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时跟一帮人去K歌,必点的歌曲有两首:死了都要爱和离歌。昨天和吞吞msn,唯一提到的话题就是她那把遗忘在我家的性感透明小蓝伞,早晨到公司打开电脑,看到的却是她半夜时分写出的忧伤博客。honey,还是要早点睡觉的。

离别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特别伤感的话题,不知道这样说,坐在机场无聊等待Check In的徒弟会不会用意念力咒我。

好在每次腐败中都有一些场合经典的存在,却也给漫长的分离埋下了更多期待。去年徒弟提了个大蛋糕给我,却在我们好不容易把蛋糕带进大乱的时候提前离场。今年,和徒弟,吞吞,shining,Kitty一起泡了整夜。

徒弟在德国的日子,写的能看得两个字是我教他写的名字;唯一打的电话是在我极其郁闷和窝火的凌晨;msn上出现频率最高的字是称呼我师傅,博客唯一的传记是写给我的。嘿嘿,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孩子大了,我很欣慰啊。

Bernd:09-Oct-06 8:23
艾,要是我明年暑假不回来你就跑米国去咯,下次再见你我就该有个混血的干儿子了吧,哈哈=P
Tracy: 09-Oct-06 8:31
争取熬到明年你回来。
Bernd:09-Oct-06 8:35
恩哪,那我也尽量早点回来=),保重身体哦!
Tracy: 09-Oct-06 9:16
一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