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在白雪公主还没睡醒的时候,老娘我最讨厌的运动就是足球。自己是一个忒没耐性的人,足球又是多么没有效率的一项运动啊。然而,就在我好不容易培养出眼观鼻,鼻观心,心无杂念的心境,开始为等一两个小破进球干坐九十分钟的时候,这届的世界杯就跟中了疯牛病一样,一个个都拿出吃奶的劲往篮子里踹球。请问,世界杯是要向NBA靠拢嘛?

德国首场那天,我还在山东的宾馆里啃煎饼,等着盼着看不可能出现的卡恩。结果,卡恩当然是没出现,我倒是被没怎么停歇就踹进去的六个进球搞得头昏眼花。弗林斯最后那个球,隔了半个球场就直接给倒腾进网了。让我想起多年前和麦蒂同志PS实况足球,那个不要脸的欺负我连按键都没搞明白,就直接让他的守门员无耻地跑到我的半场来射门,被我情急之下误打误撞按下的铲球键给一脚踹翻在地…

澳大利亚vs日本的那场,我去厨房煎了仨荷包蛋,回来日本就被灌进三个球,早知道我就把上周买的两斤鸡蛋全拿出来煎了。

昨天西班牙对乌克兰,两边的七号我都很哈,黄七比红七踢得好,红七比黄七帅;黄七比较老,红七是有妇之夫…我这个混在伪球迷里的花痴,扮着手指头算了很多遍。结果,首发劳尔就没上场,舍甫琴科貌似在睡觉。我低头吃了两口薯片,2比0了;怜香惜玉之情顿发,向上帝祷告让小科科进个球吧…还没祷完呢,瓦舒克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拉人被甩裁判红牌罚了下去,附送今日特餐点球一粒:3比0了;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去厨房帮舍甫琴科煎仨荷包蛋,4比0了。

躺在床上我就一直琢磨:本次世界杯的踢法,是非常不适合我这种专在场上挑男人看的花痴的…巴西那场一共就踹进去一个球,我第二天还能兴高采烈的去办公室广播一下:哈!昨天我家卡卡真帅,独进一球!可是当德国踢那个不知是叫哥斯达黎加还是科特迪瓦的队时,我满眼就只瞅准了坐在替补席上的卡恩流口水,六个进球我一个都没看清。在探讨前晚战况时,很容易就会在和一堆职业足球流氓的探讨中露出花痴的狐狸尾巴来。难道我还要随时备个小本子记记到底是谁进了球?

刚才去看另一姑娘的博客,证明了女人在喝酒骂人看球的同时,脑袋瓜子还能思考更多的国家大事。该姑娘就发现本届比赛用球上的图桉像极了卫生护垫。定睛一看,还真是,这形状,这尺寸,跟娇爽粉色的无感体验惊人的相似。合着昨天刚嚷嚷着要买赛球的某猪可以放弃了,去超市买包护垫,自己贴贴不就完事了…

p.s. 今天跟阿呆的一坨对话:

阿呆:法国踢过了么?
我:嗯,跟瑞士。
阿呆:什么情况?
我:0:0。
阿呆:伤停补时呢?
我:废话,当然还是0:0。
阿呆:那加时赛呢?
我:…

See?花痴有时候还是比真正的伪球迷有水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