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缓缓从南京站驶出,坐在车厢内,少有的享受着午后温暖的阳光。江南的天气,一阵炎热后就骤冷下来,15度的落差,轻易的就染上了风寒。第一次慵懒的享受阳光,居然是在返回苏州的火车上。

耳边放的是张惠妹的《真实》,这张专辑我很喜欢。

对于柏拉图来说,真善美这些纯粹的理念是真实的,而我们日常所感知的世界却不过是幻影。不由想,难道是我的主观意愿在为生活加分或减分。环顾四周,水缸里爬的很生动的乌龟,已经被放到橱顶的拖箱,慢慢的久违假期结束的遗憾也都消失无踪…也好,安慰自己:Take things as they come. 用Kitty的说法就是The only certainty in life is nothing is certain. OR, the only unchangeable in life is things will change.

很久没有打游戏了,最后一次历时36个小时,没日没夜的。那个时候真的觉得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可以replay,消失的可以复活,错过的可以重来。

一个美国小说家说:”我尽管说有种种真实,有你的真实,也有别的谁的真实,但在这所有的真实的背后,只有唯一的一个真实,那就是根本没有真实这个事实。你本来在的那个场所已经消失,你想去的场所在那边已经不存在了,你现在立足之地只要不离开就成不了好地方。人的所在地在哪里?什么地方都没有。”

这段话比喻的是心态和处境,看起来比较极端、绝望,却正好可以消解我的悲痛的理由。人世沧海桑田,未必都有清晰的目的地;漫无目的的旅行,承受变化的安心,也许才叫做真实。

个人所能经历的历史当中,哭和眼泪的历史是最虚妄的。多年之后,将找不到眼泪;记得眼泪,可忘了当初的缘由;回想起缘由,却不再理解他为何曾经如此之重。

也好,things change, roll with the punche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