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在当当买了本渡边淳一的书《男人这东西》,说的太靠谱了,女人看了定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今天给自己起了这么个题目,起因是在网上碰到一大学同学今年六月要结婚了。结婚,这个话题,在我步入本命年的当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本来在中国男女比例已经达到130:100的今天,女人该是不烦了,却老有些小伙子们,喜欢在耳边灌输关于女人年龄和身价成绝对反比的理论。

昨天居然还真出了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我姐终于从她BF,目前已成功版本升级至准未婚夫的家乡飞回来。一小姑娘,在湖南干点啥不好,多吃多看多瞻仰毛主席。她八成被夫君家的热情给吓到了,回来就一时不停的把我爸妈她爸妈凑合在一起开始疲劳轰炸。我爹娘及大伯大妈居然还真瞪大眼睛听我姐做了长达若干小时的耳提面命,与会人员激烈的探讨了关于婚礼准备,结婚后能否和公婆同住,小孩谁带等一系列对我而言极为不靠谱的问题,然后话题就转移到了我身上。

据我妈昨天在电话中给我转达的会议精神,与会的五人中,我姐一家三口对我爸妈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特别指出我爹在对待我婚姻大事上的态度极为草率。起因是,介于我爹对我恋爱一事毫不关心,在此举遭到质疑后,我爹便抛出了:“反正结婚后还能离婚”的言论,引起了渲染大波。昨天的议题之一就是强烈要求我爹对我的私生活进行严格干预,如有必要,还要家庭会议讨论。

当然,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我爹就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信念,对我的社交生活一向听之任之。除此以外的全家人都对我要结婚这件事抱了热烈的饥渴的却又不靠谱的不现实的希望,我极度不舍得打击我外婆的积极性,不过,您那给我孩子织的毛衣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有些事情,说不了太透彻,婚姻就属于其中一件。到头来似乎是与爱情完全没有关系的一大堆东西,除了柴米油盐、开支负担、工作晋升、存钱买楼等实打实的预算外,还有日后两人间的话题权、姻亲关系处理,再不济,还有婚外情的预防…

正如要观察生活在痛苦和快乐中的坩埚中冶炼的过程时,不可能带上一副玻璃面具一般,也就难免被硫磺的浓烟熏得头晕眼花。此种毒物特别难以捉摸,要了解其毒性,非以身试毒不可;这种病症又非常奇怪,若想弄清其病源,非得先传染上不可。

婚姻成本好大,但每逢过年过节,中国人还是要以家为单位聚众娱乐,八卦和赌博,可见结婚的必要。

不管怎样,愿所有单身的人单身快乐,所有结婚的人婚姻幸福,我,不被家人轰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