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6


约摸是大一的时候,我走的是夺魂女杀手路线,终日以一身黑色出现在公修课教室的倒数第一排。据后来我的同学们回忆说,我在装酷期间身边通常还有一人,此人身高一百八,体重一百八,基本等同于一正方体。和一正方体一起上课、吃饭、行走,劲爆效果基本等同于旁边站着个吴彦祖。至此,我和这位在中学时早已相识了六年的正方体,就此结下轰轰烈烈的不解孽缘。

现在正式向大家介绍本篇博客的闪亮正方体,啊,不是,是主人公——姜丞。昨天洗澡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今天博客的主题和中心思想,说白了就是姜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点至少就很符合姜丞的要求,他一直迫切希望长头发的人类能在洗澡时脑中浮现出他的伟岸形象,男女不限。

说姜丞,就不得不先提提他们家那只叫豆豆的狗,那只狗是只流浪狗,我很喜欢。姜同学经常控诉我对他态度恶劣,却比较爱那只狗。其实刚开始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和珮珮去姜丞家的时候,我极其谄媚的巴结豆豆,可那只势利眼的狗只斜了我一眼就冲着珮珮的玉腿绝尘而去,我不就穿了夹板拖鞋和大T恤么。这也导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被豆豆唾弃的事情被当作八卦广为流传。不过后来他们家豆豆还是跟我打成一片,并会很乖的蜷缩在我脚边看着我和他主子胡说八道。当然,前提条件是,我必须穿着迷你短裙+高跟blingbling凉拖。每每我去看豆豆,它都会把它的宝贵收藏叼来强迫我跟它分享,譬如,一块破毛巾,一只拖鞋什么的。我强烈建议姜丞可以锻炼他去叼存折或是珠宝,这样我一定天天去报到。

在对女人的品味上,姜丞和他家狗保持了相当一致的路线,对波浪长发,蛮腰,穿衬衫,踏高跟鞋的女性有着特别的爱好,如果公修课让他去占位子,在所占座位方圆一米的视野中必然有符合以上任何一项条件的女生存在,至少从后来看起来像女生的人存在。安排游泳或是逛街买内衣等项目时,他亦是风雨无阻的。所以我经常性在找不到人逛街的时候都会拉上姜丞,声称去烫大波浪或是买比基尼,然后,声东击西…

姜丞的风格一向很多变,这点和我们所谓着名造型大师吉米有异曲同工之妙,忽肥忽瘦,转老返童。肥得时候胸和屁股一个size,一只大头飘在上面,活像打肿了的火柴棒,每每我都追随其后,都想送他D cup的内衣;瘦的时候则眉清目秀,肚子上勉强能找到两块腹肌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颓废时在公交车上会有小学生极尊老爱幼的给他让座;装嫩的时候也能把自己刷满绿漆,装成只刚被摘下藤的嫩黄瓜。这只嫩黄瓜也会偶尔往我徒弟身上一靠,惹得一票亲卫队扼腕叹息,从而得到个极其彪悍的外号——姜小鸟。

大三正值班上黑道风行,我和四个女生便毫无意外的组了个小团体,并起了个非常恶俗的名字:江南四大才子。等姜小鸟赶来时名额早已全满,但是为了不打击他对于混黑道的巨大渴望,我们还贴心的安排了个编外指标,从此,他便成了我唐伯虎身边第一红人——秋香。

和秋香在一起是极其快乐的事情,这点,我和吞吞,也就是嗷嗷待哺等待我写这篇博客的美女,昨晚在msn上的一致结论。因为据吞吞小姐说,他是拉丁舞班上唯一很阳刚的男人,也正是这样,吞吞的减肥计划才毫无障碍的进行着…

他会在我唱潘玮柏《不得不爱》那个极高的女声时用再高个八度的音调和声。
他会在考试考了一半的时候把av女优的经典台词编成一首《天涯歌女》。
他会在吃照烧鸡腿饭时分享掉我的米饭,然后留给我2块硕大的鸡腿。
他会趁我不备突然扯我的头发,然后把我活脱脱改造成梅超风。
他会做好吃的炸酱面和韩国泡菜,但是饭量是我大约五倍。
他会拿出神力来帮我搬家,左手拎冰箱,右手拎纸箱。
他会妄图拉着我在pub大跳贴面,虽然从未得逞过。
他会在我考试大脑崩溃时传来全部题目的小抄。
他会当街背着我跑,留下我bf在后面傻眼。
他会自制专辑,自己作词曲出版发行。
他会在看到此文时称赞我是美女。
他会声称要读到博士才死心。
他会借你不计其数的dvd。
他会狂扁欺负你的人。
他会极珍惜友情。
He is my Joey。

Advertisements

怒了

世界睡眠日那天,我潜心在家研究applicable law,完全忘了给瞌睡虫们庆生。这就埋下了祸根,以导致我在世界睡眠日接下来的一周中,完全被睡觉这件事情搞得很恼火。

周五那天,我妈这个非常称职的二报大队长,通过短信这等隐蔽的方式,跟我汇报说我老爸在跟我生气,因为我最近很少往家打电话,都是等他打过来,他觉得很没面子。据说还发下重誓:坚决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截止我妈发短信时止,家父已经坚守誓言一周,据说已有快破功的迹象…其实也不能怪我,谁让我每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都不在家呢;再说,他总是会在深夜往我的座机上打电话突击检查我是不是出去疯玩了,啧啧,心机很重啊。不过既然老爹都生气了,还是有必要打电话回去安抚一下。所以我就抓了本杂志躺在床上吃毛栗子,准备等九点整钟声敲响的关键时间连线南京。

结果……等我再度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带着眼镜,右手抓了杂志,左手抓了扔毛栗子的塑料袋,以非常扭曲的姿势爬在被子上,屋内灯火通明,窗外漆黑一片。我擦了擦口水,决定还是打个电话回家。一看手机吓一跳,凌晨2:14,只好翻身继续睡了。只可惜我得罪过的瞌睡虫们决定开始造反,让我辗转无眠了若干小时。周六这天毫无亮点,我的脑袋瓜子里彷佛有一大堆格格巫,冲着我的耳朵大喊:“罢工!罢工!”我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周日是康同学公务员考试,我答应把我彪悍的气场借给他的。失去了强大气场支撑的我,自然特别的萎靡。半夜浑浑噩噩躺在床上时,唯一想到的是明天去做个瑜伽滋补一下。霍霍,这般迷糊时迸发的想法自然也被瞌睡虫们偷听了去。

于是……

等我周日终于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美丽温柔的瑜伽老师早已离我远去…我决定,在接下来的一周中,我不用头脑思考问题,以防被别有用心的瞌睡虫们听了去造反。

故事到这里没有完,周日的晚上,天时地利人和,我居然在十点半就关了电脑,等待睡神召唤。

然后……

20分钟后,我的手机开始短信声铃声大作,内容只有一个:亲爱的小姑娘,和你交个朋友好吗。等收到的短信已经百来条后,我彻底崩溃了。回了其中两条,才弄明白:原来是一个小姑娘半夜没事干,打电话去江苏交广网交友,称自己寂寞无比,渴望被爱。最最重要的是,留下的是我的手机号码!这就不难解释为啥我收到的短信大多咸湿无比:“深夜我来安慰你受伤的心灵”,“你的人一定就像你的声音那样的空灵”,“能在美丽的夜晚结识美丽的你,是一种缘分”。哎,男人追女孩子,手段也不过尔尔。见这短信毫无消停的迹象,只得关了手机了事。

今天早晨开机,延绵不绝的短信又涌了进来…我发誓,以后我要是生个女儿半夜不睡觉随便往电台打电话交友,我就打断她的腿!

他说爱无能

最近P同学总是一登陆msn就显示为脱机,而名字却总是簇新簇新的,半天一换,永不出声。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不确定”、“如果爱情有办法被测出bug”、“算命去!”……五天之后,我终于意识到,他所想的,不过是让人注意名字进而注意他的心情。

我理解这种欲言又止的苦闷。此刻的他,需要一些八卦的外力,来给自己释放的借口,虽然未必真能解决问题。于是我一个短信追过去:“老实交待,最近怎么了?”P即刻现身,自msn回:晚饭聊。

自然是和感情有关的。他说自己爱无能。这真是个体贴的词。盛产于繁忙都市,原本多指对爱情或婚姻失望,到如今,当你对爱不明所以的时候,可在第一时间先以此作为借口,再想后招。

P的爱无能版本如下:被女下属爱上,虽然他也心动,但不敢接受,因为之前有女孩是为了钱或者其他一些与爱无关的目的要与他交往。而且这样的办公室恋情,实在有太多不好的前科。我只得问:你是否在收到她短信时很开心?你是否眼光会不自觉往她的座位看?你是否会觉得她如果犯小错误也没有其他人那样让你无法忍受?你是否幻想过和她在一起的情景?…诚实的P说,全中。

即已经心动,何所谓行动?虽已经心动,却不敢行动。这确实是各类无能的共同病症。坦白说,我们的P同学并不是玉树临风貌似潘安,在2字开头的年岁,身体中某些不自信因子,让他迷信“男人三十一枝花”的集体谎言,于是博命工作,加上IT男生普遍社交圈不广,所以自初恋分手后,一直是孤家寡人。直到彻底转型做管理后,才开始抬起死盯着数据库的双眼,去看看这广阔天地的声色。

然后,32岁的他发现,前几年觉得可以作为结婚对象的70年代生美女都已为人母,即使还有什麽想法也只能烂死心中而不能用来爱,又发现,在遭遇80年代小姑娘的好感时,会在第一时间去揣测对方是否更看重自己的地位和金钱。他觉得爱无能,势必也要别人去相信,或者作为一种试探。而这过程,对别人来说,多是伤害。

两天前,P收到了那个女孩的辞职信。“既然你会问:如果你只是一介底层打工仔,我是否会爱你?那假如我们真在一起了,可能会有若干人带着问这个问题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爱情。有一天,也许我自己也会怀疑,我是真的因为你的地位才爱上你的吧。不如就此作罢,虽然我自己清楚曾真爱过你。”

我愿意把这看作是一封情书,手写,蓝色字迹被眼泪染的毫无棱角,让人想起雨后的蓝天白云。而对于像P那样自称爱无能的人来说,错过,便是他们付出最大的代价。

不靠谱的

要说不靠谱的故事,得从昨天晚上说起。

昨天俺们老板太闲,抓着份合同跑来问有关全球范围内的司法管辖权的问题。我反正是听的云里雾里,只好打电话到处问。我从上海分公司开始打,合作公司有电话的我都打了,没一个地儿的说法是一样的,大家各自跟我解释了一遍,彻底把我绕晕了。

于是我就找了个是法律专业毕业的咨询。本来还一本正经的讨论司法冲突啊什麽的,不知怎么的就绕到两家小孩打架,谁说了算的问题上。于是,一场高尚而深奥的学术探讨就沦为了生男孩还是女孩,孩子将来如何婚嫁的柴米油盐。

流氓洲说的对,我下次再也不正经八百的找南外人咨询了。所以今天晚上谁也别在msn上逗我讲话,我决定回家把东边墙角老鼠洞里的司法条款扒拉出来,好好研究一下。

昨晚上老娘我还在为司法管辖呕心沥血的时候,林妹妹扛着八棵肥嘟嘟的娃娃菜来看我,她老公出差了,想吃娃娃菜,没人做。我于是做了一桌子娃娃菜:奶油爆娃娃菜,娃娃菜蘑菇酱汤,糖醋娃娃菜,娃娃菜炒鹌鹑蛋。这个女人,一个不留的全吃了。等我送走她,洗好碗,外面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

今天一早,老板脸色呈黑中透墨黑状,明摆着挂了几个大字:我在发火!原来是被大家的频繁迟到弄崩溃了,从今天开始整顿出勤纪律。可是我有起床气的,谁以后负责给我Morning Call啊。作为回报,我可以烧娃娃菜招待大家。

周末南京记

要找家好的按摩的地方真困难。在南京的时候,唯一熟悉的就是云南路的首佳,师傅很地道,只可惜力道对我来说大了点,都快给揉散了黄了,而且师傅的手贼毒,我常常听到的几句就是:“你的颈椎不好!”“你有肩周炎!”“你是不是经常胃疼?”“你的坐骨神经要注意了…”,两个小时下来,我已经恨不得一个人找个小岛自生自灭去。为了重拾信心,我决定不去丢人现眼了。

工作是个让人快速贬值的活儿。上班没几个月,老的比前面十年都快,不得不漫山遍野的搜寻按摩会所。苏州这个怪异的城市,商业街号称按摩的地方,都透着无比暧昧加鬼魅的色彩。门口小姐看人的神情如狼似虎,进去后大概会尸骨无存。上周四终于拽了Mikie去同事推荐的按摩会所一探究竟,倒是可圈可点,环境好,姜茶尤其好喝,小妹的手艺也不赖。

同志们,特别是喜欢夜生活的男同胞们,苏州的酒吧,由于不可抗拒的不知因素,关门了若干。下次聚会夜间行动以按摩和八卦为主,特此声明。

请假回了趟南京,因为我亲爱的外婆动手术,刚手术完不能吃东西,我三天都呆在医院守株待兔,全家送到医院来的东西基本上都进我一个人的肚子了。我外婆一向觉得我爸虐待我,我吃得越多,她越开心,也因此术后恢复的很好,精神愉悦。

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个勤劳致富新方法:掷飞镖。周五我回家的时候楼下空无一人,楼上叫嚷声不断。原来是家父家母为了丰富业余生活,天天在我的吧台旁掷飞镖。我心爱的墙啊,给他们砸的全是窟窿。我精心设计的吧台啊,酒已经一瓶不剩,充当靶场了。虽然我是左撇子,但是技术不赖。我爸已经输给我三百块了。这让我很精神振奋,哪天工作的不爽了,我就辞职回家勤劳致富了。

极品男的故事

其实今天想赖皮不写博客的,小时候逃家庭作业逃习惯了,没办法。

我决定花时间边做瑜珈边冥想怎么庆祝三八妇女节?但是msn上问极品男故事的人太多了,为了避免重复回答同一个问题,也因为上班时间不具备边做瑜珈边冥想的条件,我毅然决然地从冥想中抽出一个小时写写极品男的故事。

首先声明,Maggie同志理解错误,此极品非相貌极品,而是能在一个本来就很变态的社会中把变态变态到一种登峰造极的状态。

先交代个事件背景,我最近忙,且脾气不好,所以实际上是不具备去见陌生男人的气场的。说道这里不得不提提林妹妹和她家男人,这两个人为了躲婆家追生孙子正在快马加鞭的准备出逃加拿大。据说她家男人被一个也不算太熟的大学同学逼着要在叛逃之前给他介绍个女友。对方“据说”要求很随和,对女方的身高,外貌,体型,工作,金钱均无要求,总之只要是个女的就行。我于是就光荣的被这两口子看中,作为恰好符合条件的不二人选,紧锣密鼓的被捣腾着安排见面。

按照林妹妹在电话里的唯一要求:我只需要穿着不要太暴露,飘去指定地点吃完饭就算完成工作。而我的一番善举也将换取他老公很长一段时间的清净。

快到中午的时候接上级指示,约在家乐福旁边的KFC。见了面,长得不像变态杀人魔,也就安心,换了个名片,准备找地方吃饭。

在根本没有征求我的意见的情况下,他直接说:“那吃KFC吧。”进了KFC,他又突然说,人太多,不方便说话,直接转头去了一个我认为更嘈杂的地方:永和豆浆。进了永和豆浆,点了32块钱的东西,他抽出一张50块,服务小姐刚准备收下,他突然收回手,转头问我:“你有零钱吗?我只有50的。”50块付32还要个P零钱啊。我已经准备吃完就闪人,于是拿出一张100块。他心安理得的收起了自己的50块,让我付了帐。

坐下来后,我就不愿说话了,他(下称极品男)先称赞了我的手机漂亮,拿过去捣腾了若干分钟,接着对我手指上带的戒指发表评论,认为一个未婚姑娘是不能也不应该带戒指的。再者,开始问我平时喜欢用什么样的化妆品,去什么地方买衣服,喜不喜欢拍照片,会不会做饭,每月挣多少钱,父母是做什么的。我秉持着和麦蒂在一起时养成好习惯,咬牙切齿的忍啊忍,没有动怒。看我对他的问题没任何回答的欲望,极品男开始转移话题到自己身上,内容包括自己生活怎么有品位,喜欢打篮球,喜欢自己作曲弹棉花,在公司如何被领导重视,之前有多少多少的女生喜欢他。

可惜永和豆浆实在是太吵了,而且到处都有一股葱味儿,我实在快崩溃了,只能问他能不能回去KFC。可以预见的是,在KFC点饮料的时候,他又拿出自己50块没零钱的说辞,让我又一次付了帐。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我拿起手机按了音乐播放,花了3分钟眉目紧缩的和电话那头根本不存在的老板乱说一气。然后解释:我要去紧急加班,离开KFC留他一个人继续喝他还没喝完的咖啡。

晚上收到短信一坨。内容大概是:
今天他不付账不是因为他小气,而是想考验考验我是不是一个很虚荣的女孩子。而我成功通过了测试。
他是个完美主义的男人,所以希望女友也完美主义。
他偷看了我手机的通讯簿,觉得貌似是男人名字的太多了,这样不好。
他偷看了我手机的照片,里面有张照片是我闲时拍的我的化妆台,他觉得我太爱买东西,这点一定要改。
他觉得我总体不错,就是要把身上的坏毛病都改改,这样才能好好相处。
下次吃饭的时候不能带戒指,他不想给人误会戒指是他送的。

――――BT分割线――――

我坐在床上一边踹我的枕头一边用所有我知道骂人的话把他骂了一遍:这个男人是sb,鉴定完毕。

然后老子我只回了三个字: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