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连续过了两个七夕两个鬼月之后,一直炎热的日子终于在大半个月前咣当一声掉进了冰窟窿里。毛豆很怕冷,所以我们娘儿俩的最大任务就是窝在家大眼瞪小眼。毛豆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舔我的手,并且十根手指缺一不可,连我偷用右手控制一下鼠标她都造反,直接导致我在msn上出没的时间都很少。

上周末跑去浦东机场接机却遭遇机场惊魂事件。因为从一点开始,信息牌上所有国际航班的状态栏均进入了非正常状态。接着广播就开始不停的播报各路国际航班均因无法在浦东降落而临时改降别的机场。最不幸的几班居然改飞去了北京。坐在我旁边喝咖啡的小姑娘打扮得亮丽异常等从日本回来的男友,一听说那架班机调转屁股奔去了北京,顿时哭得花容失色,妆花的一塌糊涂,不得不被架去了休息室。

果不其然,快三点的当头,我要接的班机飞去了南京,连所有从浦东出发的航班也都关闭check-in。询问台的小姐一脸无辜,一问三不知,先说是航空管制,然后说军事训练,最后被逼急了就说是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到了六点,来接人的接不到人,要飞走的飞不掉,整个机场都乱套了,你能想象整个机场挤得跟Nasdaq交易所一样的场景么?漩涡中心吵架的两个人很有个性,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指着警卫的鼻子说要去法院告他侵犯人身自由;警卫拿着个大棒子回指说,你是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干瘦男掏出手机说要号召群众组织起诉;警卫大呵说,你是破坏国家安全罪;干瘦男对着所有围观的群众说,浦东机场现在处于非常不安全的状态,并且要求机场的负责人出来保证机场的安全性…要不是后来又来了个警卫把两位都请走了,其实这出二人转还是相当出彩的。充分说明了群众普法的重要性,艰巨性和长远性。

第二天我就病了,咳嗽感冒加发烧,悲惨的一塌煳涂,却还每天不得不出去应酬。每每对着一堆美味却吃不下去,心痛得我都快犯心脏病了。

最后一天我终于恢复,去香格里拉的Cafe Soo庆祝。菜式非常丰盛,大冻蟹,各式各样的cheese和鱼生;我还喝了两碗辣人又刺激的泰式酸辣汤。说到甜品,我第一趟跑去拿了慕斯三个:绿茶,芝士和草莓。回来了窝窝头很吃惊,拍照片以留念,我的头和三色慕斯交相辉映,非常壮观。第二趟,我去拿了芝士蛋糕,黑森林,芒果慕斯和草莓布丁。第三趟我端了个大空盘子奔过去问甜点师傅:请问有提拉米苏么?师傅大概被我震惊了,从柜台下面端了两块超大份的提拉米苏,还贴心的帮我装了一份三球冰淇淋。

我觉得,我的整个冬天,就靠前天晚上吃的自助赞助热量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