当时上大学我也在兴奋)

现在都怕了去回帖,怕了去说“走好”这两个字!怕了点击鲜红色的“你有留言”。
大学在南京,于是自然成了一个留守者,一个送行者。

回收告别后不知道何时才会再见。可是在一百天之前,他们却是我生活中极大的一部分。

没有Kitty黏在身上Tracy Tracy的喊,对我猛抛媚眼;
没有阿宝整日东摸摸西摸摸的边吃豆腐边甜蜜的笑;
没有shining的神秘兮兮的说我双重性格;
没有Luciani口中念叨47(注:我当时的体重)然后跟在后面跑;
没有Easter陪伴在无聊时互练螳螂拳;
没有Seph在我一上线时设定的
“好香的cappuccino哟!嘿嘿嘿…”的问候;
没有熊看到一只很可爱的宠物狗时像四角章鱼一样往我身上串…

这些空白的地方,我不知道该如何填补?

距离上次在南外发帖,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很久,希望在将来的一年多的时间中,也许是下次发帖的时候,我会再见到思念的人。

在和熊并家的版面上,熊在首页是这样写的:

在街上的时候看到河海,南师的mm三三两两地逛街。看她们很亲密于是我很羡慕。其实,我们两真的应该是在一个大学,一个系,一间宿舍(打住,不能再往下说了@_*)。节假日的时候很亲密的逛街;难过或无聊的时候很挥霍的大吃大喝;要考试的时候很拼命的用功,然后深夜打个电话骚扰一下对方(如果在同一个宿舍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无私的贡献资料与对方分享;没头没脑的把对方的钱包当自己的钱夹;还要买上一老堆 “情侣” 包,本子,挂件……想的真好美呀!!嘿嘿,看上去也真的好lesbian啊!可我应该会留在上海,而你也注定了要考南大。好在两个城市很近的啦,好在现在宿舍可以有电脑有电话,实在不行有邮局有网吧,对了还有你那“死人不偿命”的驾驶技术可以载着我回南京啊!恩,我都快陶醉了。

略记如上。

有你们真好

看过sex and the city的同志们都知道情感失意的女人们会突然变身祥林嫂,强迫周围的可怜虫们附和自己已经说了几百遍的故事。好在中国的心理咨询业不发达,所以我的朋友们还在继续忍受着。

夜游寒山

最近情感是非多,于是决定一个人去夜游寒山寺。

江枫渔火、月落乌啼、姑苏城外、夜半钟声,可惜铁将军把门,只能在寺外远望了。佛教人生快乐,淡泊,知足。据说人的一生有一百零八难,听一声钟声就可以消除一个难。

明年本命年,新年夜去寒山寺听钟声算不算好主意?先征集一下子好了,12月31日,有谁闲着愿意陪我去寒山寺?

女人,认识你很窝心。

初识于网上,老灵滴的一个小女生,能找那么多日文的资料,英语还那么好。崇拜死老!

一直觉得我们有代沟,我比你大。可是你面对事情的态度却比我成熟。

回头看看自己快奔三了,心智似乎还停顿在二十上下,人说什麽都深信不疑。从未想过我视为亲人的人会伤我这样的深,这样的毫不留情,这样的决绝。

看到你给我的留言,我真是说不出话,不知说什么好。呵呵,我也有词穷的时候,抑或是我也有表达不出对女友感谢的情感。

按时吃饭,注意身体。

等我好了,要和你这个小女人一起品茶。赏光伐?

诡异

各位朋友有没有碰到与前男友的现女友或者现男友的前女友对峙的场面?

昨天我有幸碰到一次,不能算对峙,只是被迫聊了几句,不过也万分诡异就是了。

嘿嘿,可惜了我一向对待女人很有一手,大学时倒还妻妾成群,却无奈撑不了这种局面。我周围女人堆里都是些变态的女人,比如Kitty和熊,以致我的胃口被养得如此刁钻,对付不了正常姑娘们。

所以呢,我的ex及其他,咱们各自好好过,好么?

传染

传染是这年头的通病,先是流行和ex reunion,然后就流行和ex reconnect。这两趟浑水我都摊上了,难道是老天在惩罚我的三八?

姜丞和他的初恋小女友reunion的时候,我亲爱的熊在电话里大崩溃,很有把我定性为传染源的架势。

然后就是Kitty大小姐,既重逢了某任男友,又貌似和另外一任和解了。

巧就巧在我亲爱的ex居然昨天也发短信给我,我一个激动居然还回了。今早起来我就后悔了,如果昨晚没回的话,该是多么完美洒脱的形象啊。

昨晚梦到了Kitty家旁边的日本料理,差点没馋死我,估计快拿roommate的肩膀当食物啃了……

Kitty,未来的某一日,让我们在北京reunion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