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9


实属名不属实,今天站在元祖的柜台前挑蛋糕被问到几岁的时候,一度在二七和二八之间辗转反侧,最后还是咬咬牙报出了二八俩字。

我今天过的可充实啦,除了家父家母直接视我为无物,一个带领旗下同志们去看《开国大典》外加吃饭,一个和大学同学聚会之外,我一天都在家嗷嗷的等礼物。一早圆通的叔叔就给我打电话说有N多个包裹,乐的我鞋子都没穿稳就屁颠屁颠奔下楼了。我觉得大家都很了解我,清一色粉色系,大大的满足了我装嫩的需求。

然后么,因为无家可归,我就去外婆家蹭饭吃,才知道原来俺外公69年就是国庆阅兵国家方队的指导员呢,威风死了。

老爸至今未归,但很有深意的给我发来短信:人的上半生,要不犹豫;人的下半生,要不后悔。祝生日快乐。

谢谢给出祝福的大家。

此消彼长的气场们

  • 终于买到了纵贯线的票,改明儿借个高倍望远镜,26号就可以跟小雍,老婆and CJJ去缅怀青春岁月啦。
  • 家中猪头神经病发作,突然决定在国庆这么个人挤人下饺子的时刻来玩,对此我表示三万分的无语。除了安排其和CJJ的历史性会晤,还有谁想看猴子的?现在可以报名。
  • 我的大幅十字绣即将完工,改天送去裱一裱。
  • 蓝牙模块安装失败,我昨天终于把MACBOOK拆了个底朝天,非常的壮观。

Future and everything





回国后一直气场很差,除了生病还是生病,天天跑医院,倒是和医生护士们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倒也忙里偷闲的去上海见了一趟Kitty夫妇和熊夫妇,顺便完成了窝窝头催了很久很久的签证。

上周末终于出去见了亲爱的CJJ和我老婆,自打这两个人抛弃我订婚之后就甜蜜到很夸张的境地,可怜我这个孤家寡人,只好期待可爱的荷兰政府快快发给我签证,让我尽快去欧洲逍遥几个月。

前几日窝窝头寄来了我们在鹿特丹家的照片,结合我最近在家苦心研究些令人魂飞魄散的食谱的经验,应该还蛮自信在努力学习鸟语的同时当好一个称职的煮饭婆,并且可以不用忍受如蜗牛风中爬行般糟糕的魔兽速度。

其实我也很认真在研究找工作的事情,希望在不久未来的某一日,重新操练起阔别了一年多的OL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