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6


另类爬梯

中午我买了盆芦荟装点我色彩贫乏的卧室,其实我是想把它养的肥硕点,以后清炒芦荟的钱都省了。我妈有能把一小盆观赏植物养成三大坛子花的彪悍业绩,所以我要从家里偷点花肥来,安抚这盆有点营养不良的芦荟。

下午我刚把芦荟提进办公室,丽贝卡顿时两眼发光,盯着我的芦荟说:“把它分了!分了!”我下意识的紧抱着小盆子,幽怨的看着她。丽贝卡左手抓着个枇杷,右手拽着张纸巾,盯着我的盆子又定睛数秒,说:“哦,我以为它是个菠萝…”话毕又埋头继续吃她的枇杷了。我可怜的芦荟呀…

今天我很乖,十一点就收拾收拾上床睡觉了。刚刚入睡就被林妹妹吵醒,说是要去十全街开Party,因为她怀孕了。在我的以往博客中,不止一次出现过贾哥哥和林妹妹两个活宝,两人高举着丁克大旗,随时准备出逃加拿大以躲避爱孙如命的两家老人军团。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在一次意外中奖(下省略3000字)后,小两口终于就范了。据八卦小报008号载,还发生过以下对话:

贾哥哥颤颤巍巍的试探:老婆,要不咱们生下试试?
林妹妹一边抹眼泪一边很绝然的咬牙点头:嗯!

于是,我身边最二的父母决定在周日凌晨把我等一帮男女从床上挖起来,为他们的宝宝开酒吧派对。周日的酒吧居然格外的热闹,歌手苏珊是贾哥哥的表妹的同学的堂妹,最high的时候,把我也拉上台子唱了首all that she wants.

我只说了句:把这首歌送给未出世的宝宝…林妹妹已经在下面叫得比我用麦克风喊出的声音还大,如果她知道这首歌其实写的是一个姑娘如何如何寻欢作乐,不知道会不会一辈子诅咒我。

Advertisements

懒猪一头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连着三天写博客,结果在我好不容易把五一回忆录开了个头的时候,我就病倒了。

上周六,我和Mikie去健身,结果一进去就碰见客户悠闲的在骑单车。唯恐他看见我就拽我去谈之前未解决完的事情,我赶忙就近跳上一部跑步机,头也不回的疯跑起来。直到客户走了,才拽了Mikie去单车。大概是我们俩昏昏欲睡的表情让教练们很受伤,所以没等我们瞌睡太久,就有一个很和蔼可亲的教练过来带我们尝试其它器械,可惜试练的器械除了可以把胸部压得扁扁,没有其他任何用途。

那么我是如何病倒的呢?因为我去桑拿了。刚进去我就后悔了,强作镇定的在里面呆满10分钟,满眼星星的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跳进游泳池里降温。…然后,我就发烧了。

整个周日就在烧得昏昏沉沉,Mikie也没能幸免,晚上两人通电话的时候,均躺在床上哀嚎中。

总结了运动不足和抵抗力差的原因,周一去买了呼拉圈和红酒,昨天去买了香薰和精油,今天预约了沙龙,明天出差,后天我就又可以生龙活虎的出现在南京啦。

五一记

在浑水摸鱼了数天后,我决定不再偷懒,从今天开始写五一记。

其实从五一前一周我就作了详尽策划,一开始我定的战略是先在家裡循规蹈矩三天,让家父家母放松对我的警惕,然后从第四天开始撒开了腿儿的疯玩。结果是马有失足,猪有失蹄,在第四天晚上,也就是我刚开始准备大展鸿图,活动腿脚的时候,一下子high翻了。凌晨五点偷溜进家门的时候被我爸给逮个正着。接下来的三天就在家坐牢,彻底和一切娱乐活动say byebye了。所以原来是有七篇废话要唠叨的,一下骤减为三篇。今天说白天篇,明天说午夜篇,后天说运动篇,这三天都有事做。

30号我翘了一天的班,准备一早精神振奋的出现在南京,结果前一天晚上跟Mikie吃饭吃大发了,把她送回家自己进家门的时候都半夜了,连忙抓几件衣服进箱子,倒头就睡。第二天一早就拽着一堆东西尘土飞扬的奔回了南京。窝窝头非常有良心的来火车站接我,让他来接站真是作了大孽了,整个就是我在大风中满身是土的在露天广场练眼力,最终才在快到玄武湖边的广场上找到了这位来接站的好同志,据说是无辜被一解放军哥哥逮住坐在湖边练口语。

下午去玄武湖,鸟类生态园比以前好玩多了,有只鸵鸟太可爱,长着很肥硕的身子和很善良的小脑袋,我一时爱心大发,就追着它到处乱窜,只可惜我的鞋跟太高,总往土里陷,要不一定追上鸵鸟,让他给我下个蛋…后来窝窝头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拽我去看水鸟分散注意力。

南京刮大风,湖面尤其如此。即便我选了艘有动力的船,还是两次被吹到岸边的海藻里怎么也动不了。船板上大字写着:“如船驶入荷花塘,请拨打…”,我忙着打急救电话,让一艘更大更酷,最重要的是马达更强劲的船把我们给拖了出来。我这头拖得正起劲,窝窝头却在告示中找到了个“荷”字,顿时乐得手舞足蹈,船也不拖了。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荷兰人,几万个中国字中只认识“荷兰“二字呢。我顿时暗下决心,下次教他认我的名字,并且告诉他这两个字就是美女的意思…

人家威风凛凛的老鹰船刚走,我们的小破船就又给挂进海藻里了,这次我可是没脸打电话了,准备直接跳上岸拍拍屁股走人;还沉浸在认字喜悦中的傻老外居然用一只手就把船从岸边的海藻里给划了出来,太让人惊叹了。

以上是唯一一次我在白天活动,明天来写五一记之午夜篇,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