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生活平淡无味,说服自己去采购。在MSN上咨询了5分钟后,就扛了六个购物袋满载而归了。

刚到家,就被告知了某个貌似很惊人的消息,对方显然是害怕我受刺激,酝酿了很久,并且一直小心翼翼。对此,我很感谢他。

巧的是晚上碰到刚分手的小妍,非拉着我让我陪她去打耳洞;而且更变态的要求我也要打,美其名曰是“姐妹耳洞”。

有人用打一个耳洞来纪念一段逝去的感情,我不知道妍是不是这样。还听说有人用打耳洞来记录自己堕胎的数量,张示对性的不屑。

不过说到耳洞,我到是被很多人劝说过,首当其冲的就是熊,伊用自己几大箱子的耳环诱惑我。

刺青是情绪印记,耳洞是出口。对我来说,这两者都不如我耳朵上完整的肉来的重要。况且有人说穿过耳洞的红颜下辈子还会是女人。

时间已近两点,去睡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