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吞吞


一个人

某人去阿尔卑斯山滑雪,临走时在我的冰箱里塞满了鲜虾云吞和毛栗子,然后绝尘而去,成功地拉下了剃须刀和PSP的充电器——我推测他大概是去做雪地野人了。

所以到过年前的日子我都会特别的忙碌,因为我决定在40个小时虐完了仙剑四后再慢慢通关一次,顺便贡献点眼泪给麻木无趣的生活。当然我也要苦练GBA和NDS上的超级玛莉,然后表演一人通关绝技给老婆吞吞看。本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的精神,我要感化吞吞这个游戏白痴,任重而道远啊…

今天看到PP在space上贴出的婚纱照,很美,欢迎大家前去参观。如果我结婚的时候法令纹和鱼尾纹还能够PS掉的话,我也要去拍一套。不过我很有求知欲的问一句,他们是怎么把躺着拍照的人的脸拍得很瘦的呢?上次Kitty发了一张躺在床上的照片来勾引我,我们还共鸣过人一躺下来脸就会因为重力加速度的原因显胖。

每天都睡得太迟,所以要去上班+补觉。

到这里吧,就到这里。

Advertisements

某日,吞吞跟吞妈说了一个女生被包养,过着幸福二奶日子的故事。男方声名显赫,女方温柔可爱。
吞妈说:哎,不是蛮好的么,男才女貌啊,要包你咱们也去……
话说到此,吞妈停了一下,看了看吞吞,说:不过估计你这样也没人包,好像又黑了么,算了,我就不做这个梦了…

某日,我和爹娘出去逛街,我和我爹并排,我娘走在后面。我拐着我爹,整个人依附在他的膀子上。说:我像不像你的小蜜?
我爹甩了好几下膀子,说:谁要你这么丑的小蜜!

-后记-

吞吞故事番外篇
吞妈:你好像真的黑了不少啊,你到新加坡干嘛的啊?
吞吞:我走之前就这么黑,学车学的!
吞妈:是么?这么黑?你真黑啊…哎哟,真黑…

我的故事番外篇
我爹非常辛苦的把我的手甩掉,回过头直奔家母而去…

周末

上周末回了趟南京,我火车票还没定上呢,吞吞就火急火燎的约了一定要见上一面。当然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因为我们两个女人在过去的四年中在同一个大学,以各种千丝万缕的网络相互关联着却从来没有碰过面。譬如她认识的柿子是我前前前夫,她的拉丁舞伴是我的闺房密友,她同约去打排球的珮珮是我最爱调戏的姑娘,她喜欢的Mebol是我干姐姐,她的放电拍档是我徒弟的老婆,我手上的绿幽灵来自她喜欢的水晶店,我上次回南京共餐的裴美女是她最爱的造型师。还有更多更多我们共同认识的人,每每俩人在网上交流八卦心得时,都会出现拍桌子敲板凳般的赞同场景。

就像所有网恋成功的男女一样,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见上一面,并且为了见证我们真挚的感情,还拖上两个见证物:小绒球和秋香,还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张部长一同出来K歌。我带了闫美女,她带了小雍,跟打架摆场子似的,真是够了。

我和秋香表演了高八度的《不得不爱》,那个女音,是我高音能够着但是又不会唱劈掉的最高点,估计再练练就完美了,等下次举办个什么《超级男女声》海选的时候,我一定携秋香同学高龄参加。

趁着大家唱歌的档儿,部长发现包间角落有个半球型装置,他说是摄像头,我一直以为是自动喷淋器来者,所以就有恃无恐的抓着还没来及逃遁的部长摆了若干个小可爱造型。结果今天上班作公车,居然发现了个一模一样的装置,果真是个摄像头,靠。那个谁下次去百家乐,一定让他们把我的装可爱大头贴还给我。

晚饭照例去新杂志吃照烧鸡腿,不知谁提议玩真心话打冒险。我一听就很来精神,因为我的小宇宙向来在这种时候光芒万丈,我总是在抓到生杀大权的时候问到我最想问的人最劲爆的问题,其余的时间则全部抓安全牌,看旁边的人自相残杀,并安然弄个小本子把所有爆出的八卦挨个记录,以备后用。玩到十一点,能深度挖掘的东西果然都给我倒腾出来了,气场能量加满格。

后来小绒球提议玩抓小猪,这个是我极度不爱的游戏,因为之前在大S家玩的时候我次次都是那可怜的小猪,还被不知哪个不要脸的在大冒险时要求拿着大S家墙上的古董剑大喊:赐予我力量吧,我是希瑞!…不过当晚我还真是幸运,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当了小猪,只有我幸免。于是我非常愉悦的欣赏到了吞吞牌茶壶Show,部长甜蜜蜜脱衣舞Show,秋香拉丁show以及小绒球洗发水广告show。想看的同志可以直接联络主角洽谈演出事宜。

嗯哼,今天的工作还是很忙的,要写的精华却太多了。相信大家看到昨天那篇博客都会相当好奇:想知道周六夜裡都发生了什麽吗?想知道当事人之间有怎样的情感纠葛吗?想知道某些同志为什么欲言又止吗?想知道乱世佳人到底有多乱吗?敬请期待明天的南京零距离节目。

つづ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