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6


生日礼物

外婆八十大寿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在锦湖吃饭,俺倒腾了一束花让花店的人送到饭店,然后从各个角度拍了五六十张“外婆和花”的照片。俺娘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倒腾了一堆百合。搞得我妈这数十天回家不做饭不扫地,就是翻来覆去的捣鼓那些个花,急得饿肚子的爸爸直打电话来叫嚷。我真是喜欢我定花的这家花店,量多分量足,服务周到,童叟无欺。

昨天晚上接到外公的短信+电话,特别规定我不能在他即将到来的八十大寿上给他惊喜,看来大家对我送花是审美疲劳了。我于是昨天晚上就失眠了,嘀咕了半天到底准备什么礼物,我得想出个有极有创意,别人都跟不上我步伐的东西。

为了让外公戒烟,我曾把我们家的电脑装满了各种大中小型游戏给他老人家抬过去了,我妈回来暴跳如雷,说我剥削了她打连连看的权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是为了外公的戒烟大计,我用双面胶在外公家的所有门上都贴上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的大红告示,后来想当然的被我爸暴打了一顿,我贼委屈,他就这样亲手毁掉了一个极有前途的街道办事处女主任。

我还送过旧手机两个,新手机一个,文曲星一台,数码相机。大家还没有发现么,我的外公是个数码爱好者,干脆这次送个音响好了。

说起生日礼物,我不得不叹息我们真是没有创意的一家人。

在我十岁的重要生日上,家父送了我一个肉包子,家母送了一杆笔,红色的那头还写不出来,这让我幼小的心灵蒙尘许久。此外我还收到过波力海苔,哈达,鸭子,一只长的像猪的绵羊玩偶,一个观察昆虫的放大镜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而自我二十岁以后,我爸就贼精儿起来,早晨他出门的时候,不管我是否还睡得昏天黑地,就胡乱亲一口,折合算礼物。

好吧,最近没啥追求,攒钱买音响。

Advertisements

他怎么可以结婚

早晨在办公室埋头吃关东煮的时候,丽贝卡扔来一枚炸弹:金城武结婚了。据说突然爆出他三周前秘密结婚,因为圈外新娘已经怀孕一个月。这个无数姑娘们午夜梦回心仪的对象,众多男人积极推崇的大帅哥居然结婚了。

有句话说得好:好像有些人是不能骂的,比如王菲。好像有些人是不能结婚的,比如金城武。在中国创建和谐社会的大好形势下,王菲不结婚,骂李亚鹏的会少一半;金城武要是不结婚,粉丝们估计不管什么生活都会很和谐。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为了看这个天生尤物才去看了《如果·爱》,感动归感动,边嚼爆米花的时候我就边为金城武愤愤不平:捣腾了十年,还是没能忘记一个工于心计的姑娘,这个童话太假,在现实生活中更加不可能成立。就他的皮相,别说等十年,就是单身一个月,估计也得有几麻袋的大米,啊不是,是姑娘往上倒贴。

记得曾经想给男朋友买护肤品作礼物,突然金城武去做了碧欧泉的代言人,我愣是打国际长途给友人让她临时从倩碧改成碧欧泉。虽然礼物到现在也没送出去,不过在家里对着友人特别帮我剥削来的海报,是偶尔犯犯花痴的原动力。

还是没法能消化这个消息,于是我本着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别扭心理,还是以“金城武 结婚”为关键词Google了一下。居然又有消息出来辟谣说金城武其实没结婚,但是据说小武也表示,如果他结婚,婚后他会煮饭,帮老婆做家务带小孩,做个好男人。

哎,爱情没有幻想,我还是踏踏实实该干吗干吗吧…

越堕落越快乐

忙乎了一个星期,终于有力气爬上来了。这个星期走冬春季咳嗽OL穷淑女路线,本着生病、没衣服穿、没钱和没时间的劣势,把花花肠子都收起来过的乖极了。人果然是还是越堕落越快乐,自从我不再去夜店以后,就开始生病,长豆子,暴饮暴食…

不知咋的,公司的客户们最近在鬼打墙,发火的,被偷的,休假的,被烧的,生病的。这么多状况中我荣幸的碰上了大半。

周三司机都不在,我只好一个人可怜兮兮的打车去客户那儿,客户没来上班不说,打她手机接电话的还是一个说着鸟语的人。我装模作样听了几分钟,只听懂一句:“我不会说普通话。”好不容易换了个不说鸟语的,在跟我介绍了她的姐夫,弟妹,爸妈分别的行踪后,就是不告诉我手机主人的去向。客户的公司太偏,等了半天才招来一辆出租回了公司: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好吧,扯远了。

昨天下午去见另外一个客户。我的客户中少有年龄<35岁的;即便有<35的,也少有未婚的且长得不像青蛙的…而昨天下午的客户更是少有的三项合格,所以我也格外的珍惜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惜见面后却发现他面露菜色,据说回国度假的时候发生了鬼压床的事件。这个事件在该国江湖术士的天花乱坠下,便让他决定尽快结束派驻海外的工作。好吧,好客户的标准需要再加一条:35岁以下,帅,未婚,胆子不能太小…好吧,又扯远了。

最后便是今天了,一会儿要去的客户被偷了电脑芯片,门锁没被破坏,摄像探头什么都没拍到,保安也没发现任何可疑人物,芯片却不翼而飞了。我们下午美其名曰去勘察现场。这是个多么靠谱的工作啊,我多么得想穿个白褂子,带个金丝边眼镜和透明手套,以非常斯文优雅的形象出现;弄个小刷子左刷刷,右刷刷,采集点指纹啊,脚印啊,纤维啊什么的…然后扔进一个试管里晃两下,最后捣腾出两张DNA比照图出来。真相大白时就可以像柯南一般指着罪犯气势如虹的说:“凶手就是你!”…好吧,又又扯远了。

但是这种不靠谱的幻想也让我认识到现实和YY的差距有多么的遥不可及。我琢磨着也就是个内盗吧,芯片体积那么小,小偷哥哥或姐姐买个史努比的大帆布包,往里一揣就带出公司门了…

对了,再扯远一个,听说苏州的Seven因为生意萧条关门了。南京的Seven Chivas 500一瓶过了半夜12点还要排队;苏州的Chivas 380送绿茶爆米花果盘居然倒闭。亲爱的即将归国的小陆,我们改去茶社吧。

再再扯远一个,哎哟,别拉我,扯最后一个,扯完就走。从今天起我要每天写情书三封,请相关人士留具体住址和邮编,谁也别问我为什么…

拾搭一下

这个星期有点鬼打墙,人们在msn上跟我聊天的语气都是一样的。女人们上来的第一句话通常都是“阿有什么八卦?”说实话,上周是忙得乌烟瘴气,回上一句“没有”后,又通常会被问“你怎么能没有八卦呢?”或是很饥渴的来上一句“你要满足我…”。男人们的第一句话通常是“你怎么能不写博客呢?”,我只好回“因为跟某个美女甜蜜同居中,没时间写”,对方的回答一定就是“照片呢?照片呢?”外加一长串的感叹号。老娘我可不是好惹的,时不时倒腾出句“美女在洗澡”,“美女在床上”“美女在脱衣服”等等惹得一堆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干瞪着大眼,在msn上以泪洗面…

不过我是真的忙,总结来说就是除了情人节那天没人找,其他时候都没闲着。袁姐姐在连续给我打了三晚上电话以后,终于扛不住思念我的冲动,周四晚冲过来陪我住了,此后的三天,我们就厮混在一起吃喝玩乐,直到周六下午逛街中的一席电话把我拉去无锡工作。

周六是家母的五十岁生日,没法回家陪她,只好拜托闫美女定了束花。五十支,据说放了一桌子…不管怎么说,我爸偷偷跟我说我妈看到花后傻笑了大半夜,并且礼拜天一大早起来逼迫我爸送她个大钻戒。好吧,亲爱的爹,对不住了,给你完成工作创造了更高的难度。

今天袁小妞回南京了,我又孤家寡人鸟。这个周末有没有美女过来和我同居啊?瞪大眼睛盼望中…

Tracy和我最初的相识是通过honeyxxl,在日渐模糊的记忆中,她曾经在我和xxl的战争中无情的靠向xxl的一边。但现在我却没有丝毫记恨她的欲望,反倒觉得她对朋友忠诚和绝对的信任和我很对盘(花花语,意思就是很契合)。

Tracy家的关系和背景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确保她参加高三时的保送大军,那么,历史将会完全被改写。于我一起进入北外的她应该会选择英语或金融,无论我们的友情在北京会有如何放肆的发展或因为距离近反而疏远,我想她至少会躲过XX的一劫,还有XX的旧梦重温,当然,是恶梦。现在说这些,也仅仅是调侃罢了。

大学前两年我们总会在寒暑假举行女四人帮聚会,分别是我,tracy,xxl,和阿宝,我现在的同居密友。年代札记是我们的窝点之一,还有照片为证,那时我的装扮还是比较运动的,尤其是回家装乖的时候。但Tracy一直是很女人的外表,举止,衣着,装扮。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无比羡慕她穿很高的高跟鞋,并且行动自如。即使很多男生反应她的中性,那也仅限于部分的性格,她的女人味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这点可从稍后对她艳史的记叙中得到证明。(Tracy啊,快来讨好我一下吧,那样我会少说一点的,^_^)

我和Tracy的关系在大三暑假她来北京学Gmat的那一个月得到了升华。同床共枕的肌肤之亲有助于感情升级在我们身上很好的体现出来了。至今,Tracy同志仍无比怀念北外附近的麻辣烫以及日本料理自助,以至于她常常在梦中留下哈喇子。

后来我和Tracy也时常讨论起友情的问题,她觉得只有在自己很年轻的时候(meaning中学和更早)认识到的朋友,才能够在今后放心的去毫无防备的交往。我补充到,大学和社会中匆忙的为欲望奔波的人们怎么可能花上那么长时间去和人交往,以了解真心,以获得真正的友情呢?就算花了,也可能终究没有看准认清对方吧。

Tracy在南外是口碑很好的女生,这点不太容易(北外的哥们儿不要跺脚怪我这么好的mm没有拖着一起来北京)。或许是在南京上大学的缘故,她在南大的时候还是会更多的和一起从南外出来的人在一起学习生活娱乐。写到这里,我恍然发现,Tracy真的是很乖的孩子,她在南外这样开放的环境中竟然没有早恋?!但或许这也正可以解释了她大学里若干男友及绯闻男友都逃不出南外的圈子吧。我承认,南外还是有很多优秀的诱人的男性同学的,嘿嘿嘿,暗笑中。

Tracy酒量很好,这点我爸爸都知道。南京的夜生活她绝对比我熟,谁让我回家以后就是乖宝宝呢?这次春节回家Tracy让我很有意见,一是没有八卦讲给我听,二是和男人们在一起疯完了,和女人们聚会时就蔫掉,三是没有陪我喝汤去。唉,孩子大了,心不在了,哈。

下面来总结。Tracy是掌握关于我的信息最全的一个,也算是最了解我的人之一。所以我会好好待她,也希望想和我长长久久在一起的那个人好好待Tracy,嘿嘿。希望Tracy在完成我们托付给她的任务,搞定那个圈子里Tracy裙下最后一片净土后,找到自己很好的归宿。我们要长长久久的做闺中密友。

另外,Tracy,你减肥的时间可以延长一些了,今天和上海那里interview的时候,他们希望我晚一些请婚假。所以你不用四月份就把自己挤进伴娘的漂漂衣服了。

题目上的这句话是马克小朋友在msn跟我的经典归纳,一阵见血的概括了情人节的本质所在。当所有的巧克力,玫瑰,晚餐,套房等具体概念抽象化,再情人的节日都变得无聊。劫财劫色什么时候都好,还等2.14吗?

这几天,我始终以怨妇形象出没于各大博客中上窜下跳,有情人的小朋友们日程表都贴的满满的,情人节计划都具体到小时。我以为我的暗示意味相当明显,如果有哪个好心人不小心看见我无病呻吟,说不定会发发善心寄点巧克力阿,蛋糕阿,糖果阿之类,再不济,咸肉,火腿等土特产也可以。

结果大失所望。唯一一束花,仍然被送了玫瑰,匿名,还不是交给我,而是被寄到了我南京的家。这束玫瑰就像一块炼金石,我一共在msn上跟三个男人说起这事儿,三个人均在沉默若干秒后哭天呛地的拍胸脯说这花就是他送的,而三人无一能报出我家的具体地址,啧啧,现在的男人,心机多重。

晚上我妈毫不例外的给我做恋爱心理教育工作,我边拆一盒巧克力边漫不经心的应声,不知是声响太大还是老妈耳朵太尖,她一下就揭穿了我正在拆的饼干实际上是一盒热量极高的巧克力的事实,于是我的晚间娱乐也被剥削了…

昨天在咳嗽,结果不仅在公司费尽口舌,还于早晨、晚上和半夜分别接到情感倾诉电话各一,半夜两点挂掉最后一番的时候,嗓子都冒烟了。我觉得我可以开个情感热线了,没办法,女生们都喜欢我。

元宵节不好玩,我一不喜欢吃汤圆,二不喜欢看晚会,三不喜欢放炮仗,所以这个节日对我来说就是毫无亮点。我就坐在床上对着盏大家都说很丑的蛤蟆灯傻笑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介于我身体贵恙并以此为借口没有回家过元宵,我爸打电话来慰问。以下是对话记录。

爸:你啊知道徐静蕾和韩寒好上啦?
我:…
爸:报纸上都说他们在用msn恋爱。最近报纸铺天盖地都是他们俩的消息。
我:…
爸:徐静蕾不是和王朔好的么,谁把谁甩掉啦?
我:…
爸:他们是姐弟恋吧?
我:…
爸: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艾,好好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分的。
爸:嗯,这是不是也跟你的恋情一样,每段都是无疾而终?
我:…

我的心情啊,用言情小说的风格来表示就是:头上飘着的那片乌云,此时哗啦啦开始倾盆大雨,淋得我的世界一片凄凉,无处藏身…用樱桃小丸子的画风就是:额间画过两道黑线 -_-\\ ,汗滴了下来…于是在我爸说出更惊世骇俗的话之前我找借口挂掉了电话。

我决定取消掉今天晚上的饭局和明天晚上的爬梯,回家掩面而泣。

一天

下午写工作笔记,一本正经的在title上写下2004-11-24,看来是过的有点头昏了。2004年11月24日发生了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吗,我谷歌了一下发现那天毫无亮点。难道说明我潜意识里有想年轻个两岁的幻想?

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的情人杀了很多人,我以为是为我而杀的,结果发现是为另一个男人而杀的,梦境的最后,他们在我的情人的男朋友点燃的大火中含情脉脉,遥遥远望…

这一定是个暗示了,买回来的断背山还没看呢。我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一个人看。拍只猩猩都把我哭成那样了,这次换上两个帅小伙,其中一个最后还死了,该引起我多大的酸葡萄心理啊。

最后问一句,为什么有地方把《Brokeback Mountain》翻译成《断臂山》?这后背和胳臂肘子也差太远了吧,还是国人的慈悲,觉得中枢神经全断了人就彻底歇菜玩完儿了,就断只膀子吧?

傍晚雨开始大起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回家的Taxi上。除去湿透的鞋子,算是画上完美句号。

今天是秋香的生日,中午约了郭蓉,秋香,熊和Kitty吃饭,下午便五天内第四次踏入卡拉ok的大厅。(插播:我要特别提一下我亲爱的徒弟,徒弟因为我上篇博客中没有出现他的名字提出严重抗议。好吧,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徒弟,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崔晋,
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Bernd,一共30遍,够划算了吧。今天我跟你老婆练习了拉拉版的《如果的事》和《好心分手》,下次回来表演给你听哦。偶们都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