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辞职申请交出去的那一刹那,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变得格外的轻了,上海阳光灿烂。

三年时间其实也挺快的:这是上周跟ex ex Boss Mike去香樟花园吃饭时大家都在唏嘘的话题。三年前就是Mike把我招进公司,带着很大程度上对他的个人仰慕,我接受了这个Offer,谁知他随后就拍拍屁股回了广州,一天共事的机会都没留给我。三年后Mike先生倒是儒雅如当初,倒是我无时无刻不觉得自己像个老人。

好在还有挽救的机会,比如趁着大好春光晒晒太阳,睡睡美容觉,打打连连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