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带着忙了一整天的投标书和一个其实烂的够我们公司赔个十年八年的计划,去南京给客户投标。因为第二天还要早起去另外的城市,所以我连家都没回,直接住宾馆了。我的v1.0方桉是让我妈来宾馆陪我。可惜百般威逼利诱,她宁愿在家陪毛豆,也不愿来宾馆跟我玩。v2.0计划是晚上一个人溜出去玩,可惜临时要和客户应酬,只好作罢。v3.0计划是让吞吞来陪睡,可惜当她看到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开始重感冒症状发作,不得不一个人哀怨的躺在床上叫唤。

过去的三周中,我重复的感冒-发烧-感冒-发烧,到周四晚上达到倒霉的顶峰。因为我一边觉得热,一边发烧,一边流鼻涕,一边胃疼。 我决定把倒霉之夜称为南外之夜,因为当晚我一个南外的死鬼都没能约出来,却在一晚上见到了超过八个校友。下午开会的时候看到仨,其中一个是附小+南外,另一个是南外+南大。饭局中遇到一个许多年前的学姐。逛金鹰的时候遇到俩学弟在买chanel,成功剥削小样数枚。走到后面的酒店上电梯的时候居然还被另外两个学妹拽住问我为啥要住宾馆,难道是要偷情?我一度以为是鬼打墙…还是一个晚上全南外的新人老人都在新街口地带出没?

还有么,就是我第八十八次重装了电脑,因为博客怎么都打不开。为此,我在msn上让林妹妹给我发个winrar,她满口应允,5分钟给我发了个已经用winrar压缩了的winrar。于是我决定自己上网down个迅雷后自己慢慢下,打开某网站,硕大的唯一的一个下载链接上霍然写着大红字:请用迅雷下载!

我还是继续发烧感冒去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