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期我命犯烂西瓜,周一买的西瓜很难吃,然后整整七天,我的生活就充满了悲惨和哀伤。

周一,是我们老头子五十大寿,我们全办公室人都翘首以待他请我们吃王品台塑或者丰滑火锅。所谓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为了一头牛仅供六客的牛排,我们制定了非常完美的惊喜计划。首先是趁他和阿呆外出的时候把公司电拉了造成没人上班的假象,然后等他踏进公司正欲发火的时候拿出蛋糕和鲜花吓死他。

阿呆这个白痴口口声声说他们五点半才能回来,结果五点时我们电还没来得及拉,老头子就大摇大摆的进门来了。于是乎,只好执行紧急方案:让阿呆在办公室拖住老头子,其他人在会议室布置二号现场。结果我们又错信了阿呆。我的蜡烛刚点了一半,老头子就进来了。全场傻眼不说,老头子也被一票女生懊恼得尖叫吓了一大跳。最后结局也可想而知,别说头牛的牛排,我连根牛骨头都没见着。

周三,有美女请客吃日本料理,总算弥补了我周一没吃到大餐的遗憾。我和Mikie刚进餐厅,迎面就撞见我的客户,又看到个Mikie的客户,最后我们老头子居然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我的正前方。整个席间,一八卦到关键问题,我的音量就要往下降好几十个分贝。

周五,我去见客户,一不小心就把高跟鞋给踹掉了,还狠狠绊了一跤。客户看着我哭笑不得。

周末清晨,看完德国PK瑞典极度疲惫的我正一边流口水一边做美梦,刚喝high回家的小陆决定用及时消息代替email跟我汇报战果,持续数十分钟的msn提示音硬把我给炸了起来。

然后,我发现吊顶灯坏了,我装模作样爬上去修,嘎啦一声,整个灯座被我连根拔出。我倒腾了一上午,才终于把已经分尸成三截的灯座给还原了。

最末,拎了个硕大无比的包去健身,居然碰上公交车临时改道,把我送去了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绝望的我扒在后车门上直挠玻璃。

我就不说什么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