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8


一切有尽头

看似悲伤的title其实纯属哗众取宠,因为完全是很欢乐的内容;只是今天在火车上,终于可以全身心放松的时候,突然就没来由的想起了三年前自己写给ex的一篇悼念爱情的日记,然后就鼻子酸酸的。

今天去梅陇镇广场挨晒,到底也不负有心人的很快签到了美国的签证,心中最后一块大石头落地。晚上开始打包,周末让家母来驮我回去,然后我就可以享受一个月的短暂南京时光了。

算算看,来来回回的游走于出国不出国的挣扎,也耗费了三年的时间呢。失去了很多不想失去的,却也得到了很多没想过得到的,我固执的认为,人越大可以掌控的东西反而越少,所以我决定再作孽一回,砸锅卖铁读书去也。

我要去一个非常寒冷的城市,据说一年二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下雪。申请到的宿舍是两层砖木结构的小房子,坐落在森林中间,可以和松鼠野兔成为好朋友…这种回归校园的认知有让我如作小学生般的兴奋。

At Last,预计6月18日飞芝加哥或者纽约。

Advertisements

08不是个很吉祥的年份么,为何尚未走到一半就满目疮痍了。

地震来之前正好我约了某hunter去谈事,他老人家贴心的安排在了金茂的87层。做电梯上去的时候我还抱怨:这个电梯晕死了;下来的时候,我只有一句感叹:这电梯真快啊!后来上了火车,头上的灯亮亮灭灭好几次,让人心神不宁。

到了南京,看到Marvin从成都发来的短信,顿时泪就彪了出来。

周二去体检,照例医生是找不到血管的,来来回回戳了N多针。打疫苗的女医生很可爱,不管是男是女,她都跟别人说打完后不要喝酒,不要运动,不要怀孕…隔壁打黄热的一个船员在得知打完针就不能献血时,还骂骂咧咧了半天,我很想给他一个拥抱。

每个城市都设立了捐款地点,打车回家的时候的哥在我提议去捐款时想都没想就直接把计价器撂了上去,陪我绕了很远的路又送我回家,一分钱都没收,而他自己也捐了二百块。

这两天看了太多的事情,情绪复杂,愿仍呆在震区的Marvin和小田一切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