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他/她们的留言簿


Tracy和我最初的相识是通过honeyxxl,在日渐模糊的记忆中,她曾经在我和xxl的战争中无情的靠向xxl的一边。但现在我却没有丝毫记恨她的欲望,反倒觉得她对朋友忠诚和绝对的信任和我很对盘(花花语,意思就是很契合)。

Tracy家的关系和背景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确保她参加高三时的保送大军,那么,历史将会完全被改写。于我一起进入北外的她应该会选择英语或金融,无论我们的友情在北京会有如何放肆的发展或因为距离近反而疏远,我想她至少会躲过XX的一劫,还有XX的旧梦重温,当然,是恶梦。现在说这些,也仅仅是调侃罢了。

大学前两年我们总会在寒暑假举行女四人帮聚会,分别是我,tracy,xxl,和阿宝,我现在的同居密友。年代札记是我们的窝点之一,还有照片为证,那时我的装扮还是比较运动的,尤其是回家装乖的时候。但Tracy一直是很女人的外表,举止,衣着,装扮。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无比羡慕她穿很高的高跟鞋,并且行动自如。即使很多男生反应她的中性,那也仅限于部分的性格,她的女人味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这点可从稍后对她艳史的记叙中得到证明。(Tracy啊,快来讨好我一下吧,那样我会少说一点的,^_^)

我和Tracy的关系在大三暑假她来北京学Gmat的那一个月得到了升华。同床共枕的肌肤之亲有助于感情升级在我们身上很好的体现出来了。至今,Tracy同志仍无比怀念北外附近的麻辣烫以及日本料理自助,以至于她常常在梦中留下哈喇子。

后来我和Tracy也时常讨论起友情的问题,她觉得只有在自己很年轻的时候(meaning中学和更早)认识到的朋友,才能够在今后放心的去毫无防备的交往。我补充到,大学和社会中匆忙的为欲望奔波的人们怎么可能花上那么长时间去和人交往,以了解真心,以获得真正的友情呢?就算花了,也可能终究没有看准认清对方吧。

Tracy在南外是口碑很好的女生,这点不太容易(北外的哥们儿不要跺脚怪我这么好的mm没有拖着一起来北京)。或许是在南京上大学的缘故,她在南大的时候还是会更多的和一起从南外出来的人在一起学习生活娱乐。写到这里,我恍然发现,Tracy真的是很乖的孩子,她在南外这样开放的环境中竟然没有早恋?!但或许这也正可以解释了她大学里若干男友及绯闻男友都逃不出南外的圈子吧。我承认,南外还是有很多优秀的诱人的男性同学的,嘿嘿嘿,暗笑中。

Tracy酒量很好,这点我爸爸都知道。南京的夜生活她绝对比我熟,谁让我回家以后就是乖宝宝呢?这次春节回家Tracy让我很有意见,一是没有八卦讲给我听,二是和男人们在一起疯完了,和女人们聚会时就蔫掉,三是没有陪我喝汤去。唉,孩子大了,心不在了,哈。

下面来总结。Tracy是掌握关于我的信息最全的一个,也算是最了解我的人之一。所以我会好好待她,也希望想和我长长久久在一起的那个人好好待Tracy,嘿嘿。希望Tracy在完成我们托付给她的任务,搞定那个圈子里Tracy裙下最后一片净土后,找到自己很好的归宿。我们要长长久久的做闺中密友。

另外,Tracy,你减肥的时间可以延长一些了,今天和上海那里interview的时候,他们希望我晚一些请婚假。所以你不用四月份就把自己挤进伴娘的漂漂衣服了。

Advertisements

昨天,整理存在电脑裡的日记,还以为没几篇的,四年下来,还真积累不少了。其中的一篇,当时还发在了西祠胡同的南外版上:

在这样的一个夜里,正式的告别这样的一段时光。今天,去了本部,穿梭于许多穿了校服的学生之中,兴奋;不再是中学生了,遗憾。
因为——明天,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大学生了!(四年后的我注:原来当时上大学我也在兴奋)

现在都怕了去回帖,怕了去说“走好”这两个字!怕了点击鲜红色的“你有留言”。
大学在南京,于是自然成了一个留守者,一个送行者。

回收告别后不知道何时才会再见。可是在一百天之前,他们却是我生活中极大的一部分。

没有Kitty黏在身上Tracy Tracy的喊,对我猛抛媚眼;
没有阿宝整日东摸摸西摸摸的边吃豆腐边甜蜜的笑;
没有shining的神秘兮兮的说我双重性格;
没有Luciani口中念叨47(注:我当时的体重)然后跟在后面跑;
没有Easter陪伴在无聊时互练螳螂拳;
没有Seph在我一上线时设定的
“好香的cappuccino哟!嘿嘿嘿…”的问候;
没有熊看到一只很可爱的宠物狗时像四角章鱼一样往我身上串…

这些空白的地方,我不知道该如何填补?

距离上次在南外发帖,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很久,希望在将来的一年多的时间中,也许是下次发帖的时候,我会再见到思念的人。

在和熊并家的版面上,熊在首页是这样写的:

在街上的时候看到河海,南师的mm三三两两地逛街。看她们很亲密于是我很羡慕。其实,我们两真的应该是在一个大学,一个系,一间宿舍(打住,不能再往下说了@_*)。节假日的时候很亲密的逛街;难过或无聊的时候很挥霍的大吃大喝;要考试的时候很拼命的用功,然后深夜打个电话骚扰一下对方(如果在同一个宿舍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无私的贡献资料与对方分享;没头没脑的把对方的钱包当自己的钱夹;还要买上一老堆 “情侣” 包,本子,挂件……想的真好美呀!!嘿嘿,看上去也真的好lesbian啊!可我应该会留在上海,而你也注定了要考南大。好在两个城市很近的啦,好在现在宿舍可以有电脑有电话,实在不行有邮局有网吧,对了还有你那“死人不偿命”的驾驶技术可以载着我回南京啊!恩,我都快陶醉了。

略记如上。

女人,认识你很窝心。

初识于网上,老灵滴的一个小女生,能找那么多日文的资料,英语还那么好。崇拜死老!

一直觉得我们有代沟,我比你大。可是你面对事情的态度却比我成熟。

回头看看自己快奔三了,心智似乎还停顿在二十上下,人说什麽都深信不疑。从未想过我视为亲人的人会伤我这样的深,这样的毫不留情,这样的决绝。

看到你给我的留言,我真是说不出话,不知说什么好。呵呵,我也有词穷的时候,抑或是我也有表达不出对女友感谢的情感。

按时吃饭,注意身体。

等我好了,要和你这个小女人一起品茶。赏光伐?

师父篇

粉红色,手很小,脚很小,身体也很小,常常让我联想起“晴天小猪”里那只粉红色飞天小神猪,眼睛很大,准头却很差,写了一手好字,并因此成为了我的师父大人。

记不清是什么缘故要拜师学字了,只记得揣着师父写的字帖当作宝贝一般,虽然上面只写了“崔晋”两个字。拜师当天,刘汉洲中午跑来跟我说“孙燕姿漂亮的一B哎~”,我随即一脸不屑地说“哪有我师父好看!”(因班上有人叫孙燕,我听成他说孙燕的字写得漂亮,遂奋起反驳)当时若是师父在场一定感动的热泪盈眶…

师父偏爱练习暗器是出了名的,其投掷准头绝对与其眼睛大小成反比,曾经创下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偏差纪录:她坐在第二排想拿第一排的人做靶子,结果投掷物飞到了第三排,误差高达180度…

师父教我的除了写字便是麻将了,“风头子捂两轮再打”是我接触麻将后得到的第一句教诲,于是也导致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怎么都无法胡牌,因为总是忘记被我放在一边的东南西北,等我发现的时候别人早已推牌了。虽然如此,这个习惯却是保留到现在,所以常常会有人惊讶于我怎么能打到中盘还时不时地从牌堆里抽出一个又一个的风来。

师父是个好人,好到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她开各种玩笑而不必担心她会生气翻脸(似乎这样的人除了她就只剩下姜丞了),好到可以跟她无所不谈而且总能得到一些实用的建议,甚至好到可以现身说法教我如何泡mm,可惜徒弟愚钝,至今仍未得其要领。

每每想起师父,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这个画面:课间,我靠着窗户发呆,师父端着水杯,神秘地微笑着冲我走来,在我面前一米处停住,遂一脸无辜的问我“徒弟,你为什么不跑啊?”,我刚想反问为什么要跑,一杯水已与我擦肩而过,几秒钟后,楼下传来“哗”的一声…

愿她在苏州一切都好。

在msn上遇到Tracy,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我难过”…这句话很像QQ尾巴病毒,一旦接收了,马上被传染。

不知道要彻底放下一段感情需要多久的时间,还是…有些人和事,即使用上一辈子的时间,也永远不可能放得下?虽然脑子会不断地告诉我们:要往会幸福的那个方向走!可是心却总是背道而驰。如果说,爱情只关乎心,而幸福是要用头脑去构筑的,那么,推理出来不就是:爱情与幸福无关?

晕倒~~~

爸爸说过:女孩子,和爱自己的人在一起,要比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幸福。

我一直不那么认为。和P在一起的一年时间,他的真心和善良确实给了我在毅身上一直想要而得不到的慰藉。可是时间长了,自己都会心慌:因为,我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我们的感情力量差别太过悬殊。他在乎的,我可以毫不顾忌地狠心摧毁掉;他所憧憬的关于我们两个人的幸福,不是我要的。一直觉得对不起P,虽然是他治愈了我那段时间的伤痛。可是自己,不是有心无力,而是连心都早就给了另一个人,早就超出了自己的管辖范围。

所以不管逃到哪里,过多久的时间,经历多少风景,还是会回到心所在的地方。即便知道彼此不合适,知道自己都不能保证会幸福,知道不被人看好……可是还是倔强地想要跟那个人在一起,毕竟那个做了好久的关于未来的梦里面,男主角,就是不能被替代的那个人。

不想接着写下去了,明天还有考试……就这样吧。

晚安,璇……还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