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婚姻


跟自己说话-VII

有时候觉得,爱情,其实是一种对自己的爱…新鲜刺激甜美,领自己身心愉快幸福。表面上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实际上还是因为那样做让自己觉得非常快乐。

从前觉得,只有彼此相爱至深,才可以结婚,后来看到一些起初相爱至深的夫妻,若干年后也终于归于平淡,或分道扬镳,慢慢觉得,只要结婚的时候,那个人是自己喜欢的,就算不亏待自己了。太远的事就不要考虑太多,日后是要坚守婚姻还是忠于爱情,到时候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吧…

至于“真爱”,若真有能够一生一世不变质的“真爱”,我想那就是圣经上说的那个定义吧: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Advertisements

跟自己说话-V

真爱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定义,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碰见过,是否遗失过。就象韩剧情节,我们会感动落泪会向往,但未必适合自己拥有,不过是叶公好龙的憧憬。

这世界上多的,是似是而非的爱情,因为需要才爱,因为寂寞才爱,因为没碰上更好的才爱。

但是又有什么区别。建立在需要上的爱情,不见得就不如建立在爱情上的爱情更不坚固更不持久。

想好要什么,如果对方能够给予,或者是钱,或者是美貌,或者是安全感,或者是体贴服侍,或者是事业上的帮助。因为这样去爱上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不要贪心,为了钱嫁他之后,却又奢望爱情。

跟自己说话-III

上周带窝窝头回去见慈禧,效果很劲爆。我花了三天时间教窝窝头说“很高兴见到你们”,发音太烂不说,最后被我的突击检查逼崩溃了,跳脚爆出一句:很狗狗blabla你们。结局根本可以想见了。

买礼物背台词抱佛脚我都不感冒,我比较在意就是哪里能买到中意的高跟凉鞋,以弥补一下贫富差距。周末在十全街上找到一双,跟高,带子细,钻石闪的人眼睛都快瞎了,纯属惩治公车色狼最好的武器。因为实在太高,穿上都觉得有生命危险,林妹妹瞄了一眼,说:你婚礼上就穿这一双,保证别人能看出来你是个女的…过了半分钟又咋呼道:或者你们去教堂结婚,你选长款婚纱,脚下踩高跷都没有问题。婚纱我帮你设计…

没有人觉得最近结婚的人很多么?周末我们家院子里就有两对,新郎在楼下苦苦哀求,一摞红包都快把一楼的窗户砸通了也没人给他开门,不过我最好奇的是最后新娘子不是新郎背下来的,而是一不明身份男子。

——————-钻石金砖分界线——————

有人说结婚就像买了两张电影票,心有戚戚焉。最可怕的是你完全无法预料自己要看一出什么电影,广告预告片里明明是皆大欢喜的喜剧,你竟然发现自己苦涩得笑不出来。有时候抱着最坏的打算去看没有广告宣传的小制作影片,效果却好到出人意表。电影虽然叫人意外,退票却是没指望了,性急的就还没等散场就撤退,省得浪费时间,有耐心的想说已经花了钱当然要看完,结局没准叫人惊喜。

婚姻是不是同看电影一样,有期待注定会失望,没有期待或者有惊喜。只是我们适逢其中参演,不管结局是喜是悲,谢幕的时候记得微笑着退场就好。

结婚这东西

前段时间在当当买了本渡边淳一的书《男人这东西》,说的太靠谱了,女人看了定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今天给自己起了这么个题目,起因是在网上碰到一大学同学今年六月要结婚了。结婚,这个话题,在我步入本命年的当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本来在中国男女比例已经达到130:100的今天,女人该是不烦了,却老有些小伙子们,喜欢在耳边灌输关于女人年龄和身价成绝对反比的理论。

昨天居然还真出了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我姐终于从她BF,目前已成功版本升级至准未婚夫的家乡飞回来。一小姑娘,在湖南干点啥不好,多吃多看多瞻仰毛主席。她八成被夫君家的热情给吓到了,回来就一时不停的把我爸妈她爸妈凑合在一起开始疲劳轰炸。我爹娘及大伯大妈居然还真瞪大眼睛听我姐做了长达若干小时的耳提面命,与会人员激烈的探讨了关于婚礼准备,结婚后能否和公婆同住,小孩谁带等一系列对我而言极为不靠谱的问题,然后话题就转移到了我身上。

据我妈昨天在电话中给我转达的会议精神,与会的五人中,我姐一家三口对我爸妈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特别指出我爹在对待我婚姻大事上的态度极为草率。起因是,介于我爹对我恋爱一事毫不关心,在此举遭到质疑后,我爹便抛出了:“反正结婚后还能离婚”的言论,引起了渲染大波。昨天的议题之一就是强烈要求我爹对我的私生活进行严格干预,如有必要,还要家庭会议讨论。

当然,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我爹就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信念,对我的社交生活一向听之任之。除此以外的全家人都对我要结婚这件事抱了热烈的饥渴的却又不靠谱的不现实的希望,我极度不舍得打击我外婆的积极性,不过,您那给我孩子织的毛衣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有些事情,说不了太透彻,婚姻就属于其中一件。到头来似乎是与爱情完全没有关系的一大堆东西,除了柴米油盐、开支负担、工作晋升、存钱买楼等实打实的预算外,还有日后两人间的话题权、姻亲关系处理,再不济,还有婚外情的预防…

正如要观察生活在痛苦和快乐中的坩埚中冶炼的过程时,不可能带上一副玻璃面具一般,也就难免被硫磺的浓烟熏得头晕眼花。此种毒物特别难以捉摸,要了解其毒性,非以身试毒不可;这种病症又非常奇怪,若想弄清其病源,非得先传染上不可。

婚姻成本好大,但每逢过年过节,中国人还是要以家为单位聚众娱乐,八卦和赌博,可见结婚的必要。

不管怎样,愿所有单身的人单身快乐,所有结婚的人婚姻幸福,我,不被家人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