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南京


Summer | 南京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Advertisements

中学的力量

上周四,带着忙了一整天的投标书和一个其实烂的够我们公司赔个十年八年的计划,去南京给客户投标。因为第二天还要早起去另外的城市,所以我连家都没回,直接住宾馆了。我的v1.0方桉是让我妈来宾馆陪我。可惜百般威逼利诱,她宁愿在家陪毛豆,也不愿来宾馆跟我玩。v2.0计划是晚上一个人溜出去玩,可惜临时要和客户应酬,只好作罢。v3.0计划是让吞吞来陪睡,可惜当她看到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开始重感冒症状发作,不得不一个人哀怨的躺在床上叫唤。

过去的三周中,我重复的感冒-发烧-感冒-发烧,到周四晚上达到倒霉的顶峰。因为我一边觉得热,一边发烧,一边流鼻涕,一边胃疼。 我决定把倒霉之夜称为南外之夜,因为当晚我一个南外的死鬼都没能约出来,却在一晚上见到了超过八个校友。下午开会的时候看到仨,其中一个是附小+南外,另一个是南外+南大。饭局中遇到一个许多年前的学姐。逛金鹰的时候遇到俩学弟在买chanel,成功剥削小样数枚。走到后面的酒店上电梯的时候居然还被另外两个学妹拽住问我为啥要住宾馆,难道是要偷情?我一度以为是鬼打墙…还是一个晚上全南外的新人老人都在新街口地带出没?

还有么,就是我第八十八次重装了电脑,因为博客怎么都打不开。为此,我在msn上让林妹妹给我发个winrar,她满口应允,5分钟给我发了个已经用winrar压缩了的winrar。于是我决定自己上网down个迅雷后自己慢慢下,打开某网站,硕大的唯一的一个下载链接上霍然写着大红字:请用迅雷下载!

我还是继续发烧感冒去吧…

周末

上周末回了趟南京,我火车票还没定上呢,吞吞就火急火燎的约了一定要见上一面。当然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因为我们两个女人在过去的四年中在同一个大学,以各种千丝万缕的网络相互关联着却从来没有碰过面。譬如她认识的柿子是我前前前夫,她的拉丁舞伴是我的闺房密友,她同约去打排球的珮珮是我最爱调戏的姑娘,她喜欢的Mebol是我干姐姐,她的放电拍档是我徒弟的老婆,我手上的绿幽灵来自她喜欢的水晶店,我上次回南京共餐的裴美女是她最爱的造型师。还有更多更多我们共同认识的人,每每俩人在网上交流八卦心得时,都会出现拍桌子敲板凳般的赞同场景。

就像所有网恋成功的男女一样,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见上一面,并且为了见证我们真挚的感情,还拖上两个见证物:小绒球和秋香,还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张部长一同出来K歌。我带了闫美女,她带了小雍,跟打架摆场子似的,真是够了。

我和秋香表演了高八度的《不得不爱》,那个女音,是我高音能够着但是又不会唱劈掉的最高点,估计再练练就完美了,等下次举办个什么《超级男女声》海选的时候,我一定携秋香同学高龄参加。

趁着大家唱歌的档儿,部长发现包间角落有个半球型装置,他说是摄像头,我一直以为是自动喷淋器来者,所以就有恃无恐的抓着还没来及逃遁的部长摆了若干个小可爱造型。结果今天上班作公车,居然发现了个一模一样的装置,果真是个摄像头,靠。那个谁下次去百家乐,一定让他们把我的装可爱大头贴还给我。

晚饭照例去新杂志吃照烧鸡腿,不知谁提议玩真心话打冒险。我一听就很来精神,因为我的小宇宙向来在这种时候光芒万丈,我总是在抓到生杀大权的时候问到我最想问的人最劲爆的问题,其余的时间则全部抓安全牌,看旁边的人自相残杀,并安然弄个小本子把所有爆出的八卦挨个记录,以备后用。玩到十一点,能深度挖掘的东西果然都给我倒腾出来了,气场能量加满格。

后来小绒球提议玩抓小猪,这个是我极度不爱的游戏,因为之前在大S家玩的时候我次次都是那可怜的小猪,还被不知哪个不要脸的在大冒险时要求拿着大S家墙上的古董剑大喊:赐予我力量吧,我是希瑞!…不过当晚我还真是幸运,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当了小猪,只有我幸免。于是我非常愉悦的欣赏到了吞吞牌茶壶Show,部长甜蜜蜜脱衣舞Show,秋香拉丁show以及小绒球洗发水广告show。想看的同志可以直接联络主角洽谈演出事宜。

嗯哼,今天的工作还是很忙的,要写的精华却太多了。相信大家看到昨天那篇博客都会相当好奇:想知道周六夜裡都发生了什麽吗?想知道当事人之间有怎样的情感纠葛吗?想知道某些同志为什么欲言又止吗?想知道乱世佳人到底有多乱吗?敬请期待明天的南京零距离节目。

つづく

周末南京记

要找家好的按摩的地方真困难。在南京的时候,唯一熟悉的就是云南路的首佳,师傅很地道,只可惜力道对我来说大了点,都快给揉散了黄了,而且师傅的手贼毒,我常常听到的几句就是:“你的颈椎不好!”“你有肩周炎!”“你是不是经常胃疼?”“你的坐骨神经要注意了…”,两个小时下来,我已经恨不得一个人找个小岛自生自灭去。为了重拾信心,我决定不去丢人现眼了。

工作是个让人快速贬值的活儿。上班没几个月,老的比前面十年都快,不得不漫山遍野的搜寻按摩会所。苏州这个怪异的城市,商业街号称按摩的地方,都透着无比暧昧加鬼魅的色彩。门口小姐看人的神情如狼似虎,进去后大概会尸骨无存。上周四终于拽了Mikie去同事推荐的按摩会所一探究竟,倒是可圈可点,环境好,姜茶尤其好喝,小妹的手艺也不赖。

同志们,特别是喜欢夜生活的男同胞们,苏州的酒吧,由于不可抗拒的不知因素,关门了若干。下次聚会夜间行动以按摩和八卦为主,特此声明。

请假回了趟南京,因为我亲爱的外婆动手术,刚手术完不能吃东西,我三天都呆在医院守株待兔,全家送到医院来的东西基本上都进我一个人的肚子了。我外婆一向觉得我爸虐待我,我吃得越多,她越开心,也因此术后恢复的很好,精神愉悦。

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个勤劳致富新方法:掷飞镖。周五我回家的时候楼下空无一人,楼上叫嚷声不断。原来是家父家母为了丰富业余生活,天天在我的吧台旁掷飞镖。我心爱的墙啊,给他们砸的全是窟窿。我精心设计的吧台啊,酒已经一瓶不剩,充当靶场了。虽然我是左撇子,但是技术不赖。我爸已经输给我三百块了。这让我很精神振奋,哪天工作的不爽了,我就辞职回家勤劳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