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摸是大一的时候,我走的是夺魂女杀手路线,终日以一身黑色出现在公修课教室的倒数第一排。据后来我的同学们回忆说,我在装酷期间身边通常还有一人,此人身高一百八,体重一百八,基本等同于一正方体。和一正方体一起上课、吃饭、行走,劲爆效果基本等同于旁边站着个吴彦祖。至此,我和这位在中学时早已相识了六年的正方体,就此结下轰轰烈烈的不解孽缘。

现在正式向大家介绍本篇博客的闪亮正方体,啊,不是,是主人公——姜丞。昨天洗澡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今天博客的主题和中心思想,说白了就是姜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点至少就很符合姜丞的要求,他一直迫切希望长头发的人类能在洗澡时脑中浮现出他的伟岸形象,男女不限。

说姜丞,就不得不先提提他们家那只叫豆豆的狗,那只狗是只流浪狗,我很喜欢。姜同学经常控诉我对他态度恶劣,却比较爱那只狗。其实刚开始不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和珮珮去姜丞家的时候,我极其谄媚的巴结豆豆,可那只势利眼的狗只斜了我一眼就冲着珮珮的玉腿绝尘而去,我不就穿了夹板拖鞋和大T恤么。这也导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被豆豆唾弃的事情被当作八卦广为流传。不过后来他们家豆豆还是跟我打成一片,并会很乖的蜷缩在我脚边看着我和他主子胡说八道。当然,前提条件是,我必须穿着迷你短裙+高跟blingbling凉拖。每每我去看豆豆,它都会把它的宝贵收藏叼来强迫我跟它分享,譬如,一块破毛巾,一只拖鞋什么的。我强烈建议姜丞可以锻炼他去叼存折或是珠宝,这样我一定天天去报到。

在对女人的品味上,姜丞和他家狗保持了相当一致的路线,对波浪长发,蛮腰,穿衬衫,踏高跟鞋的女性有着特别的爱好,如果公修课让他去占位子,在所占座位方圆一米的视野中必然有符合以上任何一项条件的女生存在,至少从后来看起来像女生的人存在。安排游泳或是逛街买内衣等项目时,他亦是风雨无阻的。所以我经常性在找不到人逛街的时候都会拉上姜丞,声称去烫大波浪或是买比基尼,然后,声东击西…

姜丞的风格一向很多变,这点和我们所谓着名造型大师吉米有异曲同工之妙,忽肥忽瘦,转老返童。肥得时候胸和屁股一个size,一只大头飘在上面,活像打肿了的火柴棒,每每我都追随其后,都想送他D cup的内衣;瘦的时候则眉清目秀,肚子上勉强能找到两块腹肌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颓废时在公交车上会有小学生极尊老爱幼的给他让座;装嫩的时候也能把自己刷满绿漆,装成只刚被摘下藤的嫩黄瓜。这只嫩黄瓜也会偶尔往我徒弟身上一靠,惹得一票亲卫队扼腕叹息,从而得到个极其彪悍的外号——姜小鸟。

大三正值班上黑道风行,我和四个女生便毫无意外的组了个小团体,并起了个非常恶俗的名字:江南四大才子。等姜小鸟赶来时名额早已全满,但是为了不打击他对于混黑道的巨大渴望,我们还贴心的安排了个编外指标,从此,他便成了我唐伯虎身边第一红人——秋香。

和秋香在一起是极其快乐的事情,这点,我和吞吞,也就是嗷嗷待哺等待我写这篇博客的美女,昨晚在msn上的一致结论。因为据吞吞小姐说,他是拉丁舞班上唯一很阳刚的男人,也正是这样,吞吞的减肥计划才毫无障碍的进行着…

他会在我唱潘玮柏《不得不爱》那个极高的女声时用再高个八度的音调和声。
他会在考试考了一半的时候把av女优的经典台词编成一首《天涯歌女》。
他会在吃照烧鸡腿饭时分享掉我的米饭,然后留给我2块硕大的鸡腿。
他会趁我不备突然扯我的头发,然后把我活脱脱改造成梅超风。
他会做好吃的炸酱面和韩国泡菜,但是饭量是我大约五倍。
他会拿出神力来帮我搬家,左手拎冰箱,右手拎纸箱。
他会妄图拉着我在pub大跳贴面,虽然从未得逞过。
他会在我考试大脑崩溃时传来全部题目的小抄。
他会当街背着我跑,留下我bf在后面傻眼。
他会自制专辑,自己作词曲出版发行。
他会在看到此文时称赞我是美女。
他会声称要读到博士才死心。
他会借你不计其数的dvd。
他会狂扁欺负你的人。
他会极珍惜友情。
He is my Joe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