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的那场比赛,我是睡足了上半场后被蚊子咬起来看的,夹带着强大的起床气,我专注着跟吞吞开鸟粪联盟首届粪代会,所以人是怎么摔的,点是怎么判的,球是怎么罚进去的,我一概都木看到。说时迟那时快,随着正和我音频的帅哥一声惊叫:Goal,Goal!黄海豚就嚷嚷开了。不过这个插曲只让我明白了一个事情:就是CCTV的转播比欧洲的直播要慢上了若干秒,也让我明白了为啥以往若干次帅哥在msn上叫唤的都特别精准,指谁谁进。CCTV,请把我打赌输掉的不计其数的北京烤鸭还给我!

第二天,我也就甲醇一下,把msn的签名换成:“黄健翔怎么不在罚点球的时候唱生日歌呢?”,于是msn上的男男女女都跟我理论起来,流氓洲劈头就说:老黄昨天晚上肯定赌球了。这个理论受到了其他十几个男生的拥护,无一例外,每个人都口口声声指称他一定是赌球赌大发了,连我姐夫都转了篇郑钧的博客作为证据支持赌球理论。相反,女性们则以小绒球为代表,显得侠骨柔情了许多。小绒球的签名是:永远的意大利,老黄,我们挺你!另一个黄毛丫头更是神经兮兮的跟我说嫁人就要嫁黄健翔这样的人。不过姐姐我劝你,嫁他,你也得是意大利或者张海豚才行,如果不幸成为澳大利亚,还是回去找你的大使馆哭吧。

前些日子德国和瑞典互踹的时候,我和陆同志小赌怡情,如果德国赢了,他就要负责烧饭给我吃。就为了顿还不知道哪个世纪才能等到的晚饭,我还着实在电话里鬼抽鬼叫了一番。所以,如果是张靓影跟老黄赌:意大利赢了,我就嫁你!那么他这么吼俩嗓子,也实在是太平常了。

昨晚上,我妈给我打电话,很神秘而八卦的跟我说,黄健翔的妈妈告诉她,张靓影之所以在现代快报上写球评完全是照顾到黄健翔的面子。这显然是一番没有逻辑的话。于是我继续问,为什么照顾黄健翔的面子,她就要给现代快报写球评?就这个质疑,我妈给出了三个版本:1.0是黄健翔跟现代快报关系好;2.0是张靓影跟黄妈妈关系好,黄妈妈跟现代快报关系好;3.0是黄妈妈住在南京,而现在快报是南京的地方报纸。当这个说辞发展到3.0版本的时候我就知道靠谱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了。

而关于她认识黄健翔老妈的事情,我妈已经跟我说了不下十遍,这充分表明了当人民大众有机会接触到八卦中心的时候,连我妈这种4.0加强版的球盲也照样一场不拉的看比赛,一份不少的读现代快报。而关于球赛,我妈跟我进行的最后技术交流就是:足球有没有像乒乓球一样的混双啊?我回答她:怎么混?是混血来踢,还是男女混合踢?

说起混血,我前天就在喜来登被一个混血小帅哥狼吻了。事情是绛紫的,我和老头子在吃自助餐,在卫生间看到个小帅哥被他的妈妈放在换尿布的台子上,摇头晃脑的甚是可爱。我一时春心大发,靠近他说了声Hi,没想到他用肥嘟嘟的小手抓住我的膀子,起脸就在我的腮帮上印了块大大的口水。所以如果是混血足球赛,个么我还是可以看看的。

说起来,今天晚上终于等来阿根廷了…这一战谁会被灵魂附体呢?是克雷斯波,萨维奥拉,里克尔梅还是梅西呢?从外貌来看,我还是觉得索林被巴蒂附身的可能性比较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