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圣诞


三两事

终于开始大雪纷飞,从窗子望出去就能看到迫不及待的小不点们已经坐在雪橇上,由爸妈拖着过马路。窝窝头昨天拖着睡袋去参加社团活动,今早铁路基本中断,被困在海牙回不来了。让我仰天长笑三声,这就是不带我玩儿的下场,该!

但是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上周扭伤了脚,一直蹦跳着代步。杀千刀的卧室在三楼,每天往返个几次,老命都送了。然后前天么,饿昏了的我直接把手伸进了烤箱,妄图把香蒜面包扒拉出来,不料成功的把雪白的左手背烤成了香喷喷的金黄色:疼死我了。

布置了一棵小圣诞树,上面挂了很多彩灯,糖果,甜甜圈和饼干。在未来的几天中,我将和一棵既能取暖又能充饥的松树相依为命,并和烤箱保持一定距离。

2010年八零后们就集体奔三了,我将不日返回中国,于春节前后骗吃骗喝,这么想来我这待业青年就快乐多了。

Advertisements

据说上周六陆大帅哥发彪了,原因是听说游际于火车站,兜发携程卡和e龙卡的发卡一族工资为为4K,而被他定位为“上班的唯一目的就是找乐子”的本姑娘每个月也尚有钞票入帐,于是小陆就大大的不爽了起来,并且在气头上很不计后果不计影响的说了一句让身处中国的弟兄们闻风丧胆的话:“我在澳大利亚干吗呢?还不如回中国呢。”随后,小陆就被气病了,昨晚msn碰到他时据说症状为:头疼,受凉,嗜睡,想吐,想吃酸的,发低烧…陆帅如果回国,且不论多少女性同胞要惨遭勾引,多少光棍的平均结婚年龄要往后顺延n岁,单单回想一下我那如同被麦莎卷过的家,我就开始不寒而栗了。但是我不是重色轻友之人,所以我还是要昧着良心虔心祝福陆帅身体健康,安生在澳洲陪考拉。我发誓一定不再枉顾你的心情而自己到处寻欢作乐…

不过话题转回来,我觉得更加委屈的应该是我,他老人家在澳洲着个什么急。这个时候就应该把我的至理名言(Tracy大定理I)拿出来自嘲了事:有钱有前途的职业譬如二奶没资本做,没钱没前途的职业譬如黄脸婆,死也不做。如此一番,聊以自慰。

昨天我大动干戈把博客做了彻头彻尾的改变,原因是追踪到两个链接对我博客的评价分别是:“小女人的低低私语”和“粉可爱的小女生 ”,乱无耻了一把后觉得这两个评价也太…太…不像我了,虽然我很想可爱一把,小女人一把,但是欺骗全国人民是不对的,所以我决定把泄露小女人气质的煽情部分和以及彰示花痴风格的用法剔出,尽量用正常词句来写博。

这一改不要紧,一大早就被人告状上门,探讨关于我到底是重色还是轻友的问题。其实我是多么的委屈,此人把一个睡觉会流口水到了22岁还自称处男的人定义为色,把一个有胸有屁股(ok,fine,穿了bra就有胸有屁股)的女人定义为友,是对玉树临风的我多大的羞辱。而对我如此大的打击仅仅是为了占据朋友列表的头牌。罢了罢了,今天晚上把kitty门前的灯笼升起来吧。

————————分割线—————————
以下内容不适合小陆同学观赏,请自行回避。

十二月的确是玩乐月份,21号安排了公司忘年会,我提议吃完日本料理后去唱歌,大老板响应的最快,周五下午从我身后大吼一声说一定要跟我们去唱歌。在比较了KTV和卡拉OK的不同以后,我还是想去商业街上的KTV,幻想着点一排小姐进来,然后让他们一二一二报数。瓦卡卡。

23日在南京希尔顿还有个大爬梯,我请了一天假回去参加,据说将有千人,我是冲着甜点去的,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我将要在一千多人的掩护下多吃多占…

果然一到圣诞新年就有很多好事,hoho,让节日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