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6


鸡年的尾巴

这两天,向来很怡静平和的苏州人民特别的兴奋,漫天撒开了花儿的放焰火,昨晚不知谁high过了头,半夜两点半开始敲锣打鼓,震得我脑子都快开花了,所以我整天惦记的就是回南京。

今天苏州大雾,高速公路都封了,老板早已闪人,剩下无聊的我们坚守最后岗位。加藤一天都在给他家的猫做窝,兔子在满楼找美女,阿呆霸占会议室睡觉,Mikie在潜心研究新年食谱,我只好上网看娱乐八卦。

我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有比较靠谱的本命年,天晓得我十二岁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打架,爬树,被老师喊家长去学校训话,果然往事不堪回首…我妈前些日子神秘兮兮的扔给我本书,上面严密规划了狗年每天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不是说本命年犯太岁?这就印证了我妈十二年钱为什么天天被叫去学校挨训,也印证了我最近频繁倒霉的原因,果然是要积攒人品,小心度日。

以最快速度结束,我要去通宵K歌了,约了阿呆,淑文,李震等唱到大年夜的早晨,米纳桑,狗年再见。

Advertisements

彩铃

今天早晨,给某partner美女打电话,接通后出现的声音是陈奕迅的十年,我正准备跟着唱,一个甜美的声音就接起了电话。我这头憋着只能说“哎呀,你是xx吧,我是xx啊,哎呀,我跟你说…”搞得我一整个电话都打得及不顺畅。

但是倘若如果我给一个人打电话,对方的彩铃歌曲正是我不喜欢的,我就得饱受煎熬直到他接电话为止。碰上一两个听不见电话响的我绝对要抓狂。如果你曾经在南京的三路车上看到一个小姑娘大吼:“tmd怎么还不接电话?”那么恭喜你,咱们有一面之缘了。

在公司里打电话,大家通常的习惯是用免提,腾出手来做别的事情。于是就经常可以听到一串噼噼啪啪的按键后,突然传来很大声地:“阿要辣油啊阿要辣油啊”或是“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我通常会如惊弓之鸟般快速把电话接起来,为此我碰翻过一个装满了咖啡的茶杯,摔掉过一次电话,扔掉一个已经削了皮的苹果。

倘若对方的彩铃正是我中意的歌曲,就会发现文章开头时的那一幕,我哼唧的怡然自得时对方接起了电话,憋得我呛口水。我有一哥们儿的彩铃是一度是广岛之恋,每次我们都极有默契的跟着卡拉ok一回才开始说正事儿,

如此说来,听到好听的歌曲却不让人听完的确是件伤心伤身的事情。这点上,康宁同学就特别善解人意,他某次特别发短信来让我打他电话听音乐,只可惜他那会儿情感大幅波动,彩铃总是“如果下辈子我还能遇见你”或者“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的风格,总之是特哀怨的歌,听到我毛骨耸然,只能自己掐掉电话放弃了。

金刚

我真是个滥情的人,看仙剑奇侠传居然还哭了两天。所以看金刚之前,我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谁知最后还是破功了,从安和大猩猩刚开始见面我就开始哭,一直哭到大猩猩快挂掉的那场。半夜还梦见我爸极力反对我和一个无论是外貌还是个性都跟猩猩很类似的男人交往,而且在梦中,我一向温文儒雅的爸爸还露出了晚娘的嘴脸,我很解气的在梦里又哭了一场。

不过听说电影院里中招的姑娘比比皆是,陪着女友来看电影的男同志如果不流露出哀怨惋惜状,大抵也会被仍在抽泣的女友指责为丧心病狂。听的我平衡极了。

今天我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跟阿呆神情激昂的推荐金刚,无非就是陈述如何把我感动的昏天黑地,天地动容。阿呆非常的不屑一顾,然后就开始数落我审美观念异常,并且总是爱上野兽型的人物,还有一堆悲观爱情论的crap。不过那谁谁谁还说呢,只有相信爱情的人看到爱情片才会流泪。这么说来我的心态总是年轻的。

腐败之约

这两天有冤情,大概是老天都看不下去我们只有七天假期,于是稀里哗啦下雨个没完。我们都以为随便下下的,于是安排了很多活动,周三跟阿呆打羽毛球,周四陪德国帅哥打壁球,周五和德国gg,林妹妹去游泳,周末冬眠。连下周都被见缝插针的安排了一场羽毛球,一场台球和三场饭局。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雨越下越high,一天比一天大,到昨天已经是倾盆大雨了。无奈场地都定了,只好骗上同事和司机,搭了顺风车去打球。奸诈的阿呆不停的给我放古怪球,为了展示实力,我也只能不顾形象,趴着,跪着,劈叉着,摔倒着接球,以各种各样的丑陋的姿势破坏着我在同事们面前的美好形象。反正球场也没几个人,只听见我和丽贝卡不停的鬼叫。

春节前的日子永远的这样懒散和乐趣,大老板忙着跟总公司玩,其他同事忙着自己玩。最后慰问一下可怜的阿呆同学,他貌似昨晚的火锅吃坏了。嗯哼,这就是不请我吃韩国料理的下场!

今天精神恍惚,加了半个小时班就收拾回家了,晚上被林妹妹召去逛泰华,据说很不靠谱的购物中心。我从来没去过,想去见识见识,就打着哈欠去了。白无聊赖,试了件黑色的top,我正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腰上半个冬天积累下来的呼拉圈,抬头发现我的身后站了一中年男人,站的离我忒近,从镜子里正好看到他盯着我,着实吓了我一大跳。我转过身,悻悻的看着他,他突然说话了,第一句:“哎呀。你怎么在苏州啊?”第二句:“您给我签个名好吗,我和我爱人都喜欢看你和王志文演的电视剧…”我还没来得及搭话,他又很腼腆的笑笑:您保养的可真好…

这离愚人节还十万八千里呢。难道泰华的灯打的太暗?还是我看起来真的真的和江珊一把年纪?气的我完全没有顾及在乌龙粉丝面前应该保有的矜持形象,也完全没有顾及到那个小摸胸的价格,衣服都没脱,刷卡付帐就拉着林妹妹跑了。

说到这里,我要先打住和看博客的小弟弟小妹妹们普及一下知识,因为大多数青春年少的小朋友们不知道江珊是何许人也。姐姐跟你们说,江珊是俺们一个阿姨辈的演员,虽然长得还算主旋律,也出演过《过把瘾》等我爹娘等中老年男女视为经典的电视剧,但把我认作她,我还是觉得深受打击。

在路上,我简直就是气急败坏了,虽说在过往的岁月中,不计其数的人都说我长得像江珊,但被误人做是江珊还是第一次。

大学里,我的听力老师在我翘她课的时候跟全班说,Tracy长得像江珊。我想,说不定她是江姗的粉丝,多少爱屋及乌一下。可是那个学期她毫不留情的给了我79分,这个关键性的79分啊成功的把我的学分级拉到了一个全新的低度。

某次我在沙宣作头发,小姐很羞涩的说:“我觉得你长得像一个人,不知道该不该说…”我直接回到:“你该不会想说江珊吧。”小姐倒是蛮吃惊,却跟了句非常不具有逻辑连贯性的话:“那你一定很有钱吧。”。如果这个理论成立,我立马去整形成比尔盖兹,绝不含糊。不过,那天做完头发结帐的时候,他们真的给了我江珊般的待遇,至少是一个江珊看到应该不会心中暗骂三字经的价格。

再某次我和Kitty去地坛玩儿,出租车上,司机用京片子套近乎,先说我像北京人,说话没南京口音,我心中暗觉不妙,这话题说到北京,指不定就绕江珊身上去了。果不其然,司机说我面熟。下车时,Kitty到是尽地主之谊,准备掏钱。司机来一句:我不要你的钱,我要“江珊”掏钱。

在回家的出租上,我真是越想越郁闷,不禁悲从中来。神经搭错的林妹妹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句:我觉得你不像江珊,你没她那么老…下场是被我钉了满头的包。今天宝玉哥哥可以不用买宵夜了,请直接在林妹妹脑瓜上取食毛栗子,谢谢。

我试图把这个错误怪罪在泰华的昏暗灯光上,终于神智还算清楚的从包里摸出信用卡的签购单,上面的价格刺的我眼睛生疼,终于也迅速的让我冷静下来,哀悼自己的钞票,阿门。

事实证明,我现在可以直接飞去美国连时差都不用倒,因为我已经连着好几天昼伏夜出了。

话说周六晚上的忘年会真是让人意兴阑珊,东西不那么好吃,桌上还有几个一点也不绅士的男人只顾着把菜转到自个儿面前,我乱中取胜拿了几只虾,终究还是敌不过他们那好比佛山无影脚的筷子,最终放弃了。想当年,我也是跟一帮子看到菜就如狼似虎的大老爷们儿一起吃饭的人物,我一直健康快乐营养充足的活到现在,证明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生活水平提高后渐渐的放弃了抢食这么有前途的技术。

席间还不幸被一只失恋忧郁中的兔子灌酒。这位兔子同志,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追一个,追一个失恋一次,失恋一次醉一次,醉完以后再到处寻找目标,如此往复,乐此不疲。这次可能真是受伤受大发了,一个月前突然冲进更衣间来问我:“Tracy,你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真爱吗?”自打我拿到身份证以后就没有被正常人类问过这个问题,我于是作历经沧桑状,很琼瑶的说了一句:“相信,因为唯有相信,才有可能。”说着自己已经胃中翻江倒海到不行准备呕吐,他倒是做恍然大悟装,点头走了。半个月前,兔子又突然冲到我桌子前:“Tracy,你觉得爱情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吃着吃着,他的失意也随酒精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不停的往我的一个杯子里倒红酒,而我一直在喝另外一个杯子里的可乐,就这样干杯了若干次后,他就挂了。

今年的红白歌赞也可以下了,很多好听的歌。

黑咖啡

我爱喝黑咖啡的习惯被定义为小资,完全看不出有哪一丁点儿小资情调了,而且,拜托,现在说人小资不亚于往死里毁人。在此,我还是要郑重宣扬一下黑咖啡的好处。

1.一杯100G的黑咖啡中只含有2.55千卡的热量。
2.餐后喝黑咖啡一杯能有效地分解脂肪。
3.黑咖啡可利尿,还可以促进心血管循环。消除浮肿和薏米的效果一样好~~~
4.低血压者尤其适用.

―――分割线―――

没啥好写的,随便说说吧。

最近有朋友来问我为啥最近的博客改走娱乐路线了,有个学妹说还是喜欢看我写的忧伤文章。顺着她的说法回头翻翻,的确博客前面记录了些不是那么开心的经历。记录下这些不开心对我而言也不是件快乐的事情,犹如把之前的那些伤心,失望,哭泣又经历一遍,说不定写着写着,又琢磨出其它的什么叫人不开心的事情,这郁闷指数就大涨长红了。

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情,本来还有在博客上一吐为快的欲望,转头想想,还是作罢了,原来谁跟我说过句我觉得很有道理的话:当你不了解一件事情的时候,至少学会最起码的尊重。

写开心博客的好处就在于,写的我开心,看得大家也开心,我时常看哥们儿们回复的留言都能笑趴下。我宁愿让大家看着我没心没肺,嘻皮笑脸的样子。昨天马克同学说我现在和高一时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我听了在办公室就忍不住花枝乱颤了好几下,接着他又说:你说话还是那么甩。艾,我容易么…

之前有人跟我说,看我的blog,无论写的多么情绪高涨,却总觉得字里行间透满了悲伤,我只能赞叹他的领悟能力了。不管怎么样,人多少都有些小不开心的时候。而我小不开心的时候,也多亏了一帮人陪着我胡搞瞎搞,才照亮了我心里仅有的那一点点阴暗。

譬如,这几天我博客上没动静,就有很多人通过msn,QQ,sms,电话,视频等多种高科技方式对我进行了有名无实的慰问。虽然我嚷啊嚷谁来看看我吧,可没人理睬…

结婚这东西

前段时间在当当买了本渡边淳一的书《男人这东西》,说的太靠谱了,女人看了定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今天给自己起了这么个题目,起因是在网上碰到一大学同学今年六月要结婚了。结婚,这个话题,在我步入本命年的当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本来在中国男女比例已经达到130:100的今天,女人该是不烦了,却老有些小伙子们,喜欢在耳边灌输关于女人年龄和身价成绝对反比的理论。

昨天居然还真出了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我姐终于从她BF,目前已成功版本升级至准未婚夫的家乡飞回来。一小姑娘,在湖南干点啥不好,多吃多看多瞻仰毛主席。她八成被夫君家的热情给吓到了,回来就一时不停的把我爸妈她爸妈凑合在一起开始疲劳轰炸。我爹娘及大伯大妈居然还真瞪大眼睛听我姐做了长达若干小时的耳提面命,与会人员激烈的探讨了关于婚礼准备,结婚后能否和公婆同住,小孩谁带等一系列对我而言极为不靠谱的问题,然后话题就转移到了我身上。

据我妈昨天在电话中给我转达的会议精神,与会的五人中,我姐一家三口对我爸妈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特别指出我爹在对待我婚姻大事上的态度极为草率。起因是,介于我爹对我恋爱一事毫不关心,在此举遭到质疑后,我爹便抛出了:“反正结婚后还能离婚”的言论,引起了渲染大波。昨天的议题之一就是强烈要求我爹对我的私生活进行严格干预,如有必要,还要家庭会议讨论。

当然,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我爹就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信念,对我的社交生活一向听之任之。除此以外的全家人都对我要结婚这件事抱了热烈的饥渴的却又不靠谱的不现实的希望,我极度不舍得打击我外婆的积极性,不过,您那给我孩子织的毛衣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有些事情,说不了太透彻,婚姻就属于其中一件。到头来似乎是与爱情完全没有关系的一大堆东西,除了柴米油盐、开支负担、工作晋升、存钱买楼等实打实的预算外,还有日后两人间的话题权、姻亲关系处理,再不济,还有婚外情的预防…

正如要观察生活在痛苦和快乐中的坩埚中冶炼的过程时,不可能带上一副玻璃面具一般,也就难免被硫磺的浓烟熏得头晕眼花。此种毒物特别难以捉摸,要了解其毒性,非以身试毒不可;这种病症又非常奇怪,若想弄清其病源,非得先传染上不可。

婚姻成本好大,但每逢过年过节,中国人还是要以家为单位聚众娱乐,八卦和赌博,可见结婚的必要。

不管怎样,愿所有单身的人单身快乐,所有结婚的人婚姻幸福,我,不被家人轰炸。

一失足成千古恨

公司的耳温枪十分善解人意,周五居然量出了个39.2,如果说上次发烧是因为那该死的智齿难产了两年还没长出来,那这次就一定是因为我想跷班了。我的体温就是争气,该高的时候就立刻能彪上去。于是,我就溜达去了医院,医生叔叔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批准了我喝樱桃味的儿童泰诺和雀巢美禄。我回家开开心心的喝了一堆热巧克力后,体温终于恢复到了正常水平。而且这两天还因为因为生病得到了很多关心,同学们,我爱你们。

回家一直开空调的后果就是电路系统貌似又出了故障,还一直冒火花。我装摸做样弄了个电笔到处戳了戳,发现每根线都带电,就立刻决定不自己动手搞了,电成烤鸡就不划算了。

我上周弄回来的直板因为电路不稳,一直没敢用,昨天终于成功的把头发DIY直了,所以今天为了向人民群众展示一下我的DIY发艺,终于憋不住在下午五点的时候从床上爬起来,去了趟家乐福。大概是许久没逛超市,憋得我今天看到什么都两眼发光,一股脑的都往车里丢,付完钱了才反应过来我拿了满满一车东西,还包括一箱子玻璃瓶的朗姆。下午我在网上很努力的妄图把阿呆骗出来逛超市,连偷情这么咸湿的理由都拿出来用了,他居然不为所动。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奋力的把八大袋子东西拎回了家,狼狈而伟大。

为了报复阿呆一周两次在我无法出席的情况下偷偷组织饭局,以及今天不理睬我要去逛超市的美好意愿,我买了鸡翅,还调制了美味的甜辣酱,明天我将带私房大厨甜辣鸡翅去上班。哼哼,我要在他吃楼下便利店最难吃的外卖的时候把我的鸡翅拿出来,气死他!

又一个梦

msn聊天实录

eric 说:
我昨天睡觉梦到你了
不过被你暴打一顿,重伤致死,然后我就醒了…
Tracy 说:
怎么做这么惨暴的梦啊
eric 说:
我手持双枪,正在闯关,好不容易杀到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正准备过关,不料大Boss来了,就见你过来,我还没啥反映,就看你双手左右开弓,刷了我几时嘴巴,然后我就空血,你再踢我一脚,我就Over了…
Tracy 说:
你,你是不是游戏打多了
eric 说:
没有啦,我就看见你冲过来,然后噼里啪啦,就醒了
Tracy 说:
最近大家总是梦到我
eric 说:
我还梦到了王卫忠
超级Boss,我看到她在对xxx狂吼,我自知力量单薄,潜行过去了

注:王卫忠为南外教师,其风格实在难以用语言叙述。

鉴于大家都很关心我,还积极踊跃的梦到我,我看可以举办个比赛了,下次有做到关于我的梦,欢迎踊跃投稿,奖品丰富。联通用户发送至025025,移动用户发送至250250,小灵通用户发送到252525。

只是,同志们,难道你们不能做点健康向上的梦吗?我这刚从姚明的武打广告中打回来,立马又上苏州骂街去了,还把过错都怪到了我可怜的子虚乌有的孪生妹妹身上。接着,我扮演女流氓从一群男妓手中救出了派蒂,昨天居然又和王卫忠混在一起做老怪…

下次,请梦见李彦宏买了两栋房子请我嫁给他,谢谢。

旧的和新的之间

旧的一年过去了,毕业了,工作了,分手了。人都是一样,一年一年的过,一年中的刻骨铭心,过了几年,也都不再想起。所幸的是不仅是旧年还是新年,总有那些老的不能再老的朋友想着我。希望大家都和我一样,开开心心的,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我终于彻底的告别了V3:换了好几台都啸叫的厉害,最终放弃了,买了台w800。我衷心地祈求小偷不要来光顾我美丽可爱的手机。家母还真是强悍,不仅安抚了一听说我买手机就暴跳如雷的家父,还成功劝说Amanda的爸妈也给她买了一台。其实就是Amanda全家请我妈和我吃吃火锅,末了我们俩就一人拎了台手机回去。显然这件事开心的只有我和amanda,她有了新手机,我有了和我用情侣手机的人。

明天假期就结束了,真是残念,我要把老板送的书看完,然后好好列个年度计划,本命年听说会灾难重重,我要小心谨慎。昨天全家人麻将打得正欢的时候,我大声宣布要生个狗宝宝,我外婆顿时开始慌:时间紧张,要我抓紧;外公要我去弄个手镯什么的带着;姨妈在思忖如何待产和坐月子;剩下的姨父贼精,不加入我们女人的八卦讨论,才打了两圈就把另外三家赢光了。

另外,从今天起我要正式把减肥放入一日计划,继续作按摩,外加去办个健身卡。我琢磨着再过几个月俺就要当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伴娘了,我要当一个pp的伴娘。在此我也特别要警告新娘同志,只拍照片是不够的,你至少得给我倒腾个爬梯出来,要不我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