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在家裡追杀一只大蟑螂,不知怎的就开始想起写博客的事情。估计我的博客近期久不更新,应该也开始蜘蛛结网爬蟑螂了。

今天我决定说说家母。上周,她残忍的抛弃了我和我爹,一个人上云南逍遥自在去了。临走前还剥削了我买来装可爱的米奇阳伞,以至于前周末我回苏州的时候只能冒着风雨拖着个大箱子抱头乱窜。

接着,她在云南的七天间,就彻底玩疯了。基本上处于电话不接饭店找不着人的状态,只是偶尔在极不着四六的时间发来不靠谱的短消息,摘抄如下:

“我在云南,盛产精油,适合丰胸和促进食欲,要买不?”

我说妈呀,我要是再增进食欲,估计就连盘子带碗一块儿吞了,我爹大概会第一时间跑去吐血吧。所以我见客户的时候偷偷从桌子下面摸出手机来,回了几个字:“太贵,勿买。”

“银饰很漂亮,特别是挂坠,我准备买一打,要买不?”

我妈这招相当高,估计是怕回家了被我爸责怪乱花钱,所以她只要是买东西,必然会发条短信给我顺便加上个后缀:“要买不?”,轻而易举把买回来的东西都挂在我名下。我收到短信时还在客户那,只好求新求变的回了个“勿买,太贵。”

“我在玉龙雪山海拔4505米的山上给你们发信息,向你们问好!祝福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这条短信显示的接收时间是半夜3:07分,我早晨起床看到时大惊:也太前卫了,半夜跑出去爬雪山,她以为她是藏羚羊啊。结果打电话问我外公才弄清楚,原来是老人家她早晨群发短信时把我漏掉了,山爬完了,半夜八十分打到一半,突然想起了我,就非常及时的给我补上了…

”下午到花卉市场,想要买什么样的花?我夜里1:30到南京,到时候给我电话吧!“

我一直琢磨她准备怎么把鲜花空运回来,不过后来她还真买了好几打回来,运输方式不详…我倒是很认真地喝了咖啡开始等半夜两点给她打电话。等到十一点,实在很无聊,就给我爸挂了个电话,我爸琢磨着已经开始梦游了,口音模糊的说我妈的飞机10:30就已经降落禄口机场了。好嘛,原来是少输入了个0,又给涮了一把。只可惜我灌下去的两杯espresso,我只好瞪着大眼度过无所事事的漫漫长夜。

后来我把我妈的短信语录汇总给阿呆看,他总结说:我遗传自我妈的不着边际占了我基因的大部分。我于是就打电话回家给我妈抗议,正逢她在整理家中文件,找出我小时候的一份东西来读给我听。

大概情况是,我爸在我小时候特别的凶悍,我又顽皮的有点让人伤心,闯祸那就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在劝说若干次无果的情况下,我爸通常就直接升级到用暴力手段来教育我。还好我妈经常唱唱白脸,我也就是偶尔被黑脸痛打一顿,断几根尺子而已。可是我七岁那年,我妈被安排长期出差,一向溺爱我的外公顿时觉得天都快塌了,按我当时的淘气程度,一定会被我爸给活活打死。外公就特别关照我妈即便是身在远方,也一定要时常关心我的死活。于是,我妈就千里迢迢从深圳写了封信给我爸。最出彩的一段就是:

毛主席和无数共产主义先锋教导我们,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向寒冬一样的严酷。张同志(我爸)的女儿(也就是我),虽然很可恶,但是也应该归纳为同志内部矛盾,应该以坑蒙拐骗为主,严肃教育为辅,不能按照对待敌人那套打打杀杀的方针来对待。

我爸顿时就心软了,我也就生龙活虎的一直活到我妈出完长差回来,家里存货的尺子一根都没断。言而总之就是,我妈为了我没有缺胳臂少腿的活到现在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不过,下次我再不着边际的时候,不要怪我,去找我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