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Kitty说她回去南外,msn签名顿时改成:废墟,水杉下的废墟。

妈妈来帮我收拾房间,我在一堆已经落满灰尘的信笺纸中找到了加布里艾尔同学在2年前写给我的一段话,龙飞凤舞的潦草:“如果十年后,我成功了,我活着,我会再来找你,你就当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活着好了。”这个crush还没过去几年,加布里艾尔同学就只痴缠我徒弟了。男人们的感情能这样,我丝毫不惊讶。

Kitty说31号我们干嘛?1912吧,我要一个不太冷的地方,不太吵的地方,可以说话的地方,可以开心跨越零点的地方。我们可以先去我家参观我的护肤品,然后爬紫金山,然后从玄武湖那头下来,然后坐在路边吃凉粉,然后打车去丹凤街,尹氏汤包和鸭血粉丝汤,然后坐在年代札记里喝天堂鸟和翡冷翠。只是,我们可能需要换掉所有的话题。

今天吃到了湘菜,妈妈打包的,想到了Cherry,明天,她就要飞去另外的国度了,那个明天最高温度33,最低温度14的城市。

btw,阿呆,不要老说我爱听哀怨的歌曲,大半夜的,听花儿乐队会吓到邻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