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到临晨两点半这样的时候,还没睡觉的就是小猫三两只了…这几天,八卦听了无数,看了无数,在自己身上发生无数,到最后也就是眉毛一扬,盯着窗外发发呆。越来越觉得,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却越来越不敢去判定一些事了。

感情的事情,一言难尽,更多的可能就是内心的一种感受。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屈从于命运,或是又有些人看起来着实平常的很,按时恋爱,按时结婚,按时生子,比如席慕容,其实内心感情的深沉,是一样的,只不过不表示或是不易察觉而已。

总是以为怎样的生活才是浪漫的,有一回看到纪录片讲一些老科学家的,住的公寓很简朴,身柜的几架书也是零乱的样子,静静地坐在自家的藤椅上,微微笑着,对问及动乱时受苦的问题有点心不在焉,细致地介绍自己的研究,讲累了,拿起水杯,竟是一个用了起码有十五年的搪瓷茶缸,身上穿的是老伴打的粗毛衣。

就像最早的时候看家春秋,觉得觉慧才是进步的好青年,觉新嘛,真是优柔寡断,奇怪怎么有这么多女孩子看上他。慢慢的,才理解大哥觉新才是书里很深沉的角色。
——————————————————
-你个姑娘啊,我怎么讲呢,跟你聊天,一直有种感觉。再大再悲伤的事情,你都能以表面轻松的方式表达出来,但真正知道的人总会体味到轻松下的无奈,但我真的很佩服你这样的风格和心境。

-你最近如果回南京的话,我们不去喝酒,到离你家近的地方去喝茶啊好啊,或者我请你叉饭。

贴上这两句,前者是表示感谢,在这个这个雨倒霉到不能再大的凌晨,让我像吃了一整盒鲜虾云吞般的温暖。后者么,立此存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