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体检


08不是个很吉祥的年份么,为何尚未走到一半就满目疮痍了。

地震来之前正好我约了某hunter去谈事,他老人家贴心的安排在了金茂的87层。做电梯上去的时候我还抱怨:这个电梯晕死了;下来的时候,我只有一句感叹:这电梯真快啊!后来上了火车,头上的灯亮亮灭灭好几次,让人心神不宁。

到了南京,看到Marvin从成都发来的短信,顿时泪就彪了出来。

周二去体检,照例医生是找不到血管的,来来回回戳了N多针。打疫苗的女医生很可爱,不管是男是女,她都跟别人说打完后不要喝酒,不要运动,不要怀孕…隔壁打黄热的一个船员在得知打完针就不能献血时,还骂骂咧咧了半天,我很想给他一个拥抱。

每个城市都设立了捐款地点,打车回家的时候的哥在我提议去捐款时想都没想就直接把计价器撂了上去,陪我绕了很远的路又送我回家,一分钱都没收,而他自己也捐了二百块。

这两天看了太多的事情,情绪复杂,愿仍呆在震区的Marvin和小田一切平安。

Advertisements

Crazy Weekend Summary

我觉得我快完了,上周共计上班三天半,五天在酒吧里泡着。

早晨洗澡,发现身上伤痕累累。左手臂淤血了一大块,是周五体检被医生虐待的,她找不着血管,狠狠给了我膀子两巴掌,戳下去才发现如果针头按原路线走就找不着血管了,于是她就硬生生中途给我拐了个弯,我当时就想跳,琢磨着跳起来得更疼,忍了。伊抽了我三大管子血,还抱怨血液太淡,真是嫌好是歹的,上次南大的医生扎了我四针才扎出血来,您就知足了吧。

左腿膝盖的伤来得比较搞笑,babyface的卫生间在二楼,我下楼的时候发现放的曲子很好听,就踏着节拍往下跳,跳了一半那个死DJ突然把调子加快了一倍,我妄图挑战一下极限,就从还剩差不多六七节台阶的地方跳了下来,飞了一半,公子妄图来救我,可惜没来得及我就扑通摔地上了…无辜的被两人鄙视。

昨早起来,发现右脑瓜子上鼓了大包不知道怎麽来的,怀疑是小陆趁我睡觉的时候K的,暂时没有证据,找到了我再跟他拼命。

明天我又将以公事为由回南京消遥自在,看在我已经全身是伤的份上,大家晚上一定要赏脸哇。对了,苏州之行的最大成果就是我们仨成立了个崭新的组合,取名TMD,明天表演给大家看。

最后恭喜小陆拿到签证,不久就可以远赴澳洲和绵羊共舞了。

谢谢CCTV,MTV.
Viva TMD!
TMD lives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