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晨,给某partner美女打电话,接通后出现的声音是陈奕迅的十年,我正准备跟着唱,一个甜美的声音就接起了电话。我这头憋着只能说“哎呀,你是xx吧,我是xx啊,哎呀,我跟你说…”搞得我一整个电话都打得及不顺畅。

但是倘若如果我给一个人打电话,对方的彩铃歌曲正是我不喜欢的,我就得饱受煎熬直到他接电话为止。碰上一两个听不见电话响的我绝对要抓狂。如果你曾经在南京的三路车上看到一个小姑娘大吼:“tmd怎么还不接电话?”那么恭喜你,咱们有一面之缘了。

在公司里打电话,大家通常的习惯是用免提,腾出手来做别的事情。于是就经常可以听到一串噼噼啪啪的按键后,突然传来很大声地:“阿要辣油啊阿要辣油啊”或是“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我通常会如惊弓之鸟般快速把电话接起来,为此我碰翻过一个装满了咖啡的茶杯,摔掉过一次电话,扔掉一个已经削了皮的苹果。

倘若对方的彩铃正是我中意的歌曲,就会发现文章开头时的那一幕,我哼唧的怡然自得时对方接起了电话,憋得我呛口水。我有一哥们儿的彩铃是一度是广岛之恋,每次我们都极有默契的跟着卡拉ok一回才开始说正事儿,

如此说来,听到好听的歌曲却不让人听完的确是件伤心伤身的事情。这点上,康宁同学就特别善解人意,他某次特别发短信来让我打他电话听音乐,只可惜他那会儿情感大幅波动,彩铃总是“如果下辈子我还能遇见你”或者“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的风格,总之是特哀怨的歌,听到我毛骨耸然,只能自己掐掉电话放弃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