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八卦


他怎么可以结婚

早晨在办公室埋头吃关东煮的时候,丽贝卡扔来一枚炸弹:金城武结婚了。据说突然爆出他三周前秘密结婚,因为圈外新娘已经怀孕一个月。这个无数姑娘们午夜梦回心仪的对象,众多男人积极推崇的大帅哥居然结婚了。

有句话说得好:好像有些人是不能骂的,比如王菲。好像有些人是不能结婚的,比如金城武。在中国创建和谐社会的大好形势下,王菲不结婚,骂李亚鹏的会少一半;金城武要是不结婚,粉丝们估计不管什么生活都会很和谐。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为了看这个天生尤物才去看了《如果·爱》,感动归感动,边嚼爆米花的时候我就边为金城武愤愤不平:捣腾了十年,还是没能忘记一个工于心计的姑娘,这个童话太假,在现实生活中更加不可能成立。就他的皮相,别说等十年,就是单身一个月,估计也得有几麻袋的大米,啊不是,是姑娘往上倒贴。

记得曾经想给男朋友买护肤品作礼物,突然金城武去做了碧欧泉的代言人,我愣是打国际长途给友人让她临时从倩碧改成碧欧泉。虽然礼物到现在也没送出去,不过在家里对着友人特别帮我剥削来的海报,是偶尔犯犯花痴的原动力。

还是没法能消化这个消息,于是我本着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别扭心理,还是以“金城武 结婚”为关键词Google了一下。居然又有消息出来辟谣说金城武其实没结婚,但是据说小武也表示,如果他结婚,婚后他会煮饭,帮老婆做家务带小孩,做个好男人。

哎,爱情没有幻想,我还是踏踏实实该干吗干吗吧…

Advertisements

拾搭一下

这个星期有点鬼打墙,人们在msn上跟我聊天的语气都是一样的。女人们上来的第一句话通常都是“阿有什么八卦?”说实话,上周是忙得乌烟瘴气,回上一句“没有”后,又通常会被问“你怎么能没有八卦呢?”或是很饥渴的来上一句“你要满足我…”。男人们的第一句话通常是“你怎么能不写博客呢?”,我只好回“因为跟某个美女甜蜜同居中,没时间写”,对方的回答一定就是“照片呢?照片呢?”外加一长串的感叹号。老娘我可不是好惹的,时不时倒腾出句“美女在洗澡”,“美女在床上”“美女在脱衣服”等等惹得一堆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干瞪着大眼,在msn上以泪洗面…

不过我是真的忙,总结来说就是除了情人节那天没人找,其他时候都没闲着。袁姐姐在连续给我打了三晚上电话以后,终于扛不住思念我的冲动,周四晚冲过来陪我住了,此后的三天,我们就厮混在一起吃喝玩乐,直到周六下午逛街中的一席电话把我拉去无锡工作。

周六是家母的五十岁生日,没法回家陪她,只好拜托闫美女定了束花。五十支,据说放了一桌子…不管怎么说,我爸偷偷跟我说我妈看到花后傻笑了大半夜,并且礼拜天一大早起来逼迫我爸送她个大钻戒。好吧,亲爱的爹,对不住了,给你完成工作创造了更高的难度。

今天袁小妞回南京了,我又孤家寡人鸟。这个周末有没有美女过来和我同居啊?瞪大眼睛盼望中…

元宵节不好玩,我一不喜欢吃汤圆,二不喜欢看晚会,三不喜欢放炮仗,所以这个节日对我来说就是毫无亮点。我就坐在床上对着盏大家都说很丑的蛤蟆灯傻笑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介于我身体贵恙并以此为借口没有回家过元宵,我爸打电话来慰问。以下是对话记录。

爸:你啊知道徐静蕾和韩寒好上啦?
我:…
爸:报纸上都说他们在用msn恋爱。最近报纸铺天盖地都是他们俩的消息。
我:…
爸:徐静蕾不是和王朔好的么,谁把谁甩掉啦?
我:…
爸:他们是姐弟恋吧?
我:…
爸: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艾,好好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分的。
爸:嗯,这是不是也跟你的恋情一样,每段都是无疾而终?
我:…

我的心情啊,用言情小说的风格来表示就是:头上飘着的那片乌云,此时哗啦啦开始倾盆大雨,淋得我的世界一片凄凉,无处藏身…用樱桃小丸子的画风就是:额间画过两道黑线 -_-\\ ,汗滴了下来…于是在我爸说出更惊世骇俗的话之前我找借口挂掉了电话。

我决定取消掉今天晚上的饭局和明天晚上的爬梯,回家掩面而泣。

博来博去

貌似就几天没来写东西,居然被博客里只有三个豆腐块的小陆催着更新,丫最近在转型,半夜鬼影子都没有的时候告诉我:开始看书了,那会儿澳洲凌晨四点,我深刻怀疑自己没睡醒。

这年代,没“博”的就跟70年代穿不上喇叭裤80年代听不到重金属般郁闷,94年那茬儿一个叫Justin Hall的猥琐男声名狼藉的网上日记可也算是开创了“早博”的开山法师,这家伙在网上即时发布他对吸毒,做爱的赤裸体验,都没来进修一下咱的春秋笔法,搞得博客一开始就没来得及立个牌坊。

当然,后来我们土着的木子美姐姐,流氓燕姐姐,芙蓉姐姐前赴后继揭竿而上,也算是正本清源了。

据说博客这个词在网络生活中的艳俗和民间的翠花或十里洋场的大红灯笼有的一拼:俗话说,三八,是十分有利于身体健康的体育活动。没事儿和虚拟人群发发嗲,乱派发点小心情,想说啥就说啥,你可以一边拿出化妆包里的小镜子,照一照别人不会注意到的色斑,一边谈论一下拉斯维加斯的天气和蔬菜市场行情。据说博完之后的感觉和从卫生间出来后的感觉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学文学,果然是胡说不用上税的好东西。博客博客,不是博人,就是被博。但不管怎样,我们曾经敬爱的张海迪阿姨也开始博来博去了,果然是博客似人间,处处是笑场…

附:2001年记者安替对于张海迪提案的评论

我为什么非常讨厌张海迪

作者: 安替

中国的事情,什么都不能往深里说,一般是说到一定火候就假装不知道最好。因为很多问题的最后指向都是政治或者说意识形态。说简单点,就是如果真的要把事情说清楚的话,就会“进去”了,而大家都是凡人,都不大有为真理献身的勇气,所以每个人都在妥协,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而中国的社会人文研究不可能接硕果的原因也在于此。所以关于张海迪的讨论虽然很有意义,但是还是限于玩票级别比较安全。

我对张海迪的讨厌不但是情绪上的,而且是理性上的。在上一篇文字中,原稿我称张海迪为“网民公敌”,终稿才改成了网吧忧郁杀手。她的问题首先是整个逻辑混乱,把无辜的网吧当成网络色情的替罪羊,不知道网吧已经有类似公用电话这样的信息终端的作用。她就像王小波笔下的那个傻妞只知道缝纽扣一样,除了道德之外,她一无所知。

如果说残疾人自学英语就能当政协代表的话,是不是其实靳如超当年也有资格评石家庄政协代表(自学爆炸术)?我们不能因为她是残疾人,就能接受她对中国网民的伤害,她也没有理由整天把残疾当成招牌挂在胸前,然后无知无畏地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中国因特网和网民是无辜的,没有理由因为她的残疾而付出惨重代价。

一个只会道德而且把常常把道德挂在嘴边的人,往往是让人受不了的,如果恰恰他(她)还有权力,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灾难了。张海迪自己要做道德中人,OK,没问题,但她没有权利让别人向她靠齐,毕竟如果大家都过张海迪同样的生活,那么中国也改叫中华大残联了。

这样的人,多了解一行就是一行的灾难。她上了网,网吧就封了,她如果下次看到别人当街接吻觉得受到刺激,提出禁止接吻,是不是我们就要回到清朝?

这样的人,既然已经摆脱了低级趣味,就不要再打扰我们人间的生活;既然已处高位,就继续养尊处优好了。我相信,全国网民绝对愿意每人出一元钱养活她下半辈子来换取她现在的彻底闭嘴。如果她真觉得不提什么封案不过瘾的话,干脆把音像业、出版业、通讯业全部封了算了,那样真的就彻底白花花一片,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精神污染了。

转运

我深刻的觉得最近数周是我小宇宙的低迷期,除了酒量越来越好,其他毫无亮点。

就说昨天吧,事实证明人在极度瞌睡却极度失眠时千万不要做高危险系数的事情。因为熨衣服的时候直接把整个熨斗扔在了自己的膝盖上。一阵烤肉的香味散去后,我的膝盖上就留下了一长串水泡,然后我居然还没对自己的IQ失望。因为我在挑破水泡后,拿碘酒去消毒,结果一直痛到现在。

早晨误了公交,因为不管我怎么努力也抢不过那些老太太,新凉鞋还被狠踩一脚。当然也有粉色的小插曲,就是有帅哥主动要求拼出租,还没让我付车钱。介于该帅哥一直在我等车的站台打车,所以我们还相约下次遇到可以同行。

现在我极度希冀着与该帅哥的再次相遇,命理书说桃花是转运的开始,但愿如此,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