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属名不属实,今天站在元祖的柜台前挑蛋糕被问到几岁的时候,一度在二七和二八之间辗转反侧,最后还是咬咬牙报出了二八俩字。

我今天过的可充实啦,除了家父家母直接视我为无物,一个带领旗下同志们去看《开国大典》外加吃饭,一个和大学同学聚会之外,我一天都在家嗷嗷的等礼物。一早圆通的叔叔就给我打电话说有N多个包裹,乐的我鞋子都没穿稳就屁颠屁颠奔下楼了。我觉得大家都很了解我,清一色粉色系,大大的满足了我装嫩的需求。

然后么,因为无家可归,我就去外婆家蹭饭吃,才知道原来俺外公69年就是国庆阅兵国家方队的指导员呢,威风死了。

老爸至今未归,但很有深意的给我发来短信:人的上半生,要不犹豫;人的下半生,要不后悔。祝生日快乐。

谢谢给出祝福的大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