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8


一个人

某人去阿尔卑斯山滑雪,临走时在我的冰箱里塞满了鲜虾云吞和毛栗子,然后绝尘而去,成功地拉下了剃须刀和PSP的充电器——我推测他大概是去做雪地野人了。

所以到过年前的日子我都会特别的忙碌,因为我决定在40个小时虐完了仙剑四后再慢慢通关一次,顺便贡献点眼泪给麻木无趣的生活。当然我也要苦练GBA和NDS上的超级玛莉,然后表演一人通关绝技给老婆吞吞看。本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的精神,我要感化吞吞这个游戏白痴,任重而道远啊…

今天看到PP在space上贴出的婚纱照,很美,欢迎大家前去参观。如果我结婚的时候法令纹和鱼尾纹还能够PS掉的话,我也要去拍一套。不过我很有求知欲的问一句,他们是怎么把躺着拍照的人的脸拍得很瘦的呢?上次Kitty发了一张躺在床上的照片来勾引我,我们还共鸣过人一躺下来脸就会因为重力加速度的原因显胖。

每天都睡得太迟,所以要去上班+补觉。

到这里吧,就到这里。

Advertisements

下雪咯

早晨踏入灵隐寺的时候,天空在飘雨。出来的时候,外公打电话来说,南京已经在下大雪了。坐汽车回来的路上,渐渐开始飘雪,人到苏州,已有鹅毛大雪之势。

去杭州参加同事的婚礼,顺便拖了窝窝头这个土包子去见世面。Vivi嫁了个日本人,所以公司的资产阶级们也都格外给面子,当然也没拉下我这种平民老百姓。我们非常荣幸的被安排在首桌,所以一桌上的男人都在谈论大麻和红灯区,还一路拼酒下来,真是够了。

今年是结婚年吧,目前在出席列表中的就有五个……请各位结婚预定的同志们赶早赶巧,赶在我的荷包瘦身前赶快把婚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