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客户


大起大落

流氓洲在电话里说,你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我说,msn上会闪来闪去的那个黄色小花挂点了,所以你看不到我更新。流氓大吼一声:什么!便迅速奔去电脑前把每个人的space都开了一遍,真是够二的。

最近整天在外面跑,没太阳的一个礼拜,却黑了一圈。昨天在客户的前台等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男的走到我面前:你是来招聘司机的吧?身为一个称职的马路杀手,我觉得我有必要回绝他。

打道回府的路上,我逮着我们司机问了一路关于我有没有开车气质的问题,他支吾了半天,说:气质不是关键,主要是不识路。我赶忙从包里翻出个放大镜,从头发到下巴上的那个大豆子来回扫了三遍,最后总结为:面色暗黄,印堂发黑…

果不其然,下午我的瑜伽教练就给我打电话了,我在电话里发誓我下周肯定去瞻仰她。刚挂上,美伊娜多沙龙的另一美女打电话来说:你很久没现身了。于是我又呼天抢地的发誓下周一定出现。临挂电话,美女又丢下一句:你不来就一定要记得补水,补水!

昨天晚上在家装模做样的喝睡前红酒,结果完全没有提高睡眠质量不说,还搞得我一直兴奋的聊到四点才睡。今天闹铃是完全没听见,等爬起来的时候隔壁小学的早操都做完了。总之今天是十匹马或者十个白马王子来拖我我也不离开办公室半步。我要在办公室贴两天的小黄瓜片,为周五的山东之行滋养气场。顺便问一下,穿拖鞋爬泰山是不是有点作孽啊?

Advertisements

懒猪一头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连着三天写博客,结果在我好不容易把五一回忆录开了个头的时候,我就病倒了。

上周六,我和Mikie去健身,结果一进去就碰见客户悠闲的在骑单车。唯恐他看见我就拽我去谈之前未解决完的事情,我赶忙就近跳上一部跑步机,头也不回的疯跑起来。直到客户走了,才拽了Mikie去单车。大概是我们俩昏昏欲睡的表情让教练们很受伤,所以没等我们瞌睡太久,就有一个很和蔼可亲的教练过来带我们尝试其它器械,可惜试练的器械除了可以把胸部压得扁扁,没有其他任何用途。

那么我是如何病倒的呢?因为我去桑拿了。刚进去我就后悔了,强作镇定的在里面呆满10分钟,满眼星星的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跳进游泳池里降温。…然后,我就发烧了。

整个周日就在烧得昏昏沉沉,Mikie也没能幸免,晚上两人通电话的时候,均躺在床上哀嚎中。

总结了运动不足和抵抗力差的原因,周一去买了呼拉圈和红酒,昨天去买了香薰和精油,今天预约了沙龙,明天出差,后天我就又可以生龙活虎的出现在南京啦。

越堕落越快乐

忙乎了一个星期,终于有力气爬上来了。这个星期走冬春季咳嗽OL穷淑女路线,本着生病、没衣服穿、没钱和没时间的劣势,把花花肠子都收起来过的乖极了。人果然是还是越堕落越快乐,自从我不再去夜店以后,就开始生病,长豆子,暴饮暴食…

不知咋的,公司的客户们最近在鬼打墙,发火的,被偷的,休假的,被烧的,生病的。这么多状况中我荣幸的碰上了大半。

周三司机都不在,我只好一个人可怜兮兮的打车去客户那儿,客户没来上班不说,打她手机接电话的还是一个说着鸟语的人。我装模作样听了几分钟,只听懂一句:“我不会说普通话。”好不容易换了个不说鸟语的,在跟我介绍了她的姐夫,弟妹,爸妈分别的行踪后,就是不告诉我手机主人的去向。客户的公司太偏,等了半天才招来一辆出租回了公司: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好吧,扯远了。

昨天下午去见另外一个客户。我的客户中少有年龄<35岁的;即便有<35的,也少有未婚的且长得不像青蛙的…而昨天下午的客户更是少有的三项合格,所以我也格外的珍惜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惜见面后却发现他面露菜色,据说回国度假的时候发生了鬼压床的事件。这个事件在该国江湖术士的天花乱坠下,便让他决定尽快结束派驻海外的工作。好吧,好客户的标准需要再加一条:35岁以下,帅,未婚,胆子不能太小…好吧,又扯远了。

最后便是今天了,一会儿要去的客户被偷了电脑芯片,门锁没被破坏,摄像探头什么都没拍到,保安也没发现任何可疑人物,芯片却不翼而飞了。我们下午美其名曰去勘察现场。这是个多么靠谱的工作啊,我多么得想穿个白褂子,带个金丝边眼镜和透明手套,以非常斯文优雅的形象出现;弄个小刷子左刷刷,右刷刷,采集点指纹啊,脚印啊,纤维啊什么的…然后扔进一个试管里晃两下,最后捣腾出两张DNA比照图出来。真相大白时就可以像柯南一般指着罪犯气势如虹的说:“凶手就是你!”…好吧,又又扯远了。

但是这种不靠谱的幻想也让我认识到现实和YY的差距有多么的遥不可及。我琢磨着也就是个内盗吧,芯片体积那么小,小偷哥哥或姐姐买个史努比的大帆布包,往里一揣就带出公司门了…

对了,再扯远一个,听说苏州的Seven因为生意萧条关门了。南京的Seven Chivas 500一瓶过了半夜12点还要排队;苏州的Chivas 380送绿茶爆米花果盘居然倒闭。亲爱的即将归国的小陆,我们改去茶社吧。

再再扯远一个,哎哟,别拉我,扯最后一个,扯完就走。从今天起我要每天写情书三封,请相关人士留具体住址和邮编,谁也别问我为什么…

终于有人来看我了

我爹娘终于良心发现,在我独身一人在苏州独孤了n个月零n天的时候来看我了…以至于我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十一点就上床培养瞌睡情绪了,到了俩点还瞪着大眼珠子瞪着天花板乱转。明天晚上去吃四川菜呢还是得月楼呢?迷迷糊糊睡觉了,却做了个特别不靠谱的梦,梦中我爸妈冲进办公室,还带了个大帅哥,说是送来给我做饭的。

现在,爸妈的车应该还在高速上,帅哥到是先到了。今天一个partner公司的人前来,其中据说有酷似刘德华的帅哥一名。我一马当先,冲去泡了一壶茶,瞅了个先机闪进会议室去一探究竟,帅哥颔首微笑了下,顿时就把我电晕了,于是我就再也没敢抬头,颤抖的把4杯茶扔桌上闪了出来。

出来以后,我就后悔了,Mikie眨巴着她的大眼睛,饥渴的,嗷嗷待哺的看着我,以获取更多的帅哥信息。不知谁爆出个未证明真假的消息:帅哥结婚了。说时迟那时快,非法聚众的数人在五秒之内作鸟兽散。

啊啊啊,就再刚才,我去卫生间的档儿,帅哥走了,临走的时候又笑了笑。啊啊啊,我继续晕乎去了…

我已经发烧第五天了,很奇怪,从上个周五开始就一直持续低烧,没有原因,该不会是得疯牛病了吧。

so我现在就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把自己裹得像木乃伊,穿着拖鞋奔走于传真机和办公桌之间,顺便抓几个m&m豆往嘴巴里丢。

这个客户可是把我折磨得不行,现在全办公室的人都知道我天天被我的“情人”电话sm。她擅长于在午饭时间打两个小时的电话让我把条款逐条解释给她听,或是跟我讨论昆山到底会不会发生海啸。所以每见我面露菜色,加藤总会无比同情的看着我:她又来虐待你了啊…或者我刚从外面回来,发现阿呆用极忧郁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必然会在我的桌子上看到给我的留言:给你的情人回电!

anyway,最近还是有很多开心的事情。
譬如,明天可以回家跟我爹嗲,骗些礼物来;
譬如,我还没有嗲,就有人自动自发寄礼物来…
譬如,礼物还没到,我就可以等着有人在双流机场跟我表白;
譬如,就算没人表白,也有成都的美食和美女在等我;
譬如,就算不能吃辣,也可以拽人去逛张靓颖驻唱的酒吧。

近况汇报

曾经那样的盼望国庆,转眼间都国庆过已经上了一个星期班了。

最近工作好忙,事情一件压着一件,没有尽头,有点喘不过气来。国庆回来就感冒了,好了再感,感了再好,几个回合了,尚不明确到底谁PK了谁。下午从客户那回来就一直在犯困,发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应该去泡杯咖啡。跟着几个新客户,准备超长的资料,然后要出些不近不远的差。

Finally,最近喜事很多。某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同志恋爱了。然后久未蒙面的小学学姐要结婚了,小学里大姐大型的人物,如今小女人的不像话。总之,我不想凄惨兮兮的去参加婚礼啦所以急聘男伴一名,本想让Gabriel凑数的,不过他失踪了…越帅越好,最好像吴彦祖方向靠拢,自备正装,费用自理,免费晚餐一顿,应该还可以肆意闹洞房。

恩,基本就是如此了,以上。Good night, everyone.