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家母去美国参加我的毕业典礼的过程中和我大吵了一架,原因一是她一个礼拜去了六趟outlet,我非常不乐意;原因二是她控诉我虐待她,天天给她吃不见米不见汤的美国食物。于是乎,她忿忿的对我说:“你这种整天东奔西跑,颠沛流离的日子,我一天也不要过!!!”她还顺便发了很多毒誓,例如坚决不去欧洲看我,退休后坚决不给我烧饭,坚决不离开我爹半步,坚决不给我带小孩等等等等。

但是,当我在每周例行电话中无意提起荷兰昂贵的中餐和消费税时,我妈就用略带哭腔的声音对我喊:“我早让你不要去那个破地方吧,没吃没穿的,可怜死了。你快给我回来,听到了没!”

来了之后我已经被不下十个人追问“你喜欢荷兰不?”“你喜欢荷兰什么呀?”“你喜欢荷兰的风车么?”“你喜欢荷兰的食物么?”,末了中国通们也会加上一句:“您吃了没?”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国人这么絮叨好客来着。日子,过得还算可圈可点,到处走走逛逛,尝试各种奇怪的甜食,奶酪,红酒。我出国前好不容易把体重控制在崔晋晋同学的二分之一,现在来看岌岌可危。所以,为了维持这个记录,亲爱的崔晋晋,麻烦你不遗余力的增肥吧!

我这个老人下周又又将重返校园,以我目前惨痛的语言水平去折磨可爱的老师们。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