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7


跟自己说话-II

突然,在没有跨入25的当下,就成了办公室的熊猫盼盼。大伙纷纷给我出主意该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再这样下去,估计连小孩的婚房都该现在开始准备了。

时时,也会甜蜜于老友不问前因后果却彼此了解的鼎立支持,或郁闷于自己的那个他被友人背后评价为既无长相又无魅力;会心暖于闺蜜的儿子抓着我大肆口水荼毒,也会因为msn上聊天中出现的:你要赶快生小孩!你30岁后生小孩会笨!的闲语堵得马上下线关机。罢了,我是个俗人,而且还是个不得不成熟起来的俗女人。

可是,成熟一点的人也是有优势的。也许我们虽然还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们心里很清楚我们不要什么了吧。小气的不嫁,受爹娘摆布的不嫁,不爱聊天的不嫁,没幽默感的不嫁…总结一下你的禁忌是啥,前面就能少走很多弯路了。

到这个年龄,忽然发现身边的男人都慢慢变成黄金单身汉了。几年前还是毛头小伙被人抛弃来抛弃去的,现在事业起了步,人退了幼稚,也成了大把女性追逐的对象。有时侯也唏嘘,凭什么他们在增值,偶们却在贬值。

但翻翻从前的照片就知道,我并没有更喜欢从前的自己,虽然那时候皮肤紧绷,眼神清澈,但没气质啊。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盲目的跟他人交往,为别人的喜好改变自己。折磨自己折磨他人。

现在退了婴儿肥,学会微笑着说“不”,明白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要什么样的生活,和自己的缺点和解,不再跟自己的缺点斗争。明白放手是种美德,对自己或对别人有理有节,会在适当的时候撒娇,在适当的时候耍赖。这些,都是岁月和历练赐给我们最大的礼物。

Advertisements

装小狗

我又光荣的生病了。

昨天,苏州下大雨,从早晨下到晚上,从27度下到7度。室友脑筋短路,决定在风雨交加黑漆嘛呜的夜晚去游泳。正好室友拜托我在淘宝上帮她网购了一件性感的bikini,我一直想试试看后面那个带子到底能不能拉掉,于是想都没想就尾随她去了。

我不得不说这位同志实在太有才了,她号称要在水深一米二的池子裡表演蛙泳给我看,于是就怯微微的走到离池边三米左右的地方深吸一口气沉了下去,只剩爪子一双露在外面。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想表演溺水给我看,静待了三秒,发现她唯一露在水面上的瓜子挣扎的尤为逼真,只好把她拖了上来,她还真溺水了。然后根本没怎么游的我和精心表演了溺水大戏的女王,在更漆黑的深夜去吃了韩国料理,游泳的减肥成效双双灰飞烟灭。

当然生病也有生病的好处,譬如我今天一天都在公司作威作福。早晨,我说我生病啦,所以要喝草莓奶昔。午饭过后,我说我感冒啦,所以就把他们谁带来的巧克力给拆了。晚上,我说我病的越来越严重了,接着掏出了个硕大的苹果咕呲喀吱的啃掉了。最感动的是,我今天居然六点就下班了…

晚间照例贡献给NDS上的动物之森。在连续一周凌晨起来挖邻居的牆角后,我终于把我们村里所有动物家的花都种在我家门前,成功地得到了种花大奖。然后我就拎着钓竿去钓鱼,钓上来一条五彩斑斓的鱼正在炫耀,旁边站着我的邻居老虎还给我鼓掌。我很愧疚,因为我昨天才把他家门口的大花小花全拔了。

对了,今天又有人来问我打不打魔兽,我自从把一只牛培养到70级后就只编排他每天烤鱼。因为它长得实在太丑了,除了烤鱼,我不想让他出去见别人。当然,我另外还培养了一姑娘,并把她打扮得异常美艳,每天让她到处乱跳。

今天龙体欠安,朕早些休息去了。

呓语

晚上全公司决定去吃小城故事,这是继老头子离任之后第一次聚餐。

老头子的离开我很伤心。因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我背着大包去健身的时候跳将出来逼着我去叉饭。为了感谢他在过去两年里替我省下的餐费,我找到了一套金城武的珍藏卡。帮我找卡片的娜娜一度以为我是金城武的粉丝,后来得知其实根正苗红的是老头子的夫人。

据说伊一期不落的收集了《看电影》的所有版本,家中金城武的电影一字排开,每部电影均有大陆台湾香港日本韩国版,比诺基亚水货的品种都全。伊还保留了我在小学三年级时的好习惯,就是把杂志上所有的金城武头像剪下来贴成一本,演一百部午夜凶铃都够了。于是,当我掏出那本纪念画册给老头子时,他激动的热泪盈眶,声泪俱下的叙述了他昨天夜里帮他老婆翻译杂志翻到凌晨两点。

没写博客的日子发生了挺多好玩的事情。去杭州玩了一趟,在滂沱大雨中穿三寸高跟把西湖走了一圈,被众人崇拜;收入榨汁机一台,天天和室友的妈妈在家研究各种变态的果汁;潜心研究心跳回忆,并且穷到使用修改器才能买得起衣服;钻研动物之森,每天最大乐事就是半夜起来到邻居家花园里偷花。

夏天很快就来了,我终于开始念叨着要出去运动。最近想打羽毛球网球,还有游泳,谁来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