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全公司决定去吃小城故事,这是继老头子离任之后第一次聚餐。

老头子的离开我很伤心。因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我背着大包去健身的时候跳将出来逼着我去叉饭。为了感谢他在过去两年里替我省下的餐费,我找到了一套金城武的珍藏卡。帮我找卡片的娜娜一度以为我是金城武的粉丝,后来得知其实根正苗红的是老头子的夫人。

据说伊一期不落的收集了《看电影》的所有版本,家中金城武的电影一字排开,每部电影均有大陆台湾香港日本韩国版,比诺基亚水货的品种都全。伊还保留了我在小学三年级时的好习惯,就是把杂志上所有的金城武头像剪下来贴成一本,演一百部午夜凶铃都够了。于是,当我掏出那本纪念画册给老头子时,他激动的热泪盈眶,声泪俱下的叙述了他昨天夜里帮他老婆翻译杂志翻到凌晨两点。

没写博客的日子发生了挺多好玩的事情。去杭州玩了一趟,在滂沱大雨中穿三寸高跟把西湖走了一圈,被众人崇拜;收入榨汁机一台,天天和室友的妈妈在家研究各种变态的果汁;潜心研究心跳回忆,并且穷到使用修改器才能买得起衣服;钻研动物之森,每天最大乐事就是半夜起来到邻居家花园里偷花。

夏天很快就来了,我终于开始念叨着要出去运动。最近想打羽毛球网球,还有游泳,谁来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