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踏入灵隐寺的时候,天空在飘雨。出来的时候,外公打电话来说,南京已经在下大雪了。坐汽车回来的路上,渐渐开始飘雪,人到苏州,已有鹅毛大雪之势。

去杭州参加同事的婚礼,顺便拖了窝窝头这个土包子去见世面。Vivi嫁了个日本人,所以公司的资产阶级们也都格外给面子,当然也没拉下我这种平民老百姓。我们非常荣幸的被安排在首桌,所以一桌上的男人都在谈论大麻和红灯区,还一路拼酒下来,真是够了。

今年是结婚年吧,目前在出席列表中的就有五个……请各位结婚预定的同志们赶早赶巧,赶在我的荷包瘦身前赶快把婚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