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四川地震


六一儿童节快乐

算是多少年来最沉重的一个六一了吧,特别是那些地震灾区的小朋友们。

今天在报纸上看到很多转到南京医院来的灾区儿童的治疗信息,好些都是多处骨折和截肢的,看的很想哭。正在最近在空闲,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可以去作义工。自从我的血被那个什么流脑污染后,估计献血也不会被批准了。

回南京已经一周了,每天都出去瞎逛闲逛,晒的不成样子。因为要打包,天天出去大采购,下一步就是想怎么把如山大的一坨衣服塞进箱子里。我娘也是天天神来之笔,今天说要带电磁炉,明天说要带几把大菜刀,后天说要带电饭煲+压力锅,我又不是去开中国餐馆,没脾气了。不过介于我娘在收拾行李方面战果显赫,她居然把我在苏州所有的东西,其中包括8个箱子,6个大包,一辆折叠自行车,2个电风扇,一个晒衣服架板,塞在一辆A6里开回南京来,个么我觉得她要是想,估计也能把一个餐馆用的道具都给我带过去。

最后定了18号从芝加哥转机的机票,但是估计到Rochester也要夜里12点,怎么进宿舍就成了一大难题,而且前前后后要折磨20多个的小时。

今年我爹从新加坡回来,也没几天一起的日子,说的有点伤感带肉麻,那么就利用这几天好好折磨他吧。

Advertisements

08不是个很吉祥的年份么,为何尚未走到一半就满目疮痍了。

地震来之前正好我约了某hunter去谈事,他老人家贴心的安排在了金茂的87层。做电梯上去的时候我还抱怨:这个电梯晕死了;下来的时候,我只有一句感叹:这电梯真快啊!后来上了火车,头上的灯亮亮灭灭好几次,让人心神不宁。

到了南京,看到Marvin从成都发来的短信,顿时泪就彪了出来。

周二去体检,照例医生是找不到血管的,来来回回戳了N多针。打疫苗的女医生很可爱,不管是男是女,她都跟别人说打完后不要喝酒,不要运动,不要怀孕…隔壁打黄热的一个船员在得知打完针就不能献血时,还骂骂咧咧了半天,我很想给他一个拥抱。

每个城市都设立了捐款地点,打车回家的时候的哥在我提议去捐款时想都没想就直接把计价器撂了上去,陪我绕了很远的路又送我回家,一分钱都没收,而他自己也捐了二百块。

这两天看了太多的事情,情绪复杂,愿仍呆在震区的Marvin和小田一切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