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八十大寿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在锦湖吃饭,俺倒腾了一束花让花店的人送到饭店,然后从各个角度拍了五六十张“外婆和花”的照片。俺娘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倒腾了一堆百合。搞得我妈这数十天回家不做饭不扫地,就是翻来覆去的捣鼓那些个花,急得饿肚子的爸爸直打电话来叫嚷。我真是喜欢我定花的这家花店,量多分量足,服务周到,童叟无欺。

昨天晚上接到外公的短信+电话,特别规定我不能在他即将到来的八十大寿上给他惊喜,看来大家对我送花是审美疲劳了。我于是昨天晚上就失眠了,嘀咕了半天到底准备什么礼物,我得想出个有极有创意,别人都跟不上我步伐的东西。

为了让外公戒烟,我曾把我们家的电脑装满了各种大中小型游戏给他老人家抬过去了,我妈回来暴跳如雷,说我剥削了她打连连看的权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是为了外公的戒烟大计,我用双面胶在外公家的所有门上都贴上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的大红告示,后来想当然的被我爸暴打了一顿,我贼委屈,他就这样亲手毁掉了一个极有前途的街道办事处女主任。

我还送过旧手机两个,新手机一个,文曲星一台,数码相机。大家还没有发现么,我的外公是个数码爱好者,干脆这次送个音响好了。

说起生日礼物,我不得不叹息我们真是没有创意的一家人。

在我十岁的重要生日上,家父送了我一个肉包子,家母送了一杆笔,红色的那头还写不出来,这让我幼小的心灵蒙尘许久。此外我还收到过波力海苔,哈达,鸭子,一只长的像猪的绵羊玩偶,一个观察昆虫的放大镜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而自我二十岁以后,我爸就贼精儿起来,早晨他出门的时候,不管我是否还睡得昏天黑地,就胡乱亲一口,折合算礼物。

好吧,最近没啥追求,攒钱买音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