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博客出炉后,我第一个就受到了泡泡同志的攻击,他的原话是:你真是个天才,看球居然能看成这个德性!我下意识摸了摸熬夜看球左腮帮子上冒出来的一颗小红豆委屈不已…当天晚上我崭新的世界杯小抄上就大大地写上了两个名字:特内里奥和德尔加多,虽然我完全没有概念这两个人何时在哪场比赛中现过身,还是抱着恭敬的心情抄了下来。泡泡发名字过来的时候痛心疾首的说:你一定要记啊一定要记,这样你明天才好吹…

然后我的msn上雷锋就开始泛滥了,收到若干封信息,都是一坨我只能看出来是外国人的名字。还有一小伙子把卡卡写成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雷特,居心叵测,不知道是来给我补习知识还是想恶整我?下次碰到这种恶意羞辱我的,直接红牌拖下去剁了…

今天我又拖着个大大的黑眼圈来上班了,周五看了阿根廷和荷兰,周六看了意大利,昨晚又看了巴西。个么世界杯就不能在离中国时区近一点的地方举办嘛?或者让卡卡们都在九点那场比赛出现?这不,我左脸上的那颗小红豆今天终于发芽开花,迅速成长为北斗七星阵…

周六,我正在给面对一台无信号电视的Mickie直播葡萄牙的比赛,我爹来电了。双方在电话里激烈的沟通了本周球赛的重点要点,最后在对范佩西,小罗,卡卡,里克尔梅的喜爱上达成了一致。但是在对周五阿根廷和塞黑的比赛上,我爹大赞踢得很好,却一个人名也喊不上来;我认为大家都磕了摇头丸不睬刹车,却直勾勾的盯着早以烂熟于心的几个球衣号瞅…电话的背景音很吵杂,家母在对面又叫又跳要抢话筒,以重复她一周多次的对大龄未婚女青年的谆谆教诲。幸好家父正侃在兴头上,跟我说卡卡的老婆有多么多么的漂亮,无故剥夺了我娘的话语权。

本周最失败的举动之一就是熬夜看了周六意大利和美国的比赛,三点啊!三点啊!乌龙后卫叫一个烂字,满场红牌黄牌乱飞,虽然那个被肘子顶伤的球员挺可怜的,我还是特别没道德的半夜坐在床上都快笑断气了。

除去神经病世界杯,本周另一大盛事就是我看见小鸟上电视啦,还是上超级女生,去给刘悦二十进十的比赛和声。电视上的小鸟,可爱极了,为了这事儿,昨天我和吞吞在msn上一直花痴到凌晨三点,最后决定成立个粉丝团体,刘悦的粉丝貌似是叫月饼,那我们就叫鸟粪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