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回了趟南京,我火车票还没定上呢,吞吞就火急火燎的约了一定要见上一面。当然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因为我们两个女人在过去的四年中在同一个大学,以各种千丝万缕的网络相互关联着却从来没有碰过面。譬如她认识的柿子是我前前前夫,她的拉丁舞伴是我的闺房密友,她同约去打排球的珮珮是我最爱调戏的姑娘,她喜欢的Mebol是我干姐姐,她的放电拍档是我徒弟的老婆,我手上的绿幽灵来自她喜欢的水晶店,我上次回南京共餐的裴美女是她最爱的造型师。还有更多更多我们共同认识的人,每每俩人在网上交流八卦心得时,都会出现拍桌子敲板凳般的赞同场景。

就像所有网恋成功的男女一样,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见上一面,并且为了见证我们真挚的感情,还拖上两个见证物:小绒球和秋香,还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张部长一同出来K歌。我带了闫美女,她带了小雍,跟打架摆场子似的,真是够了。

我和秋香表演了高八度的《不得不爱》,那个女音,是我高音能够着但是又不会唱劈掉的最高点,估计再练练就完美了,等下次举办个什么《超级男女声》海选的时候,我一定携秋香同学高龄参加。

趁着大家唱歌的档儿,部长发现包间角落有个半球型装置,他说是摄像头,我一直以为是自动喷淋器来者,所以就有恃无恐的抓着还没来及逃遁的部长摆了若干个小可爱造型。结果今天上班作公车,居然发现了个一模一样的装置,果真是个摄像头,靠。那个谁下次去百家乐,一定让他们把我的装可爱大头贴还给我。

晚饭照例去新杂志吃照烧鸡腿,不知谁提议玩真心话打冒险。我一听就很来精神,因为我的小宇宙向来在这种时候光芒万丈,我总是在抓到生杀大权的时候问到我最想问的人最劲爆的问题,其余的时间则全部抓安全牌,看旁边的人自相残杀,并安然弄个小本子把所有爆出的八卦挨个记录,以备后用。玩到十一点,能深度挖掘的东西果然都给我倒腾出来了,气场能量加满格。

后来小绒球提议玩抓小猪,这个是我极度不爱的游戏,因为之前在大S家玩的时候我次次都是那可怜的小猪,还被不知哪个不要脸的在大冒险时要求拿着大S家墙上的古董剑大喊:赐予我力量吧,我是希瑞!…不过当晚我还真是幸运,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当了小猪,只有我幸免。于是我非常愉悦的欣赏到了吞吞牌茶壶Show,部长甜蜜蜜脱衣舞Show,秋香拉丁show以及小绒球洗发水广告show。想看的同志可以直接联络主角洽谈演出事宜。

嗯哼,今天的工作还是很忙的,要写的精华却太多了。相信大家看到昨天那篇博客都会相当好奇:想知道周六夜裡都发生了什麽吗?想知道当事人之间有怎样的情感纠葛吗?想知道某些同志为什么欲言又止吗?想知道乱世佳人到底有多乱吗?敬请期待明天的南京零距离节目。

つづ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