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失恋


耳洞

最近生活平淡无味,说服自己去采购。在MSN上咨询了5分钟后,就扛了六个购物袋满载而归了。

刚到家,就被告知了某个貌似很惊人的消息,对方显然是害怕我受刺激,酝酿了很久,并且一直小心翼翼。对此,我很感谢他。

巧的是晚上碰到刚分手的小妍,非拉着我让我陪她去打耳洞;而且更变态的要求我也要打,美其名曰是“姐妹耳洞”。

有人用打一个耳洞来纪念一段逝去的感情,我不知道妍是不是这样。还听说有人用打耳洞来记录自己堕胎的数量,张示对性的不屑。

不过说到耳洞,我到是被很多人劝说过,首当其冲的就是熊,伊用自己几大箱子的耳环诱惑我。

刺青是情绪印记,耳洞是出口。对我来说,这两者都不如我耳朵上完整的肉来的重要。况且有人说穿过耳洞的红颜下辈子还会是女人。

时间已近两点,去睡了。

Advertisements

有你们真好

看过sex and the city的同志们都知道情感失意的女人们会突然变身祥林嫂,强迫周围的可怜虫们附和自己已经说了几百遍的故事。好在中国的心理咨询业不发达,所以我的朋友们还在继续忍受着。

To All

这个周末过得非常轰动,一时间太多的信息,反而塞住了接收的信道。

生了三天的病,还灌了自己一瓶的酒,所以现在迷迷煳煳不说,也丧失了大部分的思维能力。

思维跳跃太快的结果是笔头永远跟不上,但本着昨晚对阿呆的承诺,还是写些什么让他羞辱了。

我会把以下的内容写的极为煽情,配合一下失恋的情绪。

首先要感谢CCTV和姜丞同学,一大清早的就给我打电话;康宁呢,盛情邀请我吃龙虾,可惜我还没机会去,我也帮你祈祷一下今天大闹维修部的时候不要被抓,以免我的大龙虾灰飞烟灭;Kitty么,女人凶悍如你是登峰造极了,有你的好是可以在我扭扭捏捏骂不出口的时候把我的敌人骂到狗血淋头,如此作风是如何的让我叹为观止。佳佳呢,这两天一直没看到你,好想你。顺便汇报个好消息,生病瘦了三斤,我要笑死了,让发烧来的更猛烈吧。

接下来的这段要特别写给袁小妞,你的失踪害到我快要打电话报警了。我一个好友的情人曾经跟我传授他的失恋妙诀:当一份感情只剩一个人深陷其中的时候,再怎么要死不活也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既然如此,为何要让那个男人更加得意你的失落?

我不是很好,但是却以很戏剧的方式从这段裹脚布般的感情中解脱了出来,我还以为会百转千回一下,却发现生活根本就没给我矫揉造作的机会。一瓶酒后,撕了所有的信;今早睡过头,连叹息的时间都没就忙乱着上班去了。

最后还要提到我姐,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篇东西的时候居然不由的想到你。你已经几年没回来了,赶快把那个帮你挡风遮雨的人介绍给我们认识。你也知道,失恋的人么,最想看到身边甜蜜幸福的安慰了。

好了,写完了,回头看一下,居然一点都不煽情,也没有边些边哭之类的,看来情况尚好,大家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