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博客


黑咖啡

我爱喝黑咖啡的习惯被定义为小资,完全看不出有哪一丁点儿小资情调了,而且,拜托,现在说人小资不亚于往死里毁人。在此,我还是要郑重宣扬一下黑咖啡的好处。

1.一杯100G的黑咖啡中只含有2.55千卡的热量。
2.餐后喝黑咖啡一杯能有效地分解脂肪。
3.黑咖啡可利尿,还可以促进心血管循环。消除浮肿和薏米的效果一样好~~~
4.低血压者尤其适用.

―――分割线―――

没啥好写的,随便说说吧。

最近有朋友来问我为啥最近的博客改走娱乐路线了,有个学妹说还是喜欢看我写的忧伤文章。顺着她的说法回头翻翻,的确博客前面记录了些不是那么开心的经历。记录下这些不开心对我而言也不是件快乐的事情,犹如把之前的那些伤心,失望,哭泣又经历一遍,说不定写着写着,又琢磨出其它的什么叫人不开心的事情,这郁闷指数就大涨长红了。

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情,本来还有在博客上一吐为快的欲望,转头想想,还是作罢了,原来谁跟我说过句我觉得很有道理的话:当你不了解一件事情的时候,至少学会最起码的尊重。

写开心博客的好处就在于,写的我开心,看得大家也开心,我时常看哥们儿们回复的留言都能笑趴下。我宁愿让大家看着我没心没肺,嘻皮笑脸的样子。昨天马克同学说我现在和高一时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我听了在办公室就忍不住花枝乱颤了好几下,接着他又说:你说话还是那么甩。艾,我容易么…

之前有人跟我说,看我的blog,无论写的多么情绪高涨,却总觉得字里行间透满了悲伤,我只能赞叹他的领悟能力了。不管怎么样,人多少都有些小不开心的时候。而我小不开心的时候,也多亏了一帮人陪着我胡搞瞎搞,才照亮了我心里仅有的那一点点阴暗。

譬如,这几天我博客上没动静,就有很多人通过msn,QQ,sms,电话,视频等多种高科技方式对我进行了有名无实的慰问。虽然我嚷啊嚷谁来看看我吧,可没人理睬…

Advertisements

据说上周六陆大帅哥发彪了,原因是听说游际于火车站,兜发携程卡和e龙卡的发卡一族工资为为4K,而被他定位为“上班的唯一目的就是找乐子”的本姑娘每个月也尚有钞票入帐,于是小陆就大大的不爽了起来,并且在气头上很不计后果不计影响的说了一句让身处中国的弟兄们闻风丧胆的话:“我在澳大利亚干吗呢?还不如回中国呢。”随后,小陆就被气病了,昨晚msn碰到他时据说症状为:头疼,受凉,嗜睡,想吐,想吃酸的,发低烧…陆帅如果回国,且不论多少女性同胞要惨遭勾引,多少光棍的平均结婚年龄要往后顺延n岁,单单回想一下我那如同被麦莎卷过的家,我就开始不寒而栗了。但是我不是重色轻友之人,所以我还是要昧着良心虔心祝福陆帅身体健康,安生在澳洲陪考拉。我发誓一定不再枉顾你的心情而自己到处寻欢作乐…

不过话题转回来,我觉得更加委屈的应该是我,他老人家在澳洲着个什么急。这个时候就应该把我的至理名言(Tracy大定理I)拿出来自嘲了事:有钱有前途的职业譬如二奶没资本做,没钱没前途的职业譬如黄脸婆,死也不做。如此一番,聊以自慰。

昨天我大动干戈把博客做了彻头彻尾的改变,原因是追踪到两个链接对我博客的评价分别是:“小女人的低低私语”和“粉可爱的小女生 ”,乱无耻了一把后觉得这两个评价也太…太…不像我了,虽然我很想可爱一把,小女人一把,但是欺骗全国人民是不对的,所以我决定把泄露小女人气质的煽情部分和以及彰示花痴风格的用法剔出,尽量用正常词句来写博。

这一改不要紧,一大早就被人告状上门,探讨关于我到底是重色还是轻友的问题。其实我是多么的委屈,此人把一个睡觉会流口水到了22岁还自称处男的人定义为色,把一个有胸有屁股(ok,fine,穿了bra就有胸有屁股)的女人定义为友,是对玉树临风的我多大的羞辱。而对我如此大的打击仅仅是为了占据朋友列表的头牌。罢了罢了,今天晚上把kitty门前的灯笼升起来吧。

————————分割线—————————
以下内容不适合小陆同学观赏,请自行回避。

十二月的确是玩乐月份,21号安排了公司忘年会,我提议吃完日本料理后去唱歌,大老板响应的最快,周五下午从我身后大吼一声说一定要跟我们去唱歌。在比较了KTV和卡拉OK的不同以后,我还是想去商业街上的KTV,幻想着点一排小姐进来,然后让他们一二一二报数。瓦卡卡。

23日在南京希尔顿还有个大爬梯,我请了一天假回去参加,据说将有千人,我是冲着甜点去的,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我将要在一千多人的掩护下多吃多占…

果然一到圣诞新年就有很多好事,hoho,让节日来的更猛烈些吧。

博来博去

貌似就几天没来写东西,居然被博客里只有三个豆腐块的小陆催着更新,丫最近在转型,半夜鬼影子都没有的时候告诉我:开始看书了,那会儿澳洲凌晨四点,我深刻怀疑自己没睡醒。

这年代,没“博”的就跟70年代穿不上喇叭裤80年代听不到重金属般郁闷,94年那茬儿一个叫Justin Hall的猥琐男声名狼藉的网上日记可也算是开创了“早博”的开山法师,这家伙在网上即时发布他对吸毒,做爱的赤裸体验,都没来进修一下咱的春秋笔法,搞得博客一开始就没来得及立个牌坊。

当然,后来我们土着的木子美姐姐,流氓燕姐姐,芙蓉姐姐前赴后继揭竿而上,也算是正本清源了。

据说博客这个词在网络生活中的艳俗和民间的翠花或十里洋场的大红灯笼有的一拼:俗话说,三八,是十分有利于身体健康的体育活动。没事儿和虚拟人群发发嗲,乱派发点小心情,想说啥就说啥,你可以一边拿出化妆包里的小镜子,照一照别人不会注意到的色斑,一边谈论一下拉斯维加斯的天气和蔬菜市场行情。据说博完之后的感觉和从卫生间出来后的感觉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学文学,果然是胡说不用上税的好东西。博客博客,不是博人,就是被博。但不管怎样,我们曾经敬爱的张海迪阿姨也开始博来博去了,果然是博客似人间,处处是笑场…

附:2001年记者安替对于张海迪提案的评论

我为什么非常讨厌张海迪

作者: 安替

中国的事情,什么都不能往深里说,一般是说到一定火候就假装不知道最好。因为很多问题的最后指向都是政治或者说意识形态。说简单点,就是如果真的要把事情说清楚的话,就会“进去”了,而大家都是凡人,都不大有为真理献身的勇气,所以每个人都在妥协,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而中国的社会人文研究不可能接硕果的原因也在于此。所以关于张海迪的讨论虽然很有意义,但是还是限于玩票级别比较安全。

我对张海迪的讨厌不但是情绪上的,而且是理性上的。在上一篇文字中,原稿我称张海迪为“网民公敌”,终稿才改成了网吧忧郁杀手。她的问题首先是整个逻辑混乱,把无辜的网吧当成网络色情的替罪羊,不知道网吧已经有类似公用电话这样的信息终端的作用。她就像王小波笔下的那个傻妞只知道缝纽扣一样,除了道德之外,她一无所知。

如果说残疾人自学英语就能当政协代表的话,是不是其实靳如超当年也有资格评石家庄政协代表(自学爆炸术)?我们不能因为她是残疾人,就能接受她对中国网民的伤害,她也没有理由整天把残疾当成招牌挂在胸前,然后无知无畏地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中国因特网和网民是无辜的,没有理由因为她的残疾而付出惨重代价。

一个只会道德而且把常常把道德挂在嘴边的人,往往是让人受不了的,如果恰恰他(她)还有权力,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灾难了。张海迪自己要做道德中人,OK,没问题,但她没有权利让别人向她靠齐,毕竟如果大家都过张海迪同样的生活,那么中国也改叫中华大残联了。

这样的人,多了解一行就是一行的灾难。她上了网,网吧就封了,她如果下次看到别人当街接吻觉得受到刺激,提出禁止接吻,是不是我们就要回到清朝?

这样的人,既然已经摆脱了低级趣味,就不要再打扰我们人间的生活;既然已处高位,就继续养尊处优好了。我相信,全国网民绝对愿意每人出一元钱养活她下半辈子来换取她现在的彻底闭嘴。如果她真觉得不提什么封案不过瘾的话,干脆把音像业、出版业、通讯业全部封了算了,那样真的就彻底白花花一片,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精神污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