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7


Breakfast

Advertisements

跟自己说话-VI

大概到临晨两点半这样的时候,还没睡觉的就是小猫三两只了…这几天,八卦听了无数,看了无数,在自己身上发生无数,到最后也就是眉毛一扬,盯着窗外发发呆。越来越觉得,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却越来越不敢去判定一些事了。

感情的事情,一言难尽,更多的可能就是内心的一种感受。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屈从于命运,或是又有些人看起来着实平常的很,按时恋爱,按时结婚,按时生子,比如席慕容,其实内心感情的深沉,是一样的,只不过不表示或是不易察觉而已。

总是以为怎样的生活才是浪漫的,有一回看到纪录片讲一些老科学家的,住的公寓很简朴,身柜的几架书也是零乱的样子,静静地坐在自家的藤椅上,微微笑着,对问及动乱时受苦的问题有点心不在焉,细致地介绍自己的研究,讲累了,拿起水杯,竟是一个用了起码有十五年的搪瓷茶缸,身上穿的是老伴打的粗毛衣。

就像最早的时候看家春秋,觉得觉慧才是进步的好青年,觉新嘛,真是优柔寡断,奇怪怎么有这么多女孩子看上他。慢慢的,才理解大哥觉新才是书里很深沉的角色。
——————————————————
-你个姑娘啊,我怎么讲呢,跟你聊天,一直有种感觉。再大再悲伤的事情,你都能以表面轻松的方式表达出来,但真正知道的人总会体味到轻松下的无奈,但我真的很佩服你这样的风格和心境。

-你最近如果回南京的话,我们不去喝酒,到离你家近的地方去喝茶啊好啊,或者我请你叉饭。

贴上这两句,前者是表示感谢,在这个这个雨倒霉到不能再大的凌晨,让我像吃了一整盒鲜虾云吞般的温暖。后者么,立此存照。

我爱CJJ

CJJ,南京人氏,大名崔晋,外号崔八娃,昵称大树。

暗夜的脚步是两个人
一路被紧紧的追赶
而你的眼神依然天真
这是我深藏许久的疑问
往天涯的路程两个人
不停的堕落无底深渊
握紧的双手还冷不冷
直到世界尽头只剩我们
你不要隐藏孤单的心
尽管世界比我们想象中残忍
我不会遮盖寂寞的眼
只因为想看看你的天真
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
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即使在冰天雪地的人间
遗失身份
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
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即使在茫茫人海中
就要沉沦

据说台风13号就快要到杭州了,搞得我一天手机就跟热线似的,所有的人都来问是不是不该去杭州,难道我长得很像紫金山天文台的吗?

下午上海的小学就都开始放假了,于是整个公司为了表示配合不到五点也都走光了。明天还可以不用出勤,出勤的话费用报销。我就一直在琢磨准备明天从苏州的家打车去浦东上班,顺便逛逛水族馆什么的。

与上海的草木皆兵相比,杭州就显得非常悠闲自得。大抵所有非杭州的人都觉得杭州快挂了,所有的杭州人则都是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我今天打电话给欣欣,她居然在收拾东西准备逛西湖,还非常鄙视的告诉我下午放晴了。

所以明天,我将全天在家办公,无聊的时候就公费去逛金茂或者水族馆。

某日,吞吞跟吞妈说了一个女生被包养,过着幸福二奶日子的故事。男方声名显赫,女方温柔可爱。
吞妈说:哎,不是蛮好的么,男才女貌啊,要包你咱们也去……
话说到此,吞妈停了一下,看了看吞吞,说:不过估计你这样也没人包,好像又黑了么,算了,我就不做这个梦了…

某日,我和爹娘出去逛街,我和我爹并排,我娘走在后面。我拐着我爹,整个人依附在他的膀子上。说:我像不像你的小蜜?
我爹甩了好几下膀子,说:谁要你这么丑的小蜜!

-后记-

吞吞故事番外篇
吞妈:你好像真的黑了不少啊,你到新加坡干嘛的啊?
吞吞:我走之前就这么黑,学车学的!
吞妈:是么?这么黑?你真黑啊…哎哟,真黑…

我的故事番外篇
我爹非常辛苦的把我的手甩掉,回过头直奔家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