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发烧第五天了,很奇怪,从上个周五开始就一直持续低烧,没有原因,该不会是得疯牛病了吧。

so我现在就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把自己裹得像木乃伊,穿着拖鞋奔走于传真机和办公桌之间,顺便抓几个m&m豆往嘴巴里丢。

这个客户可是把我折磨得不行,现在全办公室的人都知道我天天被我的“情人”电话sm。她擅长于在午饭时间打两个小时的电话让我把条款逐条解释给她听,或是跟我讨论昆山到底会不会发生海啸。所以每见我面露菜色,加藤总会无比同情的看着我:她又来虐待你了啊…或者我刚从外面回来,发现阿呆用极忧郁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必然会在我的桌子上看到给我的留言:给你的情人回电!

anyway,最近还是有很多开心的事情。
譬如,明天可以回家跟我爹嗲,骗些礼物来;
譬如,我还没有嗲,就有人自动自发寄礼物来…
譬如,礼物还没到,我就可以等着有人在双流机场跟我表白;
譬如,就算没人表白,也有成都的美食和美女在等我;
譬如,就算不能吃辣,也可以拽人去逛张靓颖驻唱的酒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