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外公


巨人国奇遇记

在南京待业的两个多月中,我在淘宝上搜刮了一堆破铜烂铁。可惜我妈拒绝收留它们,所以来荷兰的时候,我也就叮叮挂挂都带来了。其中就包括以下这个非常可爱的眼罩。

来时国泰的飞机上,飞行室广播:“机上多配备了几个飞行员,如果大家看到有飞行员在客舱内走动,请勿惊慌…”完了俺就套上眼罩呼呼睡去。早晨饿醒时居然还真就发现一慈眉善目的飞行员坐在我旁边,俺们友善的攀谈了许久,他嘲笑完我糟糕的睡姿后,还顺便向我介绍了一下荷兰的水利、农田、牧场等运作机制。凭我高度的女性直觉,这位帅哥差一点点点点点点儿就跟我要电话号码了,哇哈哈哈哈。(此处纯属个人臆测,该飞行员叔叔请勿对号入座)当然啦,后来我非常自豪的把这个故事删节了我睡觉打呼噜流口水的部分讲给窝窝头听,可惜他至今都不相信,认为是我自己白日做梦的场景。

上周路过鹿特丹火车站,突然冒出一帮子扛着摄影机大话筒的人随机采访。当其中一位仁兄突然跳将到我前面叽哩哇啦说了一堆鸟语后,我只有很无辜的说“Sorry, I don’t speak Dutch”. 然后他又叽哩哇啦了一堆,我只好继续恐慌的重复了几遍“I don’t speak Dutch.” 他们就满意的走了,当然之前是全程都在摄像的…我至今都很纳闷难道他们准备播出我面露菜色的重复“I don’t speak Dutch”么?还是这是个恶整外国人的游戏,他们会直接上传Youtube?个么那样我就发达了~

今天早晨我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一个貌似我邻居的老爷爷来敲门,一番指手画脚后我才知道他是街角杂货店的老板。凭着我才学了四天的荷兰语,我猜测他大概是在说他腰疼,想找个小姑娘帮他按摩一下,他愿意付200欧作为答谢。凭着我对数字还有Euro这个单词的敏感,开始我以为他想问我要两百大洋来着,顿时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后来人家老公公大概是觉得我误会了他的意思,立马从皮夹里掏出两百块塞我手里,然后就下楼走了…回头我一直琢磨,到底是他钱太多呢?还是曾经欠过窝窝头200块还钱来的呢?看来这个问题只有等某人下班回来后去杂货店问了。

待续……

顺便插播个窝窝头外公百岁寿辰时的照片,赞叹一下我的大饼脸啊。右下角纤细的小姑娘是荷兰的体操冠军,我该有人家两个厚了。

紧张大师们

最近我的小宇宙就如同冰火九重天,时不时神来一笔,撞得人仰马翻。

我可怜的Social Security Number啊,大概是寄回老家了吧,为何兜转了两个多月还没收到。我23号Ebay上买的破书啊,为何29号买的都已经到了,你还不知在哪里兜转。我心仪的神仙水啊,为何你还没有进Sasa的仓库?

上一次把iPhone跟outlook同步的时候把所有人的号码都弄丢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打回国去问我姐在美国的号码。其实很简单的一件事不知怎么的传着传着就变成:我被抢了,手机手提都挂点了。于是,我爹在周日大清早,完全不给我睡回笼觉的时间,就把我从床上轰起来,质问我是不是遭遇不测。这对叔叔阿姨大概觉得他们的女儿与歹徒殊死搏斗,生命垂危呢…所以我说,天下的父母太有想象力了。

我知道…那个啥…自从我来美国后,我爹就把我的博客设置成了他的主页,我外公还向我详细解释目前网络上最先进的人肉搜索,八卦了一堆什么人肉二奶信息结果把无辜女孩的照片人肉出来的故事,试图说服我不要随便在博客里贴照片。所以各位潜水天涯娱乐八卦和杂谈的人士,你们跟我外公是一挂的…

摘抄家父家母发来的聊天记录数句,自我娱乐。

-你今天也讲好的晚上9点钟和家里视频聊天的,你爸爸等了你也没有聊天,你是不是想气死你的爸爸呀!!!

-如果你的晚上有时间给你爸爸打个电话,你老爸中国时间早晨7:10分下楼,从昨天晚上发完短消息开始,就不停的唠唠叨叨,为什么不来电话…为什么不发短信息……为什么手机一接你的电话就听不到声音…你说他反复问我,我怎好回答。真是老烦人的!

-窝窝头打电话说:你到美国时,没有和他联系上,他急的要死啦。你为什么会呢? 你不会看上美国的学长了吧。

-今天中午和孙新的妈妈在一起吃饭,孙新说:王力宏的爸爸是你们学校的教授,你找他爸爸再找到王力宏搞到一个他的签名。

家母:你在干吗?
我:买了个书橱,等下去搬,就20刀…还买了个计算器,国内要400多,这里就29.8。好开心。
家母:你是捡破烂的吗?

-早上接你的电话,忘了厨房在烧饭,待20分钟电话接完,稀饭已经烧成糊锅巴,好在还有面食抵挡,没将你的老爹饿着。

-你爸爸说:你整天看书不会成书呆子吧?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我娘在MSN上居然还用那些个花里胡哨的动画文字,跟她聊天,一会儿蹦出来只狗,一会儿跳出来个小姑娘转两圈,眼睛都快闪瞎了。好马同学说用聊天表情的频率和人的年龄成正比,真是一点都不错。

生日礼物

外婆八十大寿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在锦湖吃饭,俺倒腾了一束花让花店的人送到饭店,然后从各个角度拍了五六十张“外婆和花”的照片。俺娘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倒腾了一堆百合。搞得我妈这数十天回家不做饭不扫地,就是翻来覆去的捣鼓那些个花,急得饿肚子的爸爸直打电话来叫嚷。我真是喜欢我定花的这家花店,量多分量足,服务周到,童叟无欺。

昨天晚上接到外公的短信+电话,特别规定我不能在他即将到来的八十大寿上给他惊喜,看来大家对我送花是审美疲劳了。我于是昨天晚上就失眠了,嘀咕了半天到底准备什么礼物,我得想出个有极有创意,别人都跟不上我步伐的东西。

为了让外公戒烟,我曾把我们家的电脑装满了各种大中小型游戏给他老人家抬过去了,我妈回来暴跳如雷,说我剥削了她打连连看的权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是为了外公的戒烟大计,我用双面胶在外公家的所有门上都贴上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的大红告示,后来想当然的被我爸暴打了一顿,我贼委屈,他就这样亲手毁掉了一个极有前途的街道办事处女主任。

我还送过旧手机两个,新手机一个,文曲星一台,数码相机。大家还没有发现么,我的外公是个数码爱好者,干脆这次送个音响好了。

说起生日礼物,我不得不叹息我们真是没有创意的一家人。

在我十岁的重要生日上,家父送了我一个肉包子,家母送了一杆笔,红色的那头还写不出来,这让我幼小的心灵蒙尘许久。此外我还收到过波力海苔,哈达,鸭子,一只长的像猪的绵羊玩偶,一个观察昆虫的放大镜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而自我二十岁以后,我爸就贼精儿起来,早晨他出门的时候,不管我是否还睡得昏天黑地,就胡乱亲一口,折合算礼物。

好吧,最近没啥追求,攒钱买音响。

我彪悍的外公

外公今年七十有八。还很巧合的是我的中学校友。后来读了中国科技大,成为俺们家第一个大学生。记得有一次我卖弄刚学了几个月的日语,结果他对答了一串,我几乎没听明白。就这样日语居然还只是外公的二外。当时幸亏没让我找到块豆腐一头撞死。

昨天我妈送外公外婆来苏州看我。二老将在我家住一个星期,一是视察我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如何,二是顺便体验苏州风景。

昨天刚进家门,外公就对着我的电表皱眉头,到处巡视了一圈后就去楼下的五金店买了一堆东西上来。

今天我上班,回家的时候发现电源系统已经改朝换代了。

首先是多了多组的空气开关和便于断电的插头,大电器也都重新排了线。床头也善解人意的多了一组插座方便我的手机手提和PSP。

厨房则是焕然一新,新的煤气灶,新的微波炉,连原来不太好使的门都被外公拆下来打磨了一番。

今天二老的计划是逛虎丘,我刚才打电话回去,得知他们还顺便买了个超大的鞋架挂我数不清的高跟鞋,超大的镜架放我数不清的化妆品…

外婆还强迫我换了有来电显示的电话,其实家里原来的电话是能用的,换新电话,外婆给的理由充满了新新人类的精神:家父放出谣言说我失恋,还跟全家人八卦说某日见我哭得不能见人…外婆责令我从此必须拒绝接听所有负心汉的来电。

噢,对了,晚上菜色如下:冬瓜排骨汤,熏鱼,米虾,鸡尾虾,龙虾,盐水鸭,干切牛肉…

总结陈词:外公是大牛;我家是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