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个滥情的人,看仙剑奇侠传居然还哭了两天。所以看金刚之前,我做了足够的心理建设,谁知最后还是破功了,从安和大猩猩刚开始见面我就开始哭,一直哭到大猩猩快挂掉的那场。半夜还梦见我爸极力反对我和一个无论是外貌还是个性都跟猩猩很类似的男人交往,而且在梦中,我一向温文儒雅的爸爸还露出了晚娘的嘴脸,我很解气的在梦里又哭了一场。

不过听说电影院里中招的姑娘比比皆是,陪着女友来看电影的男同志如果不流露出哀怨惋惜状,大抵也会被仍在抽泣的女友指责为丧心病狂。听的我平衡极了。

今天我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跟阿呆神情激昂的推荐金刚,无非就是陈述如何把我感动的昏天黑地,天地动容。阿呆非常的不屑一顾,然后就开始数落我审美观念异常,并且总是爱上野兽型的人物,还有一堆悲观爱情论的crap。不过那谁谁谁还说呢,只有相信爱情的人看到爱情片才会流泪。这么说来我的心态总是年轻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