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南外


中学的力量

上周四,带着忙了一整天的投标书和一个其实烂的够我们公司赔个十年八年的计划,去南京给客户投标。因为第二天还要早起去另外的城市,所以我连家都没回,直接住宾馆了。我的v1.0方桉是让我妈来宾馆陪我。可惜百般威逼利诱,她宁愿在家陪毛豆,也不愿来宾馆跟我玩。v2.0计划是晚上一个人溜出去玩,可惜临时要和客户应酬,只好作罢。v3.0计划是让吞吞来陪睡,可惜当她看到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开始重感冒症状发作,不得不一个人哀怨的躺在床上叫唤。

过去的三周中,我重复的感冒-发烧-感冒-发烧,到周四晚上达到倒霉的顶峰。因为我一边觉得热,一边发烧,一边流鼻涕,一边胃疼。 我决定把倒霉之夜称为南外之夜,因为当晚我一个南外的死鬼都没能约出来,却在一晚上见到了超过八个校友。下午开会的时候看到仨,其中一个是附小+南外,另一个是南外+南大。饭局中遇到一个许多年前的学姐。逛金鹰的时候遇到俩学弟在买chanel,成功剥削小样数枚。走到后面的酒店上电梯的时候居然还被另外两个学妹拽住问我为啥要住宾馆,难道是要偷情?我一度以为是鬼打墙…还是一个晚上全南外的新人老人都在新街口地带出没?

还有么,就是我第八十八次重装了电脑,因为博客怎么都打不开。为此,我在msn上让林妹妹给我发个winrar,她满口应允,5分钟给我发了个已经用winrar压缩了的winrar。于是我决定自己上网down个迅雷后自己慢慢下,打开某网站,硕大的唯一的一个下载链接上霍然写着大红字:请用迅雷下载!

我还是继续发烧感冒去吧…

又一个梦

msn聊天实录

eric 说:
我昨天睡觉梦到你了
不过被你暴打一顿,重伤致死,然后我就醒了…
Tracy 说:
怎么做这么惨暴的梦啊
eric 说:
我手持双枪,正在闯关,好不容易杀到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正准备过关,不料大Boss来了,就见你过来,我还没啥反映,就看你双手左右开弓,刷了我几时嘴巴,然后我就空血,你再踢我一脚,我就Over了…
Tracy 说:
你,你是不是游戏打多了
eric 说:
没有啦,我就看见你冲过来,然后噼里啪啦,就醒了
Tracy 说:
最近大家总是梦到我
eric 说:
我还梦到了王卫忠
超级Boss,我看到她在对xxx狂吼,我自知力量单薄,潜行过去了

注:王卫忠为南外教师,其风格实在难以用语言叙述。

鉴于大家都很关心我,还积极踊跃的梦到我,我看可以举办个比赛了,下次有做到关于我的梦,欢迎踊跃投稿,奖品丰富。联通用户发送至025025,移动用户发送至250250,小灵通用户发送到252525。

只是,同志们,难道你们不能做点健康向上的梦吗?我这刚从姚明的武打广告中打回来,立马又上苏州骂街去了,还把过错都怪到了我可怜的子虚乌有的孪生妹妹身上。接着,我扮演女流氓从一群男妓手中救出了派蒂,昨天居然又和王卫忠混在一起做老怪…

下次,请梦见李彦宏买了两栋房子请我嫁给他,谢谢。

跨越零点

今天Kitty说她回去南外,msn签名顿时改成:废墟,水杉下的废墟。

妈妈来帮我收拾房间,我在一堆已经落满灰尘的信笺纸中找到了加布里艾尔同学在2年前写给我的一段话,龙飞凤舞的潦草:“如果十年后,我成功了,我活着,我会再来找你,你就当一切都不会发生的活着好了。”这个crush还没过去几年,加布里艾尔同学就只痴缠我徒弟了。男人们的感情能这样,我丝毫不惊讶。

Kitty说31号我们干嘛?1912吧,我要一个不太冷的地方,不太吵的地方,可以说话的地方,可以开心跨越零点的地方。我们可以先去我家参观我的护肤品,然后爬紫金山,然后从玄武湖那头下来,然后坐在路边吃凉粉,然后打车去丹凤街,尹氏汤包和鸭血粉丝汤,然后坐在年代札记里喝天堂鸟和翡冷翠。只是,我们可能需要换掉所有的话题。

今天吃到了湘菜,妈妈打包的,想到了Cherry,明天,她就要飞去另外的国度了,那个明天最高温度33,最低温度14的城市。

btw,阿呆,不要老说我爱听哀怨的歌曲,大半夜的,听花儿乐队会吓到邻居。

昨天,整理存在电脑裡的日记,还以为没几篇的,四年下来,还真积累不少了。其中的一篇,当时还发在了西祠胡同的南外版上:

在这样的一个夜里,正式的告别这样的一段时光。今天,去了本部,穿梭于许多穿了校服的学生之中,兴奋;不再是中学生了,遗憾。
因为——明天,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大学生了!(四年后的我注:原来当时上大学我也在兴奋)

现在都怕了去回帖,怕了去说“走好”这两个字!怕了点击鲜红色的“你有留言”。
大学在南京,于是自然成了一个留守者,一个送行者。

回收告别后不知道何时才会再见。可是在一百天之前,他们却是我生活中极大的一部分。

没有Kitty黏在身上Tracy Tracy的喊,对我猛抛媚眼;
没有阿宝整日东摸摸西摸摸的边吃豆腐边甜蜜的笑;
没有shining的神秘兮兮的说我双重性格;
没有Luciani口中念叨47(注:我当时的体重)然后跟在后面跑;
没有Easter陪伴在无聊时互练螳螂拳;
没有Seph在我一上线时设定的
“好香的cappuccino哟!嘿嘿嘿…”的问候;
没有熊看到一只很可爱的宠物狗时像四角章鱼一样往我身上串…

这些空白的地方,我不知道该如何填补?

距离上次在南外发帖,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很久,希望在将来的一年多的时间中,也许是下次发帖的时候,我会再见到思念的人。

在和熊并家的版面上,熊在首页是这样写的:

在街上的时候看到河海,南师的mm三三两两地逛街。看她们很亲密于是我很羡慕。其实,我们两真的应该是在一个大学,一个系,一间宿舍(打住,不能再往下说了@_*)。节假日的时候很亲密的逛街;难过或无聊的时候很挥霍的大吃大喝;要考试的时候很拼命的用功,然后深夜打个电话骚扰一下对方(如果在同一个宿舍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无私的贡献资料与对方分享;没头没脑的把对方的钱包当自己的钱夹;还要买上一老堆 “情侣” 包,本子,挂件……想的真好美呀!!嘿嘿,看上去也真的好lesbian啊!可我应该会留在上海,而你也注定了要考南大。好在两个城市很近的啦,好在现在宿舍可以有电脑有电话,实在不行有邮局有网吧,对了还有你那“死人不偿命”的驾驶技术可以载着我回南京啊!恩,我都快陶醉了。

略记如上。

师父篇

粉红色,手很小,脚很小,身体也很小,常常让我联想起“晴天小猪”里那只粉红色飞天小神猪,眼睛很大,准头却很差,写了一手好字,并因此成为了我的师父大人。

记不清是什么缘故要拜师学字了,只记得揣着师父写的字帖当作宝贝一般,虽然上面只写了“崔晋”两个字。拜师当天,刘汉洲中午跑来跟我说“孙燕姿漂亮的一B哎~”,我随即一脸不屑地说“哪有我师父好看!”(因班上有人叫孙燕,我听成他说孙燕的字写得漂亮,遂奋起反驳)当时若是师父在场一定感动的热泪盈眶…

师父偏爱练习暗器是出了名的,其投掷准头绝对与其眼睛大小成反比,曾经创下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偏差纪录:她坐在第二排想拿第一排的人做靶子,结果投掷物飞到了第三排,误差高达180度…

师父教我的除了写字便是麻将了,“风头子捂两轮再打”是我接触麻将后得到的第一句教诲,于是也导致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怎么都无法胡牌,因为总是忘记被我放在一边的东南西北,等我发现的时候别人早已推牌了。虽然如此,这个习惯却是保留到现在,所以常常会有人惊讶于我怎么能打到中盘还时不时地从牌堆里抽出一个又一个的风来。

师父是个好人,好到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她开各种玩笑而不必担心她会生气翻脸(似乎这样的人除了她就只剩下姜丞了),好到可以跟她无所不谈而且总能得到一些实用的建议,甚至好到可以现身说法教我如何泡mm,可惜徒弟愚钝,至今仍未得其要领。

每每想起师父,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这个画面:课间,我靠着窗户发呆,师父端着水杯,神秘地微笑着冲我走来,在我面前一米处停住,遂一脸无辜的问我“徒弟,你为什么不跑啊?”,我刚想反问为什么要跑,一杯水已与我擦肩而过,几秒钟后,楼下传来“哗”的一声…

愿她在苏州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